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老顽童

狼牙诗词 2021-05-28 08:04 阅读:62

  悼老顽童

  

   作者:李佳

  

   吃过午饭,习惯性躺床上玩手机,先是微信然后空间然后扣扣,突然看到一则消息:讣告 群友老顽童于5月16日早晨6:30离开我们,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心中一惊,继而在想这是谁,开这么恶俗的玩笑!直到风大师出来澄清,我才知道,原来老顽童真的离开我们了!

  

   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那个精灵古怪活泼爱笑的老顽童真的离开我们了吗?那个冬泳爱好者,曾数次横渡长江的老顽童当真离开我们了吗?那个跟我在天竺山相遇五龙沟相识的老顽童怎么就这样离开了我们?那个老妖精,他爬过南太行走过武功山,穿过大秦岭翻过三把刀攀过薄刀锋,他还有很多山要爬,他还有很多路要走,他怎么能说走就走了?!他上次还跟我说,让我十一跟他一起出去啊,想到这些,眼泪簌簌落下。

  

   那年十一跟周悦加入原始部落,户外路线是陕西的漫川古镇——天竺山——郧西的上津古镇——素有小九寨之称的五龙沟,然后回汉。在车上,我惊异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他也是我们车上年纪最大的人。这老头一路嘻嘻哈哈,吹捧逗乐很是活跃。轮到他自我介绍时,他说,大家好!我叫老顽童,老顽童的老,老顽童的顽,老顽童的童。那时,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是左手打右手,练习互博术的周伯通,那个老顽童为了学习小龙女的唤蜂术结果被叮的满头是包。眼前这个跟电视里那个还有几分相像。

  

   后来,在上天竺山的过程中,周悦同志一马当先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在后面慢慢往上爬,中途休息的时候遇到老顽童好几次,便开始攀谈。印象深刻的是,在一个平台大家纷纷拍照耍酷,老顽童直接脱了上衣躺在地上让太子哥各种拍。真性情,我喜欢!休息之后,不是我先行,就是他先走,在最后约1/3的路程是我俩结伴而行的,因为年青力壮的都冲在前面,我俩渐渐体力不支,落在了后面。每每想要放弃,老顽童总是招呼我,丫头,走快点!看到这个老头都在默默坚持,我就不好意思放弃了,紧随其后。

  

   九曲回肠般的小路不知爬了多久,终于到达一亭台,豁然开朗,天蓝得仿佛要沁出水来,秦岭横亘眼前,落日的余晖笼罩着这一切,散发出淡淡的光晕。老顽童夸张地摆了几个剑指南山的POSE让我给他拍照,我莞尔一笑。现在电脑里几张天竺山山顶的照片都是他帮我拍的,他会拿着相机,让我左边,靠右一点,微笑、昂头!俨然一个拿着相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将军。

  

   后来,我们继续在山顶转悠,当时,除了美景,我身边只有他。他告诉我,他是武汉冬泳队的,曾经横渡长江;他告诉我,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年冬天暴走南太行,终身难忘;他告诉我,要像他一样,多走走,多看看这个世界,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一路上,他叫我乖乖。一个肉麻无比无比肉麻的昵称,每当他大老远喊我:乖乖,过来拍照!我总恨不得扭过头去装作他不是在叫我。

  

   第一次见面时,他问我叫什么,我说佳佳,可他就是不喊佳佳,他喊乖乖。

  

   周悦曾笑着说:怎么他见你一面都比我们这些见了你好多面的人叫得还亲热啊。人与人的缘分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他喊着让我抓狂的昵称,却让我觉得温暖四溢。

  

   下午逛古镇,没头没尾地走着又遇到了老顽童。这厮居然把行人的挑子、箩筐、扁担借来当道具拍照,乐得行人呵呵直笑。这家伙不管不顾,未免也太符合老顽童的形象了吧。他瞄了到我,又开始大喊:乖乖,快过来,跟我合影!于是,这些合影也成了除了大头照以外,唯一能见证我们曾如此亲密的照片了。

  

   晚上夜宿古镇,居然开始狂风、大雨。一群人穿着短袖冻的瑟瑟发抖,陕西的天确实善变。我们又冷又饿,围坐在一起,全然没了陌生感。边陕的老板甚是热情,一边唱着秦腔,一边上着菜,那豪迈的歌声有如火种让人振奋,让人充满力量。不知谁起了头,四五十个不认识的人在陕鄂交界的一家小餐馆合唱着《朋友》《大中国》,人们拿着筷子,合着节奏,大声唱着歌,很有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侠之气。邻桌的人纷纷过来看热闹,殊不知其实大家也刚刚认识,依稀记得,后来老顽童拿着酒杯过来敬酒,随着歌声手舞足蹈。两年后的今天,当我窝在床上,回想那天的凄风冷雨,屡屡重现的是老顽童那张笑起来皱在一起快乐的脸。

  

   第三天,游五龙沟。再见老顽童就多了一份亲昵。中午休整的时候我们在河边拍照,他拿着相机,指挥周悦在我身后扔石头,他说石头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不能早扔也不能晚扔,要在按下快门的时候刚刚在水里激起一圈水花便是最佳。老顽童,你看,你说的这些,我全都记得。为了达到水花四溅人马惊惶的效果,我们反复试验,老顽童总是不厌其烦。终于抓拍了几张好的,老顽童说:乖乖,回头加我QQ,我把照片传给你。

  

   十一一别便是俩月。十一月底我随太子哥去桐柏山看红叶,在加油站偶遇穿了一身迷彩服的老顽童,欣喜若狂。他见了我第一句便是,乖乖,上次给你拍的好多照片都不错,我都没舍得删,都存在桌面,你啥时加我,我发给你啊。哼哼,这个小老头还挺有心。

  

   今年由于时间原因群里活动参加不多,老顽童跟着太子哥一起去了舟山群岛戏水,去了湘西马拉河人体漂流,去了大悟双桥花山,每每在相册里看到他或搞怪或正经的照片都忍俊不禁。而他每次出现,必定扯着嗓子摇着大旗,在群里大喊一声——群里的朋友想了我没?

  

   这就是老顽童。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自然、乐观开朗、乐于助人、拼搏向上、坚强不屈的63岁老人;一个值得我们喜爱,值得尊敬的老人;一个值得我永远想念的老人。

  

   老顽童,您一路走好!

  

   (作者李佳是湖北省沙洋小江湖监狱民警)

  

   司法部犯罪与改造研究杂志社

  

   官方微信幸福的黄丝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