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汇】探亲途中(一)

狼牙诗词 2021-06-28 08:39 阅读:100

  【故事汇】探亲途中(一)

  

   经过连营上报,旅军务科审批,杨刚的探亲假终于批了下来。

  

  

  

   掐指一算,杨刚离家已经整整两个年头了。在这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杨刚无时不刻思念着家乡的亲人。当排长告诉他探亲假批下来后,他归心似箭,一刻也没有在连队停留,就直奔辽阳火车站,纵使没有买到有座位的火车票,他也依然决然地买了站票,失急慌忙地登上了大连至成都的他T83 次特快列车,踏上了探家的旅途。

  

  

  

   T83 次特快列车,像脱缰的野马,风驰电掣般地飞奔在辽沈大地上,那一座座的山,一条条的河,一行行的树,一片片的庄稼地,从杨刚眼前一闪而过,让他有些目不暇接。站在车厢过道里的杨刚,望着车窗外那飘逸流逝的万家灯火,心也随着那咣当、咣当的列车运行声,早已飞到了日思夜念的家乡,飞到了朝思暮想的父母身边。

  

  

  

   火车运行到山海关时,已经是午夜时分,车上的乘客大都进入了梦乡,很少有人在人行道里走动,整个车厢一片静谧。若不是列车在有节凑的晃动着,还有那偶尔拉响的汽笛声,会让人误以为躺在卧室里。杨刚因没有座位,只好手扶着座椅的扶手,斜靠在座椅边假寐着。那随身携带的绿色帆布旅行手提包就放在脚旁边。

  

  

  

   那绿色帆布旅行手提包里,有他两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津贴费,有他的两套军装,有带给父母、兄妹、侄儿、侄女的礼物,还有两把用炮弹弹皮做成的大砍刀。

  

  

  

   前不久,大哥写信告诉杨刚,说他在家杀猪卖肉,听人说炮弹的弹皮钢性好,想让杨刚用弹皮做两把砍肉的大砍刀。收到信后,杨刚寻思,大哥平时没有和他提过什么要求,如果连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是不是有点不够兄弟情义了?因此,杨刚二话没说,就托去吉林黑水靶场打靶的战友,拣了几块弹皮带回来,他又在部队住地附近找了一个铁匠铺,费了很大的劲才打制成了两把大砍刀。

  

  

  

   他没有辜负大哥对他的期望,他想给大哥一个惊喜。

  

  

  

   睡意朦胧间,杨刚感觉身前身后有人在挤挤扛扛的。他睁开了假寐的眼,见一个人猫着腰、侧仰着头,正在偷偷拉他提包的拉链。杨刚凭军人敏感的直觉,判断身前身后的俩个人是小偷。

  

  

  

   他晃动了一下身子,故意用退碰了一下扯拉链的人,又漫不经心地弯下了腰,拎起放在脚旁边的提包,巧妙地躲开了那只伸向提包拉链的黑手。

  

  

  

   那身后的小偷,见杨刚发现了他,诡秘地冲杨刚笑了笑,站直了身子,贼眉鼠眼地扫视了一下车厢内,见没有惊醒别人,胆子变得大了起来,他向杨刚前面的那个小偷使了个眼神,冲杨刚努了努嘴,又平伸着一只手,在自己的脖子里猛地划了一下。那面前的小偷明白了他的意图,裂了裂嘴,坏笑着说:哥们,借俩钱花花。

  

   暗偷不成,看来要明抢啊!杨刚闻听,心里猛的一惊。

  

  

  

   我木有钱呀。杨刚不软不硬地答到。

  

  

  

   借一点嘛!一路上我们还没开张呢!面前那个家伙收起坏笑,面目变得有些狰狞,用他那双狡黠的目光深挖了杨刚一眼。

  

  

  

   真没有!杨刚往后退了一下身子,加重了口气说。

  

  

  

   啥?没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拳头可不是吃醋的!面前那家伙伸出拳头在杨刚面前晃了一晃,几乎杵到他脸上。

  

  

  

   本能地,杨刚往后退了一下身子。忽然间,杨刚感到后背有些隐隐地疼,感觉一个尖状的东西顶在后背的皮肉上。

  

  

  

