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冲锋》 散文:记忆东田_1

狼牙诗词 2021-06-11 07:57 阅读:144

  《文学冲锋》 散文:记忆东田

  

   文/洪少霖

  

  

  

   忘了哪一天开始认识东田。我长住霞美与丰州,距离它约有26公里左右路途。记忆中,它有点儿远,但也并不是很远。

  

  

  

   第一次亲近它,是去它那儿的陈营峡谷。大概在13年前,在那当地有着我朋友的同学,在其带领下,我初见有着小九寨沟、蝴蝶谷、情人谷之称的陈营峡谷。只见溪涧之水,显五颜六色。只听空谷回声,那是世外偏僻、清净、宁静之地。

  

  

  

   那一回,一同前行的人,有两、三位我相对比较陌生者,于是我难以静心感受那峡谷之美。那一回,同行的一位女孩不小心淖入水中,其大半条裤子被水浸湿。大家都说要帮她去山外买条新裤子来换,但她却坚持说道:从没有看到那么干净的水,况且是夏天,就不换裤子了。

  

  

  

   是的,在那一次之前,我也从没有看过那么玄幻,那么亮丽,那么清净的水。水深四、五米,却让人一眼望穿,一眼可见水底中的石头与沙砾。

  

  

  

   离开陈营峡谷后,我曾带心爱的人儿与好友一次又一次再行前往。再过去,是因为我难以忘怀;再过去,是因为我太过喜欢,总想与人分享;再过去,我的身心一次次在其中感受美妙,感受大自然的神奇,感受峡谷的幽深与静逸。我一回回融入其中,沉淀其中,甚至时而会在峡谷内的大石上、阳光下小睡一觉。

  

  

  

   在记忆中,东田给我的印象且有美食。那儿的溢鸭汤,是南安最为著名的美食之一。在饭桌上,当他人在含蓄喝汤时,我时而会拿起其中的鸭头,忍不住大块朵颐,那是我在这人世间最最喜欢的美味之一。

  

  

  

   我多次骑摩托车从南安到厦门游玩,我选择的路线皆是东田的南同公路。在去陈营峡谷之前,我便多次听说那儿是探险者与热爱户外拓展之人的心爱之地。在看到现今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东田窑时,我就一次次听说过东田窑的辉煌。于是,有多次我经过南同公路时,脑海里便总会映出猜想中东田窑的模样。

  

  

  

   直到数年时间后,我才真正亲见东田窑。那是2017年3月,我一路打听,一路前往,最终没能找到真正的窑址,但看到了一路繁多的陶瓷残片。那一次,我真正认识了蓝溪,见识了南川宫,见到了政府树立的保护碑及一棵棵身影婆娑令人浮想联翩的苍劲古树,我且看到那儿遍布满满清新的自然景致。那一回,我有所失落,更有所收获。

  

  

  

   后来,我得缘写了数篇与东田相关的文章,认识了多位东田宗亲及朋友。我从中感受到东田人的真挚情谊,我渐渐将一开始只喜它的美景,进展到越来越喜欢那儿的人们。他们给我淳朴的知觉,给我热情好客之感,给我简单洁净之印象。

  

  

  

   2018年3月,南安作协组织到东田进行采风,尽管我对东田已有不少了解,已去过多次,但我依然欣然报名,热情主动提前到达,在过程中时时心情雀跃。这一回,在当地闽南语专家中医师黄印级老师的带领下,我体会了南坑古窑的丰富与落寞,感受了甘裳井南川宫的古朴与别样韵味,了解到抗倭英雄昭毅将军可歌可泣之故事,聆听了东田村南音协会艺师们演奏出的高超声乐,看到了当地各种闽南传统竹蔑技艺在传承与开花,参观了宋代状元宰相吴潜遗迹,并再次到达千年古村落、泉州美丽乡村——凤巢,再一次感受到那儿浓浓的乡土气息,悠然与深沉同时并存。

  

  

  

   凤巢的故事,我并不陌生。但,在此之前,我却是不知原来东田有着如此那般多的古迹,有着那么多姿多味的民俗、景观与传说故事。

  

  

  

   黄印级老师一路辛苦进行介绍,从他口中,我听到:廿八都、担柴箍,担到前街溪沙铺,换米换盐塞嘴口。、筑窑看山势、烧窑看火势、火烧碗窑,归腹全火、火烧碗窑寮,内外全火等趣味俚语;我得知东田前街、官田等旧属廿九都,东田水洋美沿溪以上及翔云旧属廿八都。由于前街自然村旧时繁荣,在清代期间它曾被称为小泉州;我明白了,原来旧时东田人运送瓷器的过程,都会将大麦放入瓷器间的夹缝,让其在潮湿的环境中自然发芽,如是能够起到与现今泡沫材料相似的隔离保护作用,如此那些陶瓷在运往东南亚的途中才不会轻易破碎;在东田,当地流传着99个尼姑与99个和尚的故事。流传着状元宰相吴潜十八副棺材向着不同方向同时出殡的传说。据说东田所在是其唯一真实的墓葬,现今当地有着吴潜墓的守墓人后代,他们曾有大幢祖厝,近年来省外各地诸多吴潜后人纷纷寻访而至。

  

  

  

   虽蓝溪的水面已不再宽敞,东田窑早已落寞,东田渡已然消失。但,蓝溪上的桥梁正一座紧接一座展现于世人面前,东田的经济、文化、环境保护等正处在迅速发展的进程,东田地域保有的自然风景、高山流水依然在吸引着无数游客前去观光与驻留。在历史岁月长河中,东田的风光,东田人的品德,没有太多轰轰烈烈,有更多汩汨默默辛勤流淌与付出,如烧窑时的温火,如不曾间断的蓝溪之水,如此起彼伏充满生机悠扬蔓延的东田南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