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掏耵聍

狼牙诗词 2021-06-08 08:40 阅读:117

  【散文风】掏耵聍

  

   1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一个从小视理发如受刑的男孩长大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被老父亲带到一个古老的理发店,这个理发店的店主老爷爷堪称神人,只见他手拿四剪左右开弓眨眼工夫一个新潮时尚的发型便翩然而生。

  

  

  

   妙的是他不但理发技术超人,而且还会在理发后给你一番舒心的按摩和令你飘飘欲仙的掏耵聍。

  

  

  

   按摩就不必说了,令我好奇的是他掏耵聍的工具

  

  

  

   掏耵聍,就是我们俗称的掏耳屎。

  

  

  

   他用的是鹅毛管,分长管羽大和小管羽柔两种。

  

  

  

   文中说他先把大管用水沾湿绕着耳廓轻扫,暖暖的润意一点点的浸在心里。大管扫了外部,紧接着是小管,细细柔柔,像是春天里微微吹风,让人不自觉就困了……

  

  

  

   最后店主老头会当着你的面把用过的鹅毛管拗断,一次性的鹅毛管,让你体验到了老头不一样的讲究。

  

  

  

   虽然我委实想像不出用鹅毛管如何个掏耳法,可是对于掏耳能给人那种舒坦放松及至酣然入睡的感觉却是深有体会。

  

  

  

   2

  

  

  

   不记得从几岁开始,我便负担起了给家人及至邻居掏耳屎的任务。

  

  

  

   那个时候的农村,每到农闲饭时,几乎家家都是端着饭碗到外面寻一个空阔的地方然后几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边吃边聊,一顿饭吃个把小时算是正常。

  

  

  

   饭后,也不急于洗碗,一群人继续围在一起东扯葫芦西扯瓢

  

  

  

   我虽讨厌这种闲扯,可却往往脱不开身,因为早被邻居叫住并指派了掏耳屎的任务。

  

  

  

   那时我们还没有见过挖耳勺这种东西,掏耳屎基本上都是用火柴棒。

  

  

  

   至今我也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挖耳屎的。可能是因为我当时人小力微吧,据她们所说,我掏耳屎不但丝毫没有痛感,相反却能催人入眠,而且每次都是战果颇丰。

  

  

  

   而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诸如此类的夸奖听多了,再加上每次看着那被自己掏出的大团小团的耳屎,心里似乎也颇有一些自豪和满足。

  

  

  

   就这样,经过千百次的磨练,我的掏耳屎技术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甚至到了后来,我掏耳屎根本不用眼睛去看,全凭手里那根火柴棒的触感来判断是否有耳屎。很多时候,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家人掏耳屎,有的时候,掏着掏着父亲就开始打起鼾了……

  

  

  

   再后来,上了初中开始住校,可每次周末回家却依然不能闲着,掏耳屎似乎已成了我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

  

  

  

   甚至有一次,住得离我家颇远的一位大奶柱着一根拐杖颤微微的来到我家,指名让我帮她掏耳屎。那个时候的我,已有轻微的洁癖。看着大奶多天没洗的头发我虽微有不快可依然圆她所愿。

  

  

  

   等再后来,上高中的时候,周末已经很少回家,再加上我日益长大,农村的生活规律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节奏似乎也快了一些。那时,除了最亲密的人,我一般不再给别人掏耳朵了。

  

  

  

   3

  

   掏耳屎,一般人听来会觉得挺恶心,可奇怪的是我似乎很少会有这种感觉,更多的时候,看着别人被掏后的舒坦和轻松我的心里也会一阵阵的欣慰。

  

  

  

   当然,令我不爽的时候也是有的,偶尔在碰到那种黄黄的软软的耳屎的时候,禁不住就有一种作呕的冲动……

  

  

  

