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杨松|零星地

狼牙诗词 2021-06-30 08:01 阅读:51

  程杨松|零星地

  

   就像一棵树不会知道枝桠将被命运最终推向东边还是西边,我亦不知脑海中恍兮闪现的零星地究竟是个名词还是状语。但能肯定,一定和宏阔、辽远之性相背,也一定和集成、系统之状相左——就像我不知道黑夜的黑有多黑,但我肯定知道黑夜的黑不是白天的白。

  

  

  

   我想先说说作为名词的零星地,那里往往埋藏着最深的秘密和最真的情意。

  

  

  

   譬如我种植了童年岁月的井坞,是怎样的一块零星地呢?游离于村庄之外,巴掌大,两幢土胚房是掌心的两颗胎痣。群山环抱,像一顶顶斗笠堆叠着。不必东南西北,只需前后两眼就能看完山峰切割的天际线。一朵白云就将井坞覆盖。一阵秋风就拥井坞入怀。一声蝉鸣就熨帖了井坞的夏夜。一场新雨就能灌满井坞的春天。一夜大雪就将井坞的冬季深情掩埋。清晨,阳光刚刚漫过山梁,我便抢先影子跨过了一道山冈。晌午,不管父亲在哪个岭上斫柴,咚,咚,咚……咯吱,一根柴愤怒的呐喊和疼痛的呻吟都能在山谷和耳廓同时回响。黄昏,一缕炊烟升起再出发,也能于月亮升起前推开那扇熟悉的木屋门。

  

  

  

   土坯房檐下,是捧几尺见方的零星地,疯长着井坞安静般茂盛的茅草。父亲见檐下之地荒弃了可惜,便将茅草锄了,晒干,烧成草木灰。父亲将地深挖,将土磕碎,再用焚烧过的土滋养生土,用死去的草木灰沤肥新植。他居中种几颗西红柿,四周再种几株黄瓜、丝瓜、苦瓜、南瓜和豆角。几场春风春雨过后,藤蔓便长出了。父亲给西红柿打上木杈,帮瓜蔓和豆角蔓搭上棚架,便撑起了菜蔬青翠的长势和我们一年的味蕾。母亲欣喜道,油下锅了,去檐下摘盘菜都来得及,脸上的笑意比刚摘下的绿意更清新。

  

  

  

   我和姐姐,学父亲找一把小锄头,在最外沿挖几条皱纹般的浅沟,洒几粒指甲花和鸡冠花籽,盖一层薄细土。暑假到了,花也就盛开了。鸡冠花顶着猩红的大冠风中招摇,是我们回家的醒目路标。指甲花一朵朵红粉白相间的花瓣缀满衣襟。姐姐将花瓣涂抹在蔻甲上,像她有些早熟的粉嫩心思。指甲花会结籽,蝉蛹般大,烈日下长老了,两指轻轻一捏,便啵一声炸裂,细密的黑籽溅散四方,宛如一个生动的隐喻。

  

  

  

   这些意象与情节,是我无需担心被觊觎的快乐盛宴,在那片零星之地,以未被分享稀释的浓酽状态。现在,井坞已被村里租给生意人种药材,开了一条豁口宽的机耕路,但我们却再也回不去了。

  

  

  

   有两年,我租住在德兴县城,将艰涩的青春蜷缩在河西的一条巷子里。那是个隐匿于时光深处的零星地。一条狭窄的水泥路面长满了斑斑驳驳的心事,呈现出一种颓废的深釉色,到处是湿漉漉的油腻感。路两边是弥久沧桑的老房子,一栋又一栋,挤挤挨挨,相互撑扶在岁月里。墙面已被风噬咬得千疮百孔,屋檐下也长满时光的暗苔藓。这是一条能用嗅觉和听觉辨别的老巷子,一声吆喝会告诉耳朵某个熟悉的方位,一缕菜香会给予肠胃准确的时间感,一句方言会帮助回忆想起窗下有谁曾经走过。许多夜晚,我俯坐二楼窗前,用一只40瓦的白炽灯温暖孤独心跳和青春理想,照亮卑微的灵魂在黑白相间的纸页上幸福奔跑,等待第一缕曙光穿越无边暗夜透过窗棱垂照己身。

  

  

  

   那是我第一次懂得,肉身困囿于零星之地,窗外目光所及,就是无限的天空、无尽的远方——心能随目光投向无限的天空,脚步也能随心去向无尽的远方。

  

  

  

   后来兜兜转转,来来去去,方知心飞得再高也飞不出旧事,脚走得再远也走不出回忆。纵然云过千峰,阅尽千帆,目光最终总还着落在零星地上。譬如身体。

  

  

  

