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王庄的眼睛

狼牙诗词 2021-06-10 07:56 阅读:53

  【散文风】王庄的眼睛

  

   这次回王庄,我是带了锄头和布袋的,我躬求材,愿其满矣。原野之物事,已被我快镰收入八篇锦文之中。不挖点儿东西来,如何成就九部之篇章。

  

  

  

   我是喜欢九这个数字的,大道至简,九九归一。所有繁华始于原点,归于原点。回到王庄,回到了初心。

  

  

  

   诗仙李白诗云: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年轻时的激情梦想,宏伟抱负都在袅袅炊烟里升腾,飘向天涯海角。

  

  

  

   蝉鸣空桑林,八月秋水韵。冰清妙意水云间,水墨丹青诗满篇。站在习习南风吹过的池塘边,我竟发现了天使般的眼眸,吾赋予九部之末,九十九部之始,就从王庄的眼睛一一演绎。这个惊奇的发现犹如身体忽然生了翅膀,方觉灵魂穿越了时空。像武侠小说里面突然得到«九阴真经»一般,又似是学到了九指神丐降龙十八掌之欣欣然。

  

  

  

   进出村子唯一的一条路,进出必经村口的这方池塘,它就是王庄的眼睛。王庄人的生死悲欢,梦想和现实,一一被它洞悉,写进它的平静和涟漪里。

  

  

  

   能够掀起波浪的,那就是它眉梢上的王庄大舞台了。

  

  

  

   一群跳动着生命之火的精灵们在舞台上腾挪移步,妙似乾坤大挪移之身法。一张张脸谱,演绎多彩人生。三步成江山,五步统天下。金戈铁马,美人婵娟,刚正不阿,奸诈小人,台上是戏,台下是生活。讲的是悲欢离合,演绎的淋漓人生。

  

  

  

   这是哪家的闺女出门了,牛车吱吱伴铃铛声声响去向远方,这又是哪家老了人,儿女们哭的好悲伤。这又是谁从城里买了新家俱,又是谁家孩子生病了,星夜匆匆往城里赶。一切都在它的眼睛里,印在这池塘的深处。

  

  

  

   你这娃子有这想法是对的,证明你还有点恋根的思想。三爷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我想挖一些传统的东西,比如手艺人绝活之类的。我说。挖东西就要脱掉鞋!三爷说,咱们这儿出的大诗人大作家,你知道杨庄营的痖弦老先生吗?那是享誉海内外的作家。三爷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点点头,疾笔如飞,速记下来投于布袋。你做了别人想了却又没去做的事儿,传统手艺和你不知道的有关王庄的故事我跟你讲……三爷滔滔不绝。

  

  

  

   几十年了,脱掉皮鞋,重新让脚和这块土地建立友谊。行走于村中的角角落落,背上的布袋开始越来越重。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人是故乡亲。

  

  

  

   向阳回来了,

  

  

  

   嗯,叔你弄啥去?

  

  

  

   去北大沟给羊娃寻把草,

  

  

  

   你咋闲不住哩

  

  

  

   娃儿们都出远门打工去了,老家伙们忙了一辈子,不干点活浑身不自在。

  

  

  

   叔,你真中,养了多少羊啊?

  

  

  

   有二十几只,都是波尔羊

  

  

  

   咦,你可真中,可真是佩服你!

  

  

  

   佩服啥,咱们家里人都在干。

  

  

  

   大家都知道乡村要沉没了,所以人们都去城市,哪怕在城市没有位置,也要先撤到去往城市的船上,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个沉没的乡村。

  

  

  

   你们在外混的也不错,记住多回来看看。家里净剩下老里老,小里小了。

  

  

  

   一阵风吹过,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响,若有所思。

  

  

  

   走走看看,停停拣拣。从«北大沟»到«蓄雨池»,从«苦水井»到夹河沟,从«磨坊»到菜园子,从«鲁班长坟»到«魏家坟»,从校园到«大舞台»,我寻寻觅觅,贴近泥土搜罗家乡的味道,惦念«枣花香»,探寻红薯窖,曲折蜿蜒于阡陌里,纵横交错在田间地头上,沟沟渠渠,房前屋后,树梢草丛。都有锄头动过的痕迹,开也布袋,合也布袋。来也布袋,去也布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坐在池塘边,捧一把水亲吻,捞起岁月浸泡过的句子。忽然觉得一切都在你的目光里,何用收集?!遂把布袋里的物事,全部倒进你的涟漪里,平静后一一显影。

  

  

  

   浮萍盈盈秀,水波叠叠卷。回到了心灵的现场,我看到了,我听到了,我想到了,我感觉到了。这里的一切自然物事,都蕴含着情感。它们不应该寂静,更不应该失灭沦为沉没。我愿用零散的文字,为它鲜活。愿它如瀑布一样喧腾。让那远走他乡的人不要忘了它的模样与存在。心里时刻有一个念想,总有一双眼睛盼着你的归来。

  

  

  

   作者简介:熊向阳网名:向阳花开,河南南阳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