   坏了,是刀子!直觉告诉他,那刀尖已穿破他身上厚厚的棉袄,戳在后背上了。

  

  

  

   妈的!下手挺快的。杨刚愤愤的想。本想和两个小偷周旋一会的杨刚,面对当前严峻的形势,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他知道,面前那个家伙倒没让他太担心,他在部队当的是侦察兵,平时练的散打格斗,学的捕俘拳,对付两个小毛贼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自己送出一记黑虎掏心的直拳,再飞起一个二起脚,保准让面前的小偷趴在地上满地找牙。关键是身后面这个拿刀的家伙不好对付,尤其是他已经把刀捅进他的衣服里面了,如果自己不能保持冷静,就会让他铤而走险,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务之急,是要摆脱他们的威胁。

  

  

  

   想到此,杨刚冲面前那个小流氓笑了笑说:不就是要钱嘛,何必动这么大的武情?还把家伙都用上了?把刀放下,把刀放下嘛,我给你们拿钱不就得了。他心里想,等摆脱了你们地威胁后再收拾你们。

  

  

  

   当真?对面那个小流氓,眉毛向上挑了几挑,明显有些不相信杨刚的话。

  

  

  

   咱当兵的人,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杨刚认真地说。他把当兵二字咬的很重,这是他故意把自己的底细透漏给他俩个,想让他们知难而退,让自己变被动为主动。

  

  

  

   啥?你是当兵的?身后面那家伙语气里透出一些胆怯,刺进杨刚棉衣里的刀明显地退了出去。对面那个小流氓也慌忙向后退了一步。

  

  

  

   到底是侦察兵出身,他们地举动,被杨刚及时地捕到了。他心里暗笑,就这个熊色样,还出来混江湖,原来是两个纸老虎啊!他为自己成功运用敲山震虎的计谋而暗喜。

  

  

  

   杨刚见摆脱了身后的威胁,悬着的心稍稍轻松了一些。但是,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两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必须小心应付才对。他一边想着应对的办法,一边把提包放在地板上,弯下腰,嗞啦一声,把提包的拉链拉开,皮包内两把大砍刀赫然出现在两个小流氓的视线里,直唬得他们啊地一声大张着嘴,噔噔噔的向后退了几步。

  

  

  

   说时迟,那时快,唰唰两下,杨刚快捷的把两把砍刀掂在了手中,直起腰冲俩个小流氓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身上没带钱,把这两把砍刀给你们吧!

  

  

  

   俩个小流氓一看,慌忙退着步,摆着手,摇着头说:哥们、哥们,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别误会,别误会,咱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啦。咱弟兄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说吧,俩个小流氓,撒开脚丫子,分头向车厢的两端蹿去。

  

  

  

   别跑啊,还没给你们钱呢!杨刚冲他们的背影高声地喊着。可那俩个小偷,慌张张如丧家之犬,急匆匆如漏网之鱼,瞬间跑得无影无踪了。

  

  

  

   看着他们逃跑的身影,杨刚长出了一口气。他看了看手中的两把大砍刀,心里暗笑到:真没想到,这杀猪砍肉的家伙,在这里派上了用。他对着那两把大砍刀锋利的刀刃,激动地吹了一口气,又仔细的把它们放到了提包里面。

  

  

  

   受刚才事情的影响,杨刚睡意全无。他望着车窗外黑黢黢的夜空,心绪再也难以平静下来。

  

  

  

   火车到达北戴河时,他终于等来了一个座位。站了近一宿的他,疲惫地坐在座位上,竟然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火车在早上8:05时分到达了北京火车站。

  

  

  

   杨刚在站内中转窗口,办完换乘手续,等了将近12个小时,至傍晚时分,他又乘上了北京到柳州的K220次列车。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奔袭,列车准点到达南阳火车站。

  

  

  

   手拎着提包,面带笑容,站在出站口的杨刚,放眼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心里充满了欣喜。脚踏故乡的大地,心中的阴霾瞬间散去。那火红的太阳,高悬在半空里,和煦的风,夹杂着家乡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他放下提包,握紧两拳,用力地做了几个扩胸动作,又对着那人头攒动的站前广场,深吸了几口气,他要把家乡的味道深深地藏在心底。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