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七叔

狼牙诗词 2021-06-07 08:46 阅读:123

  【散文风】七叔

  

   七叔是我的堂叔,没出五服,父亲排行老大,住在村庄的前面,他老七,住在村庄的后面,再后面是村里气派的庙宇,雕梁画栋,飞檐峭壁,给我们古老的村庄增添了几分庄严肃穆。庙宇西北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四周草木蓊郁,鸟语花香。

  

  

  

   说这些环境,无非就是要说到七叔的顽皮。他从小体弱,上面五个姐姐,就他一个男孩,父母把他当宝似的养着,好吃好喝,千娇百宠,所以他从小调皮,和一帮坏孩子偷庙里的果子,摘别人家园子里的瓜果,欺负别人家小孩,下塘摸鱼偷虾,什么坏事干尽,而且他有口吃的毛病,所以邻居送他外号七结巴,我想他的童年一定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笑声伴随着成长。在我记事没多久,他就结婚了。

  

  

  

   说起他的长相,相貌倒也俊秀,鼻直口阔,长眉秀眼,但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男子汉身高才一米六,穿起的裤子,裤脚总厚厚的卷起来。可是他还是娶到了媳妇,对象是离老家十多里一个村庄的姑娘。结婚那天我看到了婶婶,这媳妇可真美啊,明眸皓齿,娥眉粉黛,水灵灵的眼睛透着机灵劲,简直天仙一般,一帮小孩看呆了,这七叔用什么样的本事,把这么俊俏的媳妇骗到了手,乡亲们人嘻嘻哈哈调侃着,七叔殷勤地让着瓜子糖,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我童年时七叔给我的印象。后来我上了初中,回家就少了,从父母的交谈中得知,五奶不久生病去世了,五爷呢,搬到三分干河堤上开了个小卖部,常居在那里。他婚后过得也并不幸福,七叔性格外向调皮,不拘小节,七婶知书文雅,喜欢整洁,两人在小事上经常计较,有时七婶气了,追着打他,拧他耳朵,他也不还手。更可气的是,他捞起池塘里的死小猪死小鸡拿回家收拾了炒着吃,我可以想象这样的日子,雅致的七婶是怎么过的。再后来听说,为了生活,为了三个孩子,他南下深圳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人的一生,总会与很多很人相遇,擦肩,有的人可以亲密地接触,有的人,却只是匆匆过客,这么多的人海渺茫,我却一直记着七叔。经过高考失利,而后和丈夫南下打工,遇到了七叔。七叔明显憔悴不堪,头发花白得与年龄不符,细密的皱纹已爬上脸庞,一笑成了一朵大菊花。初来乍到陌生拥挤的城市,七叔帮我们租到了房子,晚上又亲自下厨,有鱼有肉,我特意看了看,是新鲜的,虽然他厨艺不咋样,但我们很开心,也喝了酒,喝多了他打开了话匣子,说他的经历,说他的孩子,说他和七婶怎样吵架,说他目前的工作怎么难做,原来他承包了几个垃圾中转站,雇了一大帮工人,说着说着他竟然哭了,他说七婶得了个大病,是个捂不住的大窟窿,他得拼命赚钱,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哭着哭着睡着了。我们把他扶上床,收拾好离开了,这就是曾经的那个七叔,那个农村里长得矮小的七叔,被生活折磨成这样子。七婶得了巨幼性贫血,常换血吃药,需要巨额医药费,我想感情不好的他们,在这个时候,患难倒见了真情,这也许就是最亲情的生活吧。

  

  

  

   而我最感激七叔的,还是七叔的仗义。弟弟因为年轻和别人做生意,赔了个血本无归,要想东山再起,还要大批资金,这老乡倒不少,可凑齐那么多钱难呵,是七叔七拼八借给了两万,才得以有喘息的机会。

  

  

  

   七叔也喜欢帮助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听人说他因为常在外跑,总为别人伸出援助之手。街头上人来人往的车流,各自为生活奔波,又有多少人是如意的,素不相识的人,也许一句问候,一枚硬币,一餐简单的饭菜,就是给予的莫大帮助。我想七叔,也是浩渺人海中的一粒微沙,他尽管有太多的缺点和不良的生活习惯,可他热心善良。南方有高大笔直的木棉树,不蔓不枝,开出绚烂的花朵,而七叔是一棵紫棘草,在生活的旋涡里缠缠绕绕,曲意环进,他像阡陌上随处可见而默默无闻的野草。

  

  

  

   后来我去了别的地方,辗转挣扎在生活的边缘,其间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和磨难,看遍了形形色色的人,尝尽人间冷暖,更懂得亲情的可贵。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七叔和七婶,他俩俨然一对乡下老头老太,脸上皱纹沟壑纵横,饱受世事沧桑。我过去和他们亲切的打着招呼,七叔说他老了,在外面大半辈子,你七婶身体好了,就想在老家养养鸡,种种菜,安享晚年了。我笑笑,就分开了,回头望望这对夫妻,感慨良多,性格迥异的他们,是靠什么维持婚姻的,他们说爱谈情吗,那时可不像现在年轻人你来我往卿卿我我,他们靠包容和付出和不离不弃,换得了现在的相濡以沫的晚年。想当初一个月几万的医药费,七叔又是怎样的煎熬啊,又是怎样的辛苦劳累。

  

  

  

   再回头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对婚姻又是怎样的认知,他们视婚姻为儿戏,不知道尊重自己,更不知道尊重自己的另一半,动不动就搬出一大堆心灵鸡汤来说服自己的无知与浅薄。

  

  

  

   无可否认,我也没权利去指责任何人,这是一个深沉的话题,我也是凡夫俗子,但是七叔在我的印象里,却折射着淡淡的金色光芒,指引着我正确地向前迈进,不管有多少坎坷,多少寒凉,一定有不一样的烟火在等待着我。

  

  

  

   作者简介:闫玉枝,河南新野人,现居老家,一个把寂寞品成茶,把风雨写成诗,把四季与朝夕走成风景的女子,喜欢行走于诗海,画意里,食人间烟火,却又远尘世纷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