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赤壁游》- 顾乐生

狼牙诗词 2021-06-01 08:00 阅读:188

  《东坡赤壁游》

   顾乐生

  

   文:顾乐生

  

   九月中旬,我与两位企业家结伴从长沙驱车回安庆。一上高速,两位企业家就讨论起学习与能力的问题,言谈中带有一丝焦虑。我暗忖,当下,并不缺知识,缺少的是什么呢?

  

  

  

   须臾,车已进入湖北境内,到赤壁的出口在高速路边闪现,我笑问:赤壁你们去玩过?

  

  

  

   没有,哪有时间?

  

  

  

   赤壁之战以弱胜强,指挥者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智慧呵!

  

  

  

   那么我们去看看。二位来了兴趣。

  

  

  

   已过了几十公里,算了。我说,不过前面还有一个‘文赤壁’。

  

  

  

   文赤壁?

  

  

  

   东坡赤壁。

  

  

  

   赤壁因大文豪苏东坡而名扬天下,慕名已久,于是,我们一行四人直奔黄岗东坡赤壁而去。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大文学家、书画家,其诗清新豪健,词开豪放一派,书画亦对后世很有影响。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他因乌台诗案遭贬谪黄州(现湖北黄冈市),任团练副使。

  

  

  

   在人生突遭厄运被流放黄州五年期间,苏轼没有颓废,而是面对人生和自然的无常,经过睿智思考,放开眼量,以古今事理排解郁闷,以旷达乐观的心态处世,以绝佳的心境创作诗词文章,迎来了他一生文学成就最丰饶的时期。特别是他在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七月和十月两次游赤壁时留下的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影响后代近千年。

  

  

  

   今天,我们抱着这样的文学情怀,来到东坡赤壁,追寻东坡当年的足迹,看看他曾生活过的地方,更想效法他站在赤壁矶头,望滔滔江水东去,发古人之幽思,调适自慰,增长人生的大智慧。

  

  

  

   我们沿着黄州古城垣,过石桥、广场,进园门,山间是一片修竹茂林。在万绿丛中立有一尊汉白玉的苏东坡全身雕像,他头戴员外帽,长髯飘飘,洞穿世事的双眼正在远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难怪南宋著名诗人戴复古曾以重仙称誉苏轼,坡仙之称也随之传开。雕像右边有苏东坡谪居黄州微缩景观展,左边则是观景台。

  

  

  

   站在观景台,北望,东坡赤壁全景就展现在眼前。红褐色的赤壁矶头壁立纵横,斑驳冲刷印痕犹存;山上楼阁丛聚,山下死水一潭,明嘉庆年间黄州知府郭凤仪凿刻的巨大白石龟仍昂首在矶头渚中;而苏轼笔下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壮观景象早已不见,长江改道远去,但留在赤色崖壁上清人钟谷书写的赤壁二字,则清晰可见。我既身处其间,仍能依稀领略到当年苏东坡在此写下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的情怀了。

  

  

  

   拾级而上,登临东坡赤壁,亭台楼阁依山而建。经天泉,右去碑阁、东坡祠、栖霞楼、问鹤亭,转西行依次是留仙阁、二赋堂、坡仙亭、睡仙亭和矶头之上的放龟亭。

  

  

  

   碑阁,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黄冈知县杨寿昌因仰同乡前贤苏轼的书法,委托著名鉴赏家杨守敬择其诗、词、赞、牍手稿精品编成《景苏圆帖》六卷,并勒诸于石,全套126块分嵌在此阁四壁,弥足珍贵。

  

  

  

   二赋堂始建于清康熙初年,堂内正中立有顶梁大型木壁,前壁为清代黄州教谕程之桢楷书的《前赤壁赋》,背面为民国书家李开侁用魏碑体书写的《后赤壁赋》。其字大疏朗,与二赋内容气韵贯通,让人驻足良久。

  

  

  

   《前赤壁赋》是苏东坡于元丰五年七月与友人游赤壁,乘兴放舟夜游时写下的,同月又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当年十月,续写了《后赤壁赋》。二赋一词都是把此地当作周郎赤壁来吊古兴怀的。

  

  

  

   此时苏轼正身处逆境,思想压抑,精神苦闷,寻求解脱。正值七月既望,邀友月夜泛舟赤壁,时波平风清,水光接天,友人吹箫,坡仙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晕晕然,一时有空灵羽化之感。

  

  

  

   当他联想到月有盈虚,逝者如斯,不由得感叹道:曹孟德‘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东坡本是诗客文豪,性情中人,夜游赤壁,由景及情,情景互动,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独立自处的精神支柱,与友尽兴而归,并写下《前赤壁赋》。

  

  

  

   《后赤壁赋》更是写得活泼流畅,出尘绝俗,潇洒神奇。十月之望的赤壁,秋风肃杀,草木瑟瑟,月光亦显清冷,可此时的苏东坡正携酒与鱼于赤壁之下,畅饮后,摄衣登崖,而后荡舟江上,览江月美景,横江问孤鹤,遇道士羽化飞升……,完全是一位超凡脱俗、豁达开朗的赤子在抒发着浪漫情怀。

  

  

  

   当我们转到坡仙亭,站在亭中,身临其境,读《念奴娇·赤壁怀古》时,不免心潮激荡。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谁不仰慕英姿勃发、年轻有为、丰姿潇洒、成竹在胸、稳操胜券的三国大英雄周瑜?苏东坡用他的非凡笔力把他心目中最向慕的三国青年将领周瑜塑造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这不正是他心中英雄情结的体现?

  

  

  

   可是,当词人从故园神游跌入现实,就不免想到自己仕途蹭蹬,壮怀难酬,自笑多情,只有以旷达乐观的心态,对酒当歌,自解自慰了。

  

  

  

   当我们沿一亭一台节节而下时,我问游伴:有何感想?

  

  

  

   二位企业家几乎同时说:人是要有点能力,但还要有良好的心态呵!

  

  

  

   回程的路上,我有感而发,写诗一首:

  

  

  

   同游赤壁志今酬,缘聚黄州何所求?

  

  

  

   哲理人生惠当下,雪堂词赋耀千秋。

  

  

  

   东坡已逝千年过,改道长江天外流。

  

  

  

   惆怅凭栏今古梦,人生梦醒乐悠悠。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