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作者:铁裕

狼牙诗词 2021-06-04 07:59 阅读:184

  《岩石》

  作者:铁裕

  

   幽居深山之中,以一种特有的气质和姿态沉默着。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翁,古朴而沧桑。

  

  

  

   深褐色的岩石,沉稳而厚重,坚毅而刚强。它微微凸起的轮廓,一如男子汉宽阔的胸膛。

  

  

  

   岩石默然伫立着,昼望广袤的天宇,飘飞的白云;夜看闪烁的星星,澹然的月亮。

  

  

  

   谁说岩石太硬太坚,无心无腹?其实,它的心海,可容万古风尘,;它的肚量,可容纳百川,也能收藏世间万象。

  

  

  

   岩石是沉稳的,它不因淙淙的溪水而流淌;

  

   岩石是庄重的,它不因山花的艳丽而仰望;

  

   岩石是缄默的,它不因乱风的吹刮把话讲;

  

   岩石是坚忍的,它不因冷雨的敲打而忧伤;

  

   岩石是严肃的,它不因飞鸟的呢喃而歌唱;

  

   岩石是淡定的,它不因走兽的嘶吼而惊慌。

  

  

  

   岩石沉默着,它无语、无言;它无怨、无悔;它无忧、无虑;它无为、无我;它无去、无从。在悠悠岁月中,它以一种特有的姿势为世人演绎着最美丽的神话故事,它以一种无声的语言吟咏着千古绝唱。

  

  

  

   谁说岩石无情无意?你看那坚硬中照样裸露出它的柔情与风韵;

  

   谁说岩石不移不动?你看那凸凹不平的菱角,仿佛在向世人昭示它的轮回,它居高临下而独显张扬。

  

  

  

   春天的花草曾在它的面前生长、怒放、溢香;

  

   夏天的树木曾在它的面前伟岸、苍翠、婆娑;

  

   秋天的黄叶曾在它的面前枯萎、凋零、飘落;

  

   冬天的雪花曾在它的面前舞蹈、飘飞、融化。

  

  

  

   千百年来,季节在它的眼里反复更替、变化;千百年来,它不知目睹过多少世事的变迁、逝水的流淌。

  

  

  

   但岩石都不曾开口、动容。它只是仰卧着,或是孤傲的矗立着,冷眼观看天宇中飘动的云,飞翔的鸟;冷眼观看着地上弯弯的山道,奔跑的野兽;冷眼观看着一个个朝代的兴起、没落;或是静听天籁之音,品味山中野趣;或是不闻、不问,任它嚣声喧哗,随它地老天荒。

  

  

  

   也许,历经沧桑岁月的岩石深知:

  

   浮躁的喧嚣最终会消逝的;

  

   鸟兽的鸣吼最终也会逝的。

  

  

  

   只有沉默,才是永恒;只有忍受,才是顽强。

  

  

  

   地质学家说:岩石原先并不沉默,而是以一种激情在涌动,以一种豪气在喷发,甚至以一种声音在歌唱。

  

  

  

   岩石那热腾的血液,似乎预示着,它要来一个伟大的飞跃,或者是来一个横空出世,一显其英雄本色。但渐渐地,因环境的影响,因岁月的历练,它成熟了,也沉默了。它早已成为一个幽深的梦境,绽放在苍茫的大地上。

  

  

  

   而然,岩石却在这种表面的静默中沉思、冥想,在悄无声息中裸露出一种力的张扬,一种超然的想象。

  

  

  

   力是伟大的,但它是无声的;想象是丰富的,但它却是含蓄的。

  

  

  

   岩石以它特有的姿势告诉人们,声音只能悦耳一时,但沉默却可以借助大山的走势、纵横,而将内心的情怀抒发、吟唱。

  

  

  

   是的,沉默是一种力量、气质,一种内在的美丽,一种深邃的境界。

  

  

  

   岩石无言,但它却能够向世人传递它万古的思想;岩石无语,但山风吹刮在它的身上,却能发出旷世的音响。

  

   作者简介

  

   铁裕,笔名:一荒玄,60后,96年开始创作散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