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蝴蝶在飞舞

狼牙诗词 2021-05-28 08:03 阅读:101

  一只蝴蝶在飞舞

  

   作者简介

  

   魏鹏,在《诗刊》《雨花》《延河》《草原》《鸭绿江》《青海湖》《文学界》《新故事》《民间文学》《上海文学》《天津文学》《黄河文学》《安徽文学》《散文百家》《短篇小说》《中国铁路文艺》等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有作品获奖并收入多种选集。著有诗集、散文集、随笔集、小说集等多部。现为江苏作协会员。

  

  

  

   一只蝴蝶在飞舞

  

  

  

   在初夏的一天上午,我看到一只蝴蝶在池塘上飞舞。

  

   蝴蝶的影子映到了池塘里,池塘里的草鱼游来游去,对蝴蝶和蝴蝶的影子不屑一顾。

  

   有什么好炫耀的呢?全身连一根骨头都没有!与我们比起来,级别还低得多呢!池塘里的草鱼仿佛在说。

  

   草鱼是有脊椎动物,蝴蝶是