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初见孙老先生

狼牙诗词 2021-06-02 08:34 阅读:84

  【散文风】初见孙老先生

  

   我这个人,信奉真诚,善良,从来没有去刻意崇拜过谁。对于孙老先生的崇拜,始于我们名字相同的巧合,长于对孙老的才华和为人的敬佩。

  

  

  

   记得是十多年前吧,一位同学,发给我一篇文章,建英,你写的?没有哇,我没有发表过文章呀。

  

  

  

   不知什么时候,又一个朋友,发来一张南阳某报的照片,醒目的标题:大作家孙建英的创作趋势!嗨,我什么时候成作家了,我都不知道?忙又解释,这不是我……

  

  

  

   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就对那位没有见过面,却和我同名同姓的孙大作家,产生了无尽的崇拜与敬意……

  

  

  

   对于文字的执念,始终生长于内心。可是,成家后的生活,给我的是一地鸡毛,工作,学习,孩子,生活……我必须手脚并用,才能收拾好这个摊子。少年时的文学梦,只好先搁置一边,封存在内心深处。

  

  

  

   由于长期的劳累,去年秋天,我的腰疾,让我停了下来,休了半年多的假。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正是这难得的放松,和宽裕的时间,让我能够去读更多的书,重拾我的文学梦。对文字的执着,似岩浆,左冲右突,在生活的地壳中,寻找薄弱的出口,迸裂,喷发!又似陈年佳酿,一旦开坛,就会有股股清冽的醇香,漫溢开来……

  

  

  

   一些稚嫩的文字,陆续出现在微刊青春在,我又.攀爬在通往文学大山的路上!尽管道路崎岖,荆棘密布,但是有我钟爱的文字作伴,再苦再累,我愿意!

  

  

  

   走上文学这条路之后,我结识了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文友。我的文章在青春在发表之后,有人发给了孙老先生。孙老先生也蒙了,他把我的文章,从头看到尾儿,连连说:这不是我写的!一定是侯老师弄错了!后来,孙老先生为了证明我们不是同一个人,他也在青春在发表了一篇文章。发稿费时,侯老师也弄错了,他把孙老先生的稿费发给了我。哈哈,同名同姓还有共同的爱好,还真是巧了!

  

  

  

   后来,在一位的朋友的帮助下,我们添加了微信。孙老先生和蔼可亲,他在微信上说:小孙老师,欢迎你添加我的微信,欢迎你到我家里来玩。他还说:我看到了你的摄影作品,和诗,很美,是青春的美!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们终于见了面。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孙老先生,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温文尔雅,精神矍铄,他身穿深蓝色的上衣,米白色的裤子,戴着一顶棕色,圆圆的编织礼帽,岁月的年轮,虽然也给孙老先生留下一些痕迹,但看起来,他仍然风度翩翩,潇洒俊逸。

  

  

  

   孙老师好!我握着孙老先生的手,那是一双文人的手,四目相对,好像我们早已相识多年。他拿出事先用方便袋装好,题过字的两本书,递给我,说:咱俩名字一样,签个名也没法写,总不给说孙建英送给孙建英吧……说完笑了起来,很幽默。

  

  

  

   孙老先生,心细如发,因为知道我是回族人,那天中午点的菜,都是清真的。每上一道菜,他都会先招呼别人吃。

  

  

  

   轻松愉快的午餐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我依依不舍地握着孙老先生的手,说:孙老师,谢谢您!有空去我们那里玩。

  

  

  

   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地拿出孙老先生的两本书,《与山对话》和《履痕》,扉页上写着:建英女士指正,可见孙老先生是何等谦虚!

  

  

  

   打开书本,穿过文字,透过墨香,一幅幅画面扑面而来,有我熟悉的,也有我不熟悉的,因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县城,有着共同的爱好,但是,生活的时代不太相同。读孙老先生的文章,像是在和一位老朋友促膝长谈,随他而喜,随他而悲,好喜欢他散文的文风!桐柏的山,桐柏的水,桐柏勤劳淳朴的人民,都在孙老的笔下活泛着,带着生机,充盈着生命与活力……

  

  

  

   读着读着,我忽然感到,孙老先生送给我的不单单是两本书,而是一面大旗,一面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的大旗!

  

  

  

   作者简介:孙建英,女,回族,河南桐柏县语文教师。汉语言文学专业,教书之余喜欢读书,写作。是一个热爱生活,有梦想有追求的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