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边的瓦拉纳西》之三

狼牙诗词 2021-06-08 08:40 阅读:68

  《恒河边的瓦拉纳西》之三

  

   原创 娥眉 在词语里诞生

  

  

  

   每次旅行前,朋友们总会问我,为什么去?

  

   是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只是想一次又一次的,抵达远方。

  

  

  

   可是,远方又有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走远一点,再走远一点。

  

  

  

   有时会想起杜拉斯写的一句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微光也是光。身体这座庙宇,缺失了梦想,就像没有了主人。或许,所有的未知,在远方——在心灵的远方,总能找寻到答案。

  

  

  

   瓦拉纳西,一直被誉为灵性之地。在这里,每一天都可以是新的一天。

  

  

  

   恒河流淌到瓦拉纳西,水速减缓,形成了一个新月形的河湾。河湾西岸是一大片无人居住的沙丘和茂密的湿地,东岸则是高大的神庙,和绵延数公里的石阶。这些河岸边的石阶既有堤坝的功能,又能方便人们走入河水中洗浴,是印度教徒对恒河最虔诚的守护。千百年来,出钱修建石阶与神庙都是积德的善举。

  

  

  

   恒河,这边是此岸,那边是彼岸。婴儿在这边沐浴,死者在那边焚烧。这边的河水在帮助活人清洗身上的罪业,那边的火焰在帮助死者烧净今生的桎梏。河里层层叠叠的浪花,循环往复,蕴含着无穷的能量,即是旧生命的出口,又是新轮回的召唤。不同年龄、不同种族、不同宗教的人,汇集在恒河,河中的每个人,都应该蕴含成为伟大的潜能。

  

  

  

   然而,印度社会古老的种姓制度,却依然延续至今,这种固执存在于现代社会的荒诞,大大超过了我的想象。

  

  

  

   在恒河边的烧尸庙参观时,向导告诉我,在种姓制度严格区分的印度,人不仅在生前要受到种姓制度的约束,死后也要区别对待——高贵的种姓婆罗门死后,尸体要单独放在一边烧,依次是刹帝利、吠舍,位置和次序决不能混乱,首陀罗排在最后。而贱民,是排除在四个种姓之外的,他们的尸体也是不洁净的存在,根本没资格和他们放在一个地方烧。

  

  

  

   然而,高贵种姓的人,是决不能从事低贱职业的。所以烧尸体的工人们,都是连种姓都没有的贱民们。可那些高贵种姓的尸体,不正是通过这些贱民们的劳动烧成灰烬的吗?

  

  

  

   难道,灰烬也分得出贵贱吗?

  

  

  

   种姓制度是印度独有的,它是几千年来印度教的一个传统,将人严格的依照出身划分为不同的阶层,逐层分级,直到最底层。

  

  

  

   公元前15世纪,雅利安人离开原住地——中亚与南俄的草原,一部分留在了伊朗,另一部分则开始入侵恒河与印度河流域,成为印度雅利安人,语言是吠陀语——印度的高种姓便是雅利安人的后裔,都是白种人。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后,与当地原住民——黑皮肤、扁鼻子的达萨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雅利安人不仅身材高大,而且善于骑马和驾驭战车,达萨人根本不是对手,战败后成为雅利安人的奴隶。

  

  

  

   在征服部落和管理奴隶的过程中,人数远远少于原住民的雅利安人开始出现排斥达萨人的倾向。据《梨俱吠陀》记载,雅利安统治者们创造了瓦尔那制度——这就是早期的种姓制度,靠肤色来区分,为了雅利安血统保持纯正。于是,白皮肤的雅利安人作为统治者,始终处于社会顶层;黑皮肤的达萨人作为被征服者,始终处于社会底层。

  

  

  

   但随着印度社会的发展,人口的增长,各行各业出现了明显的分工,已经不能单纯依靠肤色来区别高贵与否了。于是,雅利安统治者开始严格规定社会等级的区分,将人分为四个种姓:地位最崇高的是婆罗门,通常是掌握神权的祭祀贵族,传说是宇宙及万物的创造者梵天用嘴创造的;二等种姓刹帝利,是梵天用手臂创造的,也称王种,权势颇大,国王或权臣大都是这个种姓;三等种姓吠舍,是梵天用腿创造的,主要从事商业、农业、畜牧业等工作;四等种姓首陀罗,是梵天用脚创造的,地位卑下,从事屠宰、清扫、抬死人等不洁的职业。

  

  

  

   不仅如此,种姓制度居然还发明了匪夷所思的玷污说:高种姓的人接触贱民就会被玷污,一定要避免接触;贱民不能住在村子里,不能在公共水井打水,不能在大街上走。如果高种姓的男人想娶一个低种姓的女人,那没有问题,这叫顺婚;而高种姓的女人则不能嫁给低种姓的男人,这叫逆婚。任何违反规定的人,都要受到惩罚,甚至丧失种姓,成为贱民。

  

  

  

   贱民,是排除在四等种姓之外的所谓不洁净的存在,用印度教的理念解释,他们甚至不能算人,被称为不可接触者。那些有种姓的人们,甚至不能踏在贱民的脚印上走,只能绕开这条路,免得因接触到贱民踏过的土地遭受污染。

  

  

  

   我实在难以相信,种姓制度在现代印度——这个国际化的发展国家中依然存在。贱民们住在单独的社区,与种姓之间是隔离的。而且,所有的贱民都是天生的,并且是世袭的,孩子一出生,就会根据自己的姓氏、家族姓氏、得到一张种姓证明,上面写的有姓名,也有种姓,所以孩子在出生时就被打上了标记。当孩子长大后去上学时,就必须提到种姓,不然就得不到政府的奖学金。现如今,印度约有20%的人口都是这种贱民。

  

  

  

   印度,这个世界第二人口大国,真是个天堂与地狱并存的国家,贫富悬殊巨大,虽然亿万富翁的数量全球第三,但仍有一半的人口居住在条件恶劣的贫民窟里。虽然这些贫民们每日都在辛苦的工作,干些三轮车夫、保洁员那样的力气活,但挣的钱仅供糊口。条件好一点的,也只是自己开店做点小生意,不可能赚到更多的钱了。

  

  

  

   烧尸工则是印度最低层的贱民,世世代代不得改变。而且由于大多家境贫困,贱民阶层的孩子很小就当了童工,一生都挣扎在社会最底层。印度教信奉生死轮回,认为死亡并非结束,而是下一个新生的开始。所以,在这一世无法超脱苦难的贱民们,只能指望转世投胎时命运能好一些,在来世脱离贱民的悲惨处境了。

  

  

  

   使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帮助印度在1947年摆脱了英国的统治,并使印度获得了自由和独立的圣雄甘地说过:

  

  

  

   判定贱民的观念是非法的。贱民将成为过去。

  

  

  

   即使现在距圣雄甘地去世已经过去了70年,我想,我还是愿意相信他的话。我愿意相信那个没有贫富制约、没有身份分别、没有地域障碍的理想国,早日到来。

  

  

  

   恒河,是不分种族的。爱,也是不分种族的。阳光下,河水的温度,触之可感,那温情与爱意,跨越时间,依然清晰。

  

   (未完待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