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白青年丨书记考女婿

狼牙诗词 2021-06-02 08:34 阅读:179

  【在人间】白青年丨书记考女婿

  

   作者

  白青年(原创作品侵权必究)

  

  

  

   贾书记只要回老家一趟,逢人总是笑得合不拢嘴,他最感自豪的是,找了个合格的女婿。

  

  

  

   三年前,柳家河村曝出一条大新闻。村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就连老头老太太都在争相传说。

  

  

  

   瞧!你瞧瞧,咱山沟里出了个镇领导,真势利!

  

  

  

   老贾要当上个县长啊,还不知屁股翘多高,尾巴准能翘上天。

  

  

  

   现在都是啥年代了,闺女找对象都得他说了算。要是在以前的六七十年代,准给他扣一顶父母包办婚姻的帽子,让他把脸面丟到镇里边去吧。

  

  

  

   在过去的老时代,男婚女嫁媒妁之言,父母说了算。可现在是新社会新时代,父母当然要一切顺从儿女了。

  

  

  

   张风兰和贾书记的老婆是同学,她住老李沟,离柳家河不到二里地,是贾家女婿李治家的邻居。今个儿她从贾书记家出来,街上人看见她,都想要几个喜糖吃,可是她愁眉不展。于是猜测,她这个媒婆不好当,准是吹了……

  

  

  

   提起老李沟村,全镇的人都知道,是个极为混乱又落后的山村,县、镇的领导为该村早日脱贫可谓绞尽脑汁。村干部常年上访告状,为的是谁都想捞点油水,总比起五更搭大黑跟老板打工强得多……

  

  

  

   李治家上过大学,毕业后不知道在什么单位干了几年,还考上了公务员。小伙子能干,心底善良。胸有大志,在这方园十里八庄谁都知道。村上的人也常常时不时地提到他家的故事。

  

  

  

   李治家的爷爷是个老干部,甭说在这个镇上,在全县也是较早的省级劳模。那时,他带领着全镇男女老少抗战支前,从互助组合作社,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学大寨修梯田,垒河滩造良田,两袖清风……

  

  

  

   也许是言传声教,也许是李家的德高望重。真是放着清闲不清闲,退休回家乡当了村支书。

  

  

  

   是啊,这个村与其它庄不同,有油水,光这几年修高速、盖大楼什么的……村干部们开着小轿车,县里买了小洋楼,会计有本事,还包养着二奶呢!李治家是不是也得了红眼病?

  

  

  

   李治家当上村支书,曾去镇里找书记、镇长好几趟,还告发了前任领导,申请要让县里巡察组和纪检委去老李沟村正本清源……

  

  

  

   贾书记回到家的那天,女儿盼弟就羞答答地告诉他,她看上了老李沟的李治家,问老爸同意不同意?老贾想了想说:行是行,中是中。不过,得让你妈相看相看,我昨天去县里开了个会,说是到2000年全县各村基本脱贫,一是低保户、贫困户,二是土地管理绿化荒山,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盼弟焦急地说:老爸我老妈早就答应了,就等你回来决定呢。

  

  

  

   贾书记慢慢地点着一支三块钱的散花香烟,从跟随多年的手提皮包里取出会议记录和文件,边看边和他的宝贝女儿应和。他沉思片刻对盼弟说:让你妈再去他家看看,顺便给他说说,叫他给你姥姥姥爷办上两个低保,你二姑和你大姨一家各办一个,再给你批上五间宅基地,以后如果发展旅游区,你们可就打下基础了。盼弟说:现在低保不好办,房基地就更不好办了,就别难为人家了。老贾摇摇头:这有什么难的,他是村上一把手,那当然他说了算。

  

  

  

   盼弟妈走了不到半晌,就黑着脸回来了,进门就骂:瞎了眼的,找了这么个榆木疙瘩。

  

  

  

   怎么,没相中?

  

  

  

   男孩模样儿倒挺俊,可他爹就是不答应给盼弟姥姥家办低保,一个也不行,别说什么房基地了。还口口声声说任何人不能特殊化。

  

  

  

   你就没有亮亮我这个牌子?

  

  

  

   哼,他才不服你这个镇领导哩!不亮,他还心平气和;一亮,连你也训教起来了!

  

  

  

   老贾一听,当即命令盼弟:你再去他家一次,问他究竟答应不答应,实话告诉他,我在咱镇工作多年,镇、县每年都是先进工作者,到现在也该退休了,自己的亲友都从来不敢找我走后门,叫他给我开一个公章条,我到镇里都能办妥当,告诉他;天塌下来我承担。

  

  

  

   盼弟绷着脸去了。

  

  

  

   不一会儿,却哭着回来了。

  

  

  

   盼弟的妈妈一看这阵势,气不打一处来,说:吹!吹!跟他吹!咱镇书记的女儿不会找到赖女婿,别怕!不能找这样榆木疙瘩的死脑筋,一根筋。

  

  

  

   唠叨的话邻居听见了,不巧的是张风兰也来了。她本想进屋去想劝一劝,没等开口。老贾就笑了,连说:好!好!

  

  

  

   盼弟一听,急了,冲着父亲说:好什么?你真势利!

  

  

  

   父亲拍拍女儿的肩膀说:不考验考验,哪能知道他是我相中的女婿?

  

  

  

   ——TheEnd——

  

  

  

   白青年1960年生于河南省林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