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耶路撒冷(3)

狼牙诗词 2021-06-03 09:06 阅读:199

  成为耶路撒冷(3)

  

   原创 娥眉 在词语里诞生

  

  

  

   如果想给上帝写封信,哪里有通往天堂的邮局?

  

   耶路撒冷!

  

   所以,世界各地写给上帝的信件,一直源源不断地被投递到耶路撒冷。此次以色列之行前,我也写好了小纸条,准备塞进耶路撒冷老城哭墙的石缝间。据说,哭墙是通往天国的阶梯,放进那里的心愿,上帝都能看见。

  

   手机的天气预报昨日显示今天耶路撒冷有中雨。我带了雨具,哭墙上方的天空却阳光明媚。看来,今天的哭墙不会流泪了。历经千年的风雨和朝圣者无数的触抚,哭墙下方的石头如水洗般闪闪发亮,上方的石头缝隙却顽强的长出几株苍劲的植物,如同哭墙的手臂,伸向天空,如泣,如诉。

  

   这段长50米高18米由600块巨石筑成的墙壁,是古犹太国第二圣殿仅存的一段护墙遗址,也是第二神庙唯一的残余部分,是犹太人唯一可以缅怀昔日圣殿荣光的地方,是每一位犹太人的精神圣殿,更是犹太民族团结的象征。

  

   阳光下, 哭墙前的人们一片祥和。来哭墙祈祷的男女需分区而入,男人在左侧,女人在右侧,中间以屏风相隔。男人进入必须戴帽子,以示敬畏上帝,如果没备帽子,可在入口处自取一个简易版的犹太教白色小帽子戴在头顶。女人这边倒没什么特殊的规定,我进去时,听见男人那边的祈祷区不停爆发出阵阵欢笑,我这边也有一长排年龄各异的女人扒着中间的屏风,欢叫着向男性那边抛掷糖果。原来,有两个犹太男孩在那边举行13岁的成人礼,在这边观礼并抛掷糖果的是男孩的母亲和女性亲属们。

  

   每一个犹太人从出生到成年,都会在家庭与社会的教育中接受犹太民族的教义和戒律,并严格恪守。犹太男孩满 13岁,女孩满12岁,便会来哭墙前举行成年礼。成人礼,意味着有义务履行犹太律例,让进入青春期的犹太孩子正式接受犹太教戒律的束缚。而且,每一位犹太人长到18岁都必须服兵役,履行保卫祖国的义务,这种循序渐进的教育对孩子长大成人是极其有意义的。以色列的兵役制度是男性三年,女性两年,高中毕业后即参军入伍接受各种训练,除了军事训练,也包括文化、宗教等方面的教育。

  

   在哭墙下,我还看到一群身着犹太民族服装的小学生,和不同年龄段的中学生,分别在老师的带领下,感受哭墙的神圣,早早知道犹太人历史上经受的苦难,早早明白自己是一个犹太人。从这些孩子们身上,也可看到经历过比其他民族更加苦难的犹太民族是如何一步一步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

  

   在哭墙一侧的楼房顶部,立着6块颜色肃穆的盾牌样的标志,为了纪念二战期间被无辜杀戮的600万犹太人。它们,是纪念,更是警醒。

  

   阅读过以色列的复国史与建国以后的战争史之后,我愈加明白了:哭墙,不相信眼泪。

  

   由于罗马帝国时期的野蛮统治,绝大多数犹太人逃离了耶路撒冷,并开始了两千多年流亡的血泪史。几个世纪以来,犹太教徒都会千方百计来到西墙这里来祈祷,每当追忆历史上圣殿被毁情景,和自己的流亡之苦,便不禁嚎啕大哭一场,哭墙也因此而得名。

  

   然而,任何时候,仅仅哭泣都是无用的。

  

   1967年6月7日,以色列在六日战争(即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整个耶路撒冷,从约旦手中收得西墙,使得近2000年来,西墙首次处于犹太人的控制之下。

  

   当时,以色列国防军派出的伞兵偷袭东耶路撒冷成功,占领了圣殿山,并终于见到了被犹太人顶礼膜拜的第二圣殿护墙,纷纷喜极而泣。以军的随军拉比、一身戎装的戈伦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径直冲到西墙下开始祈祷,并按照犹太人的传统,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自己的愿望,塞入西墙的石缝中,因为他们相信这面墙和上帝耶和华是通着的。结束祈祷后,戈伦吹响了象征胜利和吉祥的羊角号。伞兵们争相触摸着有着千年历史、伤痕累累的西墙,哭泣声,哀叹声,笑声,读经声,冲天鸣放的枪声交错在一起,不绝于耳。后续的以色列部队相继赶到,士兵们一波波的涌向西墙,对着西墙哭泣。那一刻,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哭墙。那一刻,以色列向全世界郑重宣告:我们永不退出圣城!

  

   1948年1月19日,一名犹太女子梅厄独自乘飞机抵达美国,钱包里只有10美元,她此行的目的是为即将进入战争的以色列募捐。第二天在芝加哥,面对全美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群体,梅厄这样讲道:各位,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有武器,我们就会用武器战斗,没有武器,我们就会用手中的石块战斗。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刚刚失去了600万同胞。如果现在巴勒斯坦的70万犹太人生存了下来,那么犹太民族就生存了下来,犹太民族的独立就有了保障。如果巴勒斯坦的70万犹太人被屠杀殆尽,那么在未来的几个世纪里都不会再有犹太民族,也不会再有犹太家园……1948年3月,梅厄离开美国时,一共募集到了5000万美元。这位女人,果尔达.梅厄,将在21年后成为以色列的第四任总理。

  

   1967年六日战争前夕,当埃及已在边境重兵集结时,以色列总理艾希科尔还在寄希望于美国的调停,总参谋长拉宾愤怒的抗议道:如果你们认为以色列能够存在是靠着美国人的承诺,而不是以色列人自身的力量,那么我无话可说。正是这位勇于坚持己见的拉宾,1974年6月出任以色列总理,并因在中东和平中取得进展,1994年与佩雷斯、阿拉法特分享了诺贝尔和平奖。

  

   正是由于这些从平凡到不平凡的犹太人的共同努力,才有了现在的以色列国,才能将共同的民族记忆跨出犹太民族千年以来流离失所的苦难,跨出屡次被歧视被屠杀的悲怆,跨出弱者的自怨自怜,进入艰难建国后历经数次战争险些亡国却最终屡战屡胜的自豪,进入国家不断强大的自信,从而组成一个共同的名字以色列人。

  

   天很蓝,云很白,哭墙没有眼泪。它的后方,就是伊斯兰教的两处圣地——金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距它西北几百米处,就是基督教圣地圣墓大教堂。它的旁边,就有古老的象征着和平的橄榄树。这几处互相敌对的宗教圣地,同处在一幅画面中,成为一道美丽得令人窒息的风景。

  

   这人世间的一笔一划,一深一浅,一撇一捺,当真是众神的画作吗?

  

   阳光下的哭墙广场,以色列士兵的旁边,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女孩在跳舞,在小女孩的脚边,有一只白色的鸽子正准备扇动翅膀……

  

   (未完待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