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后悔之——然后呢?

狼牙诗词 2021-06-11 07:56 阅读:74

  不后悔之——然后呢?

  

   原创 梁爽 不安分的右耳

  

   在去年一整年的被少数感知的环境危机里,用贾行家《潦草》里的一段话来概括就是——在活着这条窄路上,无需对困苦有清楚的知觉和记忆,在经历已经够受的了。当我们因为破灭而活在世上、而彼此戕害时,我们忍受着自己配不上的磨难。

  

  

  

   在没有雨伞遮挡的户外,是一定会比在室内的花朵更快感受到天气变化的。变化一般来自两个,一个内因——自己,一个外因——环境。大多时候,都会一致认为——环境是最不可控的,内因才是可控的,那是人们都普遍认为人是最了解自己的,最不了解且始终变化的是外部环境。确是这样。只是往往会忽略或不知道的是——内因之所以形成内因,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外因影响和变化的。而外因之所以形成外因,又是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内因汇集而成的。只不过差别在于谁先谁后?谁是引导者?谁是被引导者?

  

  

  

   环境的形成是一定有一个诸如改变世界的人发起,之后的形成,便是人为+自然的合作发生,但最终会形成怎样的结果,就连引导者也未必知道,但凡事一定是得有个起头的。就如现在的病毒,它就是这一系列社会问题、乃至国家和国际层面上问题的发起(背锅)者,在这一系列环境下形成的诸多社会观点、社会问题、市场现象、经济危机等等、就是内外因共同形成的结果。它还在慢慢发酵着。

  

  

  

   这里可能要重提到在上上一篇里已经说过的一个概念——没有个例。所有的个例,后面都是一个团队。除非疯子(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才算得上个例,因只有疯子的行为是不可预测的,除此之外的任何自然人的行为,都有着一连串的相同行为的原因和后果在同时发生和进行。当这些个例在身边接触和发生得太多,就会让我觉知一切风平浪静底下,已经在悄然发生着一系列的隐性变化。

  

  

  

   可见变化是从旧的大垄断走向一个新的大垄断。而这一系列的好坏标准,不再以价值观体系、道德标准、合理与否来衡量,而是以被以大多数都认可的——存在即合理的法则运行。既便人在其中是无奈的、或被不公的,市场有只看不见的手的市场法则也在一直告知我们,它会自然调整,而人就是这个会天然自动调整的物种。于是,逐渐衍生出来一大批社会达尔文主义,刻苦努力的顺应着这一系列的游戏规则,最终集合成这大环境里的大多数,他们在用行动—投游戏规则的赞成票。

  

  

  

   那些能够不知不觉为你正确无误地指明道路的人,他自己却走不了那条道路。就这样,给我们启示的正是那些盲人。但他们真的盲吗?半盲半明吧。这就如同克里斯·克劳斯《我爱迪克》里写到的——我不相信平庸之恶,但我相信恶之平庸。即我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平庸到不去思考亦或放弃思考所做之事是否是恶,但我相信恶可以合理化的存在于人的平庸意识里沦为惯常。

  

  

  

   在我们眼前的一切都已在褪色,最漂亮的大部分都在消失,或者说你只能通过更狭小的方式去找到它。这可能就是为何你们看到好像我在以反社会人格的文字出现在社交平台上,好像我是多么的狭隘和内心不光明。很多时候,问题并非在于过度关注黑暗,而恰恰在于过度热爱光明,长时间被光明和阳光普照着——乃至让这种强光损害了我们的视力。

  

  

  

   反抗在今天被塑造成一件可笑的、无意义的事,因为这些反抗者都正在被这个时代惩罚着,而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功者,多数却是靠放弃反抗、体认秩序而走向成功的。于是,不可见的隐性变化,悄然的在人性的自我调整中默默发生着,从一个繁荣走向另外一个繁荣的个体和集体,都在抱着必胜的心态在与这个世界交流着,等已经形成可见的环境时,已然是结果。

  

  

  

   博尔赫斯在《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里说过,任何命运,无论如何漫长复杂,实际上只反映于一个瞬间:人们大彻大悟自己究竟是谁的瞬间。

  

  

  

   在那一瞬间之后,就产生了反映在这一张张纸上代表着我的文字。文字所能表达的,只能是一部分,还有很多的部分,读它的人可能要也许更久一点的时间,在今后的某一天里的某个瞬间,自然就会知道。不是我没写全,只是你还没走到那。写它的人在一度受到困扰且承担不了的时候,那些文字在帮她承担着,所以,这会儿她在将其写下来的时候,只要拼装组合就行了。

  

  

  

   人的一生总要经历一些耻于为人的时刻,这一时刻必须是向内的时刻;只有经过这一几乎凝固的否定时刻,人,才能站出来肯定点什么。

  

  

  

   有时,人需要小小的死亡,而自己并不自知。至于我,我将死亡的行动替换成它的象征:我已象征性地死去过很多次,只为体验复活。这是李斯佩克朵《星辰时刻》里的一段话。我读到它的时候,正在经历着——杀不死且越杀越强大的死亡。也正因为这一次次象征性的死去又醒来的体验,才真正明白了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变得更强大和杀不死你的(因其变得更强大)将会在余生慢慢的杀死你的因果关系。

  

  

  

   每个问题、困难,都包含着通过否定来回答或解决自身的种子。我用了整一年的时间,一点点的象征性的死去,一次次又体验式的醒来。如此反复中,重构了一套我可以将自己任何时候放入任何地方的生长体系,这不可能在短时间里通过一句话,一件事,一本书,一部电影就能改变和形成的,这一定得是走到那个称之为尽头的地方,不是无路可走的尽头,而是一定要走到那个可以看到更多色彩的尽头。包括黑色的黑夜和无色的白天。

  

  

  

   产生这一系列结果的价值标准一直没有改变,也没有违背过。就因为很难违背,因为那些很难被说服或修调。被说服和改变的,是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准确的说,它们不是被说服和改变,而是被重构。SO,不后悔之——然后呢?就是——工作我的工作。热爱我的热爱。生活我的生活。旅行我的旅行。他们之间是句点。不是逗号。

  

  

  

   所有的后悔,都是对原有好的坏的所有抹去和否定,包括你的孩子。而每个人之所以成为今天,所有的过去,都是成因,少了其中任何一个,都不能成其为你想要的你。不要妄想重启一次,就能去掉那些不好的结果,迎来好的明天。

  

  

  

   我,是一切的根源。这个根源不变,纵使外因如何天降于你。你仍然还是原来的你。即你的成功与优秀,都是附着于他物之上,和你本身无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