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麻糖的味道

狼牙诗词 2021-06-07 08:45 阅读:91

  阿兰

  麻糖的味道

  

   文/阿兰

  

  

  

   叮叮壳!叮叮壳!正在骑车,突然听见身后有敲麻糖的声音。这声音好亲切!我瞬即停下来,转身向卖麻糖的大爷招手。

  

  

  

   叫他大爷有点喊老了,其实他可能只有五十多岁,清清瘦瘦的,精神矍铄,虽穿着朴素,但仍不失年轻时的英俊潇洒。等他把载麻糖的自行车架好,我问:师傅,你的麻糖好多钱一斤哦?三元钱一两!他见我问得不专业,盯着我故意提高声音说。啊!我记得以前才三角钱一两的嘛!啥个时候的事情了呦,现在米都卖两元多一斤了啊。师傅你是范平阳那里的吧?你们那里都是做麻糖生意的,记得小的时候卖麻糖的最爱到我们老家来了,只要听见敲麻糖的声音,我就会打开门,用坛子头的竹筒筒戳一筒米来换你们的麻糖吃。哦,就是,就是,到了中午我们背一夹背米都背不动,就背到米店去调,换成钱。一说到过去,大爷甜蜜地笑了,脸上浅浅的皱纹也生动起来。

  

  

  

   于是我和大爷聊开了,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这种叮叮壳的声音伴随我几十年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早已生根发芽,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花。每当我闻着它的芳香,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愉悦,无比欢畅。

  

  

  

   今天我又看见了它,儿时的软软的甜甜的味道,我忍不住在他放麻糖的盖子里拿了一块放进嘴里,真甜呦!儿时的记忆又涌上心头。吃麻糖好嘞,消食养胃,化痰止咳,牛奶都比不上!啥!我差点笑出声来,觉得大爷的话有点夸张,真的哩,不骗你,你晓得麻糖要经过好多道工序不?于是大爷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给我讲麻糖怎样的做法,什么先泡米再熬麦芽糖,然后米和麦芽发孝再在一个架子上反复拉扯,我听得云里雾里,吃了几十年的麻糖,还是第一次知道麻糖这么难做。我不由得对面前的麻糖肃然起敬,怪不得大人们都说麻糖好,不但是天然食物,而且还能治病,原来它的功劳竟然来之不易呀!

  

  

  

   剩下的一点麻糖我都给大爷买了,大爷和我骑车一同朝城里走,我觉得好奇,问:师傅你坐在城里啊?没有没有,我的电瓶车放在皮革城,每天我骑电瓶车来,然后用自行车去卖,卖完了再骑电瓶车回去。哦,你们好安逸呦,一天轻轻松松就要赚几百元钱。赚不到什么钱,当以锻炼身体。大爷硬是有养身之道喃,钱也挣了身体又锻炼了,我不禁啧啧称叹,大爷见我羡慕得不得了,打趣说:要不以后我做点麻糖给你拿去卖嘛!哎呦!我没得时间哈,忙得很。哦,你做啥的呢?大爷打破砂锅问到底,啰,干这个的。我把头朝旁边的加工厂一偏,大爷连忙说:原来是挣大钱的。不是的,打工的哈!我朝他笑笑。说着说着,我们来到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一位中年妇女拉着一个扎了六个小辫子的小女孩等着过马路,小女孩白白净净的大眼睛双眼皮,很可爱,她嘴里唱道:过马路,左右看,要走人行横道线。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我们却最爱唱老娘尖尖脚,汽车来了跑不脱。不禁哑然失笑了。

  

  

  

   哦!时过境迁,如今老了都还生活在儿时的记忆里,那么甜蜜那么温暖,就像那不落的太阳,把最美好的风景都搁置在心里最深的地方,每当想起,一切都是那么美丽!

  

   【作者简介】

  

  

  

   李兰网名阿兰,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人,爱好文学,喜欢写散文和诗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