   其实,在医生眼里看来,他们是不提倡掏耳屎的,因为稍有不慎就会损伤耳膜,尤其是现在掏耳屎的工具越来越多,选择不当抑或使用不当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即便是当年用火柴棒的年代,有一次我也险些因为掏耳屎发生了意外……

  

  

  

   那个时候我应该还很小,大概五六岁的样子。

  

  

  

   因为体验了别人给我掏耳朵的那种痛,所以我自己的耳屎都是自己搞定。可那次不知为什么,也许是想知道耳朵里面到底是不是相通的吧,于是就慢慢的试探着把火柴棒往耳洞更深处探进,突然,火柴棒仿佛一下子触到了雷区,迸发出一阵强烈的痛疼感。我吓得不知所措,再不敢碰这根火柴棒,哭着去找父亲。

  

  

  

   父亲说,火柴棒肯定是碰到最深处的耳膜了。他让我不要动,然后趁我不注意猛一下子拿出了这根火柴棒。

  

  

  

   虽然最后有惊无险,可也给我敲了警钟,后来虽仍继续进行掏耳屎的工作却相对谨慎了许多。

  

  

  

   后来,有了儿子,为儿子掏耳屎自然成为我责无旁贷的任务,记得最清楚的是第一次给儿子掏耳屎。

  

  

  

   准确的说,那次应该不算是耳屎,因为儿子当时才刚出生一个月左右,我猜想应该是生儿子的时候脏东西进了耳朵后来又没有洗干净的原因。

  

  

  

   当时,我抱着儿子坐在门口乘凉,怀揣一颗巨大的母爱之心对儿子反复端详。突然发现儿子的一个耳朵孔貌似是实心的,我吓了一大跳,急忙仔细查看,原来是有东西塞实了耳孔。

  

  

  

   看着儿子娇嫩的皮肤,我虽有丰富的掏耳经验却仍不敢下手。

  

  

  

   犹豫了半天,我尝试把纸巾搓成细条,然后用这个细细的纸巾条去慢慢触碰那个塞住耳朵孔的东西,还好,那些东西还是软软的,经过我慢慢的拈动之后终于沾在纸巾条上弄出来了。

  

  

  

   看着儿子重现天日的耳朵孔,我如释重负。

  

  

  

   4

  

  

  

   如今,火柴棒基本已绝迹了,人们掏耳屎普遍都用挖耳勺。

  

  

  

   挖耳勺的选择其实也蛮讲究的,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太厚了使不上劲掏不出来,太薄了容易刺伤耳膜。

  

  

  

   对我来说,却并不喜欢用挖耳勺,因为它的触感不好,如果我不用眼睛盯着耳屎看就很难灵敏的感觉到是否有耳屎,也可能是我用习惯火柴棒了的原因吧。

  

  

  

   上次在网上淘东西店家送了一个会发光的挖耳勺,手柄那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灯珠,掏耳朵的时候打开灯的开关,光线便直接射到耳朵里,有没有耳屎一目了然,这样也不用在每次给儿子掏耳屎的时候费劲的拽着他的耳朵去找灯光了。挺实用的。

  

  

  

   虽然并不建议给小孩子掏耳屎,可难免会有一些爱干净且像我一样手痒的妈妈无法忍受自己孩子耳朵里面的脏物。这个时候,对于不甚熟练的妈妈我建议最好是用棉签来弄,一般家庭里面都会备有棉签,掏耳朵用的棉签最好是选那种细细的,先把棉签头上的棉花用水浸湿,不过也不能沾有太多水,以流不出水为宜,免得掏耳时因水多溢出而流到孩子耳朵里。浸湿的棉签慢慢的伸到孩子耳朵里,先把耳屎浸湿软化,然后再慢慢的转动棉签棒并往外退,这样耳屎就会沾在棉签棒上弄出来了。

  

  

  

   如果志不在掏耳屎而纯粹为享受那种放松的感觉,我想那个理发店里的老爷爷的鹅毛估计是绝物。

  

  

  

   当然,这个我不懂,也就无法去体验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