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 真 的童年 ——读《百家姓》

狼牙诗词 2021-06-11 07:56 阅读:185

  纯 真 的 童 年 ——读《百家姓》

  

   纯 真 的 童 年

  

   ——读《百家姓》

  

   文/张正坤(四川)

  

  

  

   童年的梦,

  

   七彩的梦。

  

   童年的歌,

  

   欢乐的歌。

  

   童年的脚步一串串,

  

   童年的故事一摞摞……

  

  

  

   每当我听到这支歌,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的童年。在那五彩缤纷的岁月里,有的事情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1949年,当时还叫民国38年,秋天,新打下的稻谷已经碾成了米。父亲把哥哥叫过来当着我的面说:你给学校的老师送一斗米去吧?你的弟弟马上就要六岁了,让他跟着你每天去上学。

  

   当时我家中有八口人,只有一亩多田地,主要靠租地主的田地耕种,生活比较困难。父母为使孩子将来有出息,再苦再累也要让我们读书。父亲的话就是命令。母亲为我准备书包和衣服,哥哥上街去买了笔墨纸硯,并为我亲自抄写了一本《百家姓》,作为我的课本。

  

   哥哥比我大七岁。作为学费,他把米背到了学校,老师同意后,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我跟着哥哥走了三里多路,到了牛梁子山头的老君覌,进了古廟一直走到后面的厢房,哥哥告诉我这就是教室,老师姓张,要按他说的办。

  

   映入我眼帘的张老师有40多岁,白净的脸庞略显严肃。见到他以后,我恭恭敬敬的躹了一个躬,他问了我的年龄名字,然后,让我对着孔夫子的画像行三跪九叩的大礼,我哥哥又让我面对老师跪下磕了三个头,这叫拜师礼。张老师叫我走到他的面前,用红笔沾着朱砂在眉心点了个圆点,然后就说:现在开智啦!也就是说,现在开始我就不再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娃娃了。

  

   第一天他就教我认八个字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然后又教我怎么样握毛笔,写字必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作业就是写一到十,还有上下左右等等几个简单的字。回到家里,哥哥监督我读书认字,还教我写字,他已经读完了四书,五经,又开始学《时行杂志》,什么头发松泡泡,腰带长拖拖,我觉得有点可笑,一个人懒眉懒眼的样子,还写到书里去,真是莫名其妙。

  

   从此以后,每天除了新认八个字以外,还要把前两天的背下来,另外还要把新学的字写十遍。对于我来说,这也并不太难。写的字第二天交老师号阅,写得好的红笔划个圈,偶尔一个字得到两个圈,那心里甭说有多高兴了。每天,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与几个同龄小伙伴玩,或爬树子攀竹林掏鳥窝,或抓子儿,跳房子(平地上划上一格格方框,一只脚跳着踢一块小瓦片,一格格跳,先完者胜),或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或弹(Tan)弹(dan)子,玩得可开心了。

  

   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一个多月后,就在我自以为得意有点飘飘然的时候,一天上午,张老师叫我去背书,而且还要从书的第一句开始背到现在新教的内容,我一下有点慌神了,心里一紧张,背到中间有两句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卡了壳,张老师说:把左手伸过来!说完,拿起戒尺,狠狠地打了两下,痛得我眼泪都快掉下来,老师说: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yue)乎!意思就是学过的东西要经常复习,这不是很愉悦的吗?你可不能像猴子搬苞谷拿起新的丢下旧的!严是爱,溺是害,黄荊条子出好人,自从尝到戒尺的滋味以后,我再也不敢懈怠偷懒了,凡是老师教过的反复读诵,一直到背得滾瓜烂熟为止。

  

   张老师可得行了,不仅教国文,还教算术,教珠算,还教我们音乐,现在都还能唱他教我们的歌曲《打倒列强》。

  

   别看我们班才十多个人,可它是混合班,我是啟蒙班的,还有中年级和高年级的,语文课以国学为重点,老师每教一句古文,都要用白话讲解一次,这样使同学们理解了更容易记住。张老师一节课要教不同年级的内容,可见他多厉害,敬业品质潜移默化滋润我们幼稚的心灵。

  

   有一天,我正在背赵钱孙李……有个同学站起来问:老师,为什么是赵钱孙李而不是张王李赵?我爸爸经常说张王李赵遍地刘!

  

   张老师让这个同学坐下以后,说:你这个问得好。刘姓人最多,在《百家姓》只排到252位,张姓人也很多,排到24位。《百家姓》这本书是宋代初年编的,宋朝第一个皇帝叫赵匡胤,所以说百家姓第一姓就是赵。当时的吳越王钱俶出兵帮宋灭了南唐,并投靠宋朝有大功,封淮海国王,夫荣妻贵,他的正妃叫孙太真。因此钱和孙排在二,三位。而南唐李后主李煜兵败被俘降宋被封为违命侯,李姓排第四位。这就是赵钱孙李的来历。要是现在的话,《百家姓》就应该排成蒋宋孔陈,现在是蒋介石的蒋家王朝啊!

  

   我似懂非懂的听着,终于明白了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

  

   到了腊月中旬,我学完墨哈谯笪,年爱阳佟。第五言福,百家姓终。这本有568个字的《百家姓》读完了,老师特别强调,第五是复姓,要记住啊!

  

   这一年12月25日,德阳县城解放了。

  

   1950年大年初一,人民解放军乘胜追击,国民党溃逃的散兵成群结队沿着龙泉山丘陵边的山路往南逃窜,我与几个小伙伴不顾大人的阻拦,悄悄地跑到一个高地竹林盘下,观看牛梁子山边和老君观山门前稀稀拉拉跑过的国民党兵,他们一边逃跑一边时不时毫无目标的放一两枪,为自己壮胆。这一切,宣告蒋家王朝灭亡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70多年过去了。纯真的童年和《百家姓》紧紧联系在一起,镌刻在我的脑海中永远难以忘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