带你走近《恶之花》作者

狼牙诗词 2021-07-02 08:21 阅读:98

  带你走近《恶之花》作者

  

   原创 丁忆坤

  

   前几天看了一本国内当代作家的散文集,怎么说呢,思想平庸,文字也很普通,处处堆砌着华丽的词语,但都是些俗话、套话,没什么新意。但我还是花三个小时把书看完了,原因很简单,这本书看起来很轻松,不费劲,比鸡汤文好一点,毕竟作者还算是一位严肃的作家。我下决心要少看这种书,因为除了消遣,我一无所获。

  

  

  

   手边有不少的书却不愿下决心看,原因是这些书看起来都要集中注意力,要动脑,看完还不一定看得懂。比如夏尔.波德莱尔的这本《哲学的艺术》。

  

  

  

   波德莱尔是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的先驱。

  

  

  

   这位法兰西天才诗人最有名的作品是诗集《恶之花》,一开始这本诗集并不受大众认可,还被斥责为亵渎宗教、伤风败俗,发表后他还被罚款。只有少数杰出人士能看到它的价值,比如雨果评价说你的《恶之花》光辉耀眼,亮若星辰。

  

  

  

   波德莱尔英年早逝后,他的作品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不断攀升,同一个人,同一部诗,其命运却随着时代的变化有了天壤之别,这无疑也印证了波德莱尔诗集的那三个字恶之花。

  

  

  

   这本诗集是一部表现西方精神病态和社会病态的诗歌艺术作品。然而病态未必不是一种美。波德莱尔的天才就是能在恶的世界中发现美,也能在美的体验中感受到恶的存在,并通过诗歌化腐朽为神奇。因此,恶之花是恶的艺术,而不是恶的颂歌。

  

  

  

   国内恶之花三个字最大范围的传播,估计是女明星姚晨针对昆明火车站暴徒袭击事件,在微博上发表的评论恶之花绽放的土地…见下图。

  

  

  

   因为这句话她被很多人攻击,这充分证明了网络时代不能乱说话。

  

  

  

   我不确定她有没有读过波德莱尔的这本诗集,更大的可能是她从字面意义上使用了这个词语,但如果很多人去搜这三个字,应该相应地提高了波德莱尔这本诗集在国内的知名度。

  

  

  

   随便摘抄几句,让读者感受他的诗歌的独特魅力:

  

  

  

   我的青春像一场灰暗的暴风雨

  

  

  

   残花败叶漏下星星点点阳光

  

  

  

   仅有少数果实留在枝头

  

  

  

   他的诗歌估计看得懂的人不多,喜欢的人更少,因为他使用太多象征和隐喻手法来表现主题,如坟墓、蜘蛛等等一些让人反感的事物。《恶之花》是世界文学从古典主义走向现代主义的分水岭。

  

  

  

   我承认我也属于多数派,看了但觉得不好懂,也不太喜欢,太阴暗了,也太晦涩难懂了,也有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当一本书中总是出现坟墓、吸血鬼、僵尸这种词语,真的让人爱不起来。

  

  

  

   我以为他只是一个另类的诗人,没想到他的艺术鉴赏力也这么高。看了这本《哲学的艺术》,我相信他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才写那样的诗歌,他就是一个对艺术、文学、生活有独特审美的天才。如果他认认真真写常规题材的作品,一定也能写得很好,他在很多领域都有卓越的才华。

  

  

  

   尤其让我惊讶的是,在他的论述中漫画也能表现那么多重大的主题,不论是宗教还是政治。一方面是我不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内没有好的漫画作品,那种能真正针砭时弊的漫画作品,我知道是大环境不允许。

  

  

  

   波德莱尔是十九世纪的人,但他的作品并不过时,很多思想有前瞻性,他看到了在他的时代艺术的堕落和平庸,工业化和现代化对艺术的侵蚀,但这种现象如今只会更加严重。

  

  

  

   也许人类某种程度上确实在走向平庸,不管是思想还是艺术都在迎合大多数人的口味,即中等智力的中产阶级的口味。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的审美和品味都很一般,只能借由他的文字体味到好的美术作品的美好和深刻。

  

  

  

   也许他不是一位很受主流欢迎的诗人,但在我眼中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诗人和艺术评论家。

  

  

  

   对他的文字我不能做太多的评价,因为我写不好,所以这篇文章引用的部分会比较多。

  

  

  

   漫画有两种,一种作品的价值在于它所表现的事实。这些作品无疑会受到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甚至哲学家的注意,它们应该在国家档案、人类思想的履历中占有一席之地。它们像报刊的活页一样,一阵阵吹走了旧的,又吹来了新的。而另一种作品则具有一直神秘的、持久的、永恒的成分。

  

   这类画如此动人,如此吸引人,目光一旦落入那忧郁的世界中就再也无法摆脱,精神就再也无法回避了。离去的画缠着我们,紧跟不舍。

  

   这又一次证实了那一条控制着伟大艺术家的命运的奇特法则,即生命的航向与智力相反,他们在一个方面赢得了在另一个方向失去的东西,他们就这样随着一种渐进的青春,越来越有力,越来越振奋,胆子越来越大,直到坟墓的边缘。

  

   因为为了可能赢得什么,必须甘心失去许多。

  

   肖像画这个看起来如此卑微的种类需要一种巨大的理解力,其中艺术家的服从无疑占有很大的成分,但他的预见也应该是旗鼓相当的。

  

   当我看见一副好的肖像画时,我猜得出艺术家的全部努力,他首先应该看到看得见的东西,同时他还应该猜出隐藏着的东西。

  

   在某个年龄上再进行某些改革已属不可能,在艺术活动中,最危险的莫过于总是将不可或缺的学习置诸来日。

  

   在任何时代都是平庸占上风,这是无可怀疑的;然而确实而又令人痛心都是,它从未像现在这样支配一切,变得绝对的得意和讨厌。

  

   浏览过那么多圆满成功的平庸之作、精心绘制的无聊之作、巧妙结构的愚蠢或虚假之作以后,我自然而然地在我的思路的引导之下去考察过去的艺术家,并与现时的艺术家相比较,于是,可怕的、永恒的为什么就像出于习惯一样,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令人泄气的思考之余。似乎在美术中和在文学中一样,热情、高贵和不安份的野心之后就是卑劣、幼稚、麻木不仁和自命不凡的乏味的平静,似乎目前没有什么东西让我们希望出现复辟时代那样丰富的精神繁荣。

  

   人类与个人是相似的。

  

   它有它的年龄,与它的年龄相应的享乐、工作和观念。

  

   人的一生分为童年、青年、中年、老年,童年相当于人类从亚当到巴别塔那一段历史时期;青年相当于从巴别塔到耶稣基督那段时期,他被看做人类生命的顶点;中年相当于从耶稣基督到拿破仑;老年相当于我们刚刚进入的时期,其开端以美洲和工业的至上为标志。

  

   在漫画方面,英国人是些极端论者。啊,深深的、深深的大海呀!一个肥胖的伦敦人在一种怡然自得的凝视中喊道,他平稳地坐在一只小艇的凳子上,离港口只有四分之一里远。这个蠢家伙过于出神了,看不见他亲爱的妻子的两条粗腿直直地伸过水面,脚趾指向天空。水的样子使这个头脑迟钝的家伙欣喜若狂。过了一会儿,这个酷爱自然的人将寻找他的女人,不过,他再也找不到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