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的田野》一过立夏,天气骤热

狼牙诗词 2021-06-01 08:01 阅读:167

  《收割的田野》一过立夏,天气骤热

  

   陕西《​收割的田野》 文/董联合

  

  

  

   一过立夏,天气骤热。麦苗拔节吱儿吱儿响,抽穗扬花田野上。片片麦田,一夜暖风吹,绿毯似的田野,由绿渐黄。乡亲们开始忙碌,修置农具。农村集市场,卖杈、镰刀,卖筛子扫帚,摊前围满了挑农具的人们,生意红火!乡亲们买农具、买口袋,家家磨面,为割麦备足面粉、菜油、蔬菜。挂在屋檐下的镰刀、钐子,站在墙角的铁杈、木锨,又要大显身手了。男人们修杈钉锨、扎扫帚,嚯嚯的磨镰声,象欢快的乐曲;奶奶们,戴着老花镜,认真地缝补口袋。

  

   小满一到,布谷鸟算黄…算割的叫声,回荡在田野、农院天空,人们赶着牛马拉的石碌碡,在土场转圈、光场,麦场如球场,平坦瓷光,等侯着集麦秸垛,碾场晒麦。田野麦浪翻滚,大地一片金黄。

  

   芒种预示夏收开始。东方微熹,乡亲们站在麦田,一字排开,挥镰割麦。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割麦、捆麦,唦唦的割麦声,有节奏地起伏,身后便留下了一个个麦梱个,金黄色的麦田,人头攒动。常言道:麦稍黄,绣女也下床,麦子一黄,老少都忙。在外职工,请假回家帮收麦,学校放农忙假。孩子们提着水壶,奶奶挑着饭担子,呼唤家人歇息、吃饭。父母们坐在树荫下,擦着汗水,匆匆吃饭。早晨趁凉,中午借火气,晚上凭月光,龙口夺食,抢晴天,战阴天。平日寂静的田野,割麦声,牛马车拉麦时,捆麦紧绳喊调调:嘿!撒嘞,嘿!撒嘞!如船工号子,飘荡在田野,回荡在夜空。

  

   伴着月光,乡亲们虽一身疲惫,却掩饰不住劳动的快乐,走出麦田。田间道上,运麦捆的马车、架子车不时走过,田野呈现一幅龙口夺食的丰收景象。

  

   九十年代,收割机带替了人工割麦。乡亲们骑着摩托车,带着口袋,守候在田间,收割机象理发剪刀,在田野收割,一边麦穗高扬着头,一边低处己是麦茬土地。割完,乡亲们围着收割机,张开口袋,黄灿灿的麦粒如瀑布,装满一个个口袋。人们喜笑颜开,将麦袋装上拖拉机、卡车,飞奔回家。田野收割忙,机声响四方。

  

   昔日割麦八、九天,加上碾打月余天,如今,三天,麦田就收割完,拖拉机犁地、种秋苞谷、豆子,泛白的麦茬地,翻起了土褐色浪花,吐放出芳香的泥土味。十几天后,将绿苗遍野,生机勃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