   其实想想,人的身体又何尝不是岁月寄养于天地的一块零星地?周晓枫曾写道:你的身体是个仙境。若如此,身体这片零星地是多么美妙多么神奇?可又有多少人的身体能长长久久是个仙境呢?人近中年,我也常常告诫自己,紧要莫过哄骗好自己的身体不生病,修持好自己的内心不生事,锻炼好自己的头脑不生锈。可身体又如何是好哄骗的呢?五谷杂粮滋养的草芥一生,奔波劳苦外加天灾人祸,还有贪恋嗔痴倾轧身心,生老病死也就世事无常了。夜阑人静时,我偶尔会盘点回忆般自上而下历数自己身体已然存在的缺陷:双目近视,左耳弱聪,胆囊结石,皮下脂肪瘤,浅表性胃炎……那种感觉,就像很多年前刚出考场便迫不及待地对答案,被发现的一个又一个的错误让汗珠一粒一粒冒出来,心却一点一点凉下去。我想起母亲,59岁时说胃疼,一个胃镜检测便把她推向了胃癌的深渊。半年的苦痛抗争换来的是仓促离世。现在,母亲的一捧骨灰带着曾经的苦痛和绝望、缱绻与遗憾,一起埋在那个向阳的小山冈上。她与那抹零星地相互融入、相互渗透,相互温暖、相互建构,成为我永远的回忆坐标和情感痛点。我们于清明、冬至、除夕相约坟前,祭拜清扫,缅怀倾述,就像过去惯例于春节时承欢膝下。仿佛母亲就躲在石碑后,仿佛母亲只得了失语症,仿佛那层坟茔就是她的肉身或者她新换上的一件土布外衣。仿佛一缕阳光或清风都是她的某种心意或暗示。我想起读过的一句话: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谁更先到来。

  

  

  

   沿着身体这块零星地再聚焦,是许多更细碎的零星地。读傅菲的散文《脸》,写他一个邻居伯伯老裁缝,上门做工却偷情,看上了比他小二十多岁、像条畸形冬瓜、右脸挂个肉瘤的蓝仙。后被蓝仙在石灰窑当料工的老公知晓,便躲在阁楼上捉奸。第三天晚上,老裁缝就来了。蓝仙咿咿呀呀地叫,她老公就从阁楼上跳下来,阁楼木板太旧,其中一块断了,卡着她老公的脚。老裁缝光着屁股提着裤子,翻出院墙。蓝仙老公是个猎手,砰砰,硝弹打在老裁缝回头转身的脸上。老裁缝一张宽宽长长的马脸便破了相,从此长起了满脸的小窟窿——说到底,老裁缝没能管住裤裆里的那拃零星地,扯出了许多鸡零狗碎的破烂事——可现在这样的事情,谁知道又有多少呢?

  

  

  

   那么口舌呢?又是怎样一寸零星地?一啄一饮间,一生便在吐故纳新中吞云吐月,纵然再多肉米果蔬也多不过一日三餐。一言一语中,彼此便在虚与委蛇间洞察心机,纵然再多真情假意也抵不过巧舌如簧。还有心脏,又是怎样一剜零星地?小拳头般大,整日介老和尚敲木鱼般砰砰直跳也参悟不透,管住了一身的血浆供养尤嫌不足,有多少小心脏里藏着古往今来、天上人间、山高水长的大心思?最后又是如何?不然又能如何?

  

  

  

   接下来,我还想说说作为状语的零星地,那种我所信奉的日常的真实状态。

  

  

  

   譬如我们零星地聚散。

  

  

  

   生命的历程一站又一站,我们的一生,都在义无反顾地单向纵深走,从不回头。有多少相遇就有多少离别,就像一张纸的正反面。寂寞的行程里,我们往往分不清,谁是旅人,谁是过客,谁又是同行的人。那些次第同行的人,谁又会在何时何地走散?我们不知会和谁相遇,也不知会和谁别离,一切都是钟摆的偶然,也都是宿命的必然。有的人,我们把他(她)的名字深埋在心底,一阵风吹过,就像把熟悉的名字念响;有的人,我们把他(她)的面容刻画在脑海,有朝阳从雾岚中升起,就仿佛就照出了他(她)的身影;有的人,我们把他(她)的号码存在手机上,却从未再拨响过。相熟相知的,相濡以沫的,终将都相别于江湖、相忘于大海。

  

  

  

   渡口,驿道,长亭……哪里不是离别的伤心地?古人折一枝杨柳,便只身孤影去远方;或者包一钵故土,再单枪匹马向天涯。只是,一枝柔弱的青柳,又怎能温藉青衫落寞的背影?一捧家乡的黄土,也不能掩埋异地思乡的心事。纵然千里万里,惜别的话语依旧萦绕耳畔;哪怕三年五载,送行的浊酒也还酣热在胸膛。舟楫深深,比不得眷恋故人的情深;马蹄得得,也都是催归故园的呼唤。

  

  

  

   而今的人,有多少在站台离别,就有多少在门后分散。别离的人,只要眼里住着彼此的影子,胸腔藏着彼此的心跳,纵使疾驰的车轮让窗口两只紧握的手分开,还能再牵上;纵然尖叫的汽笛将温暖的身影带走,也还能再回来。分散的人,连看一眼对方都感到恶心,说一句再见都觉得多余,仿佛过去的相识相处都只是梦魇一场。那个先离开的人,砰地关上一扇门,像狠狠地扇响对方或自己的一扇耳光。一扇门就像阴阳相隔的一块冷硬墓门。他们渐行渐远的决然身影,注定后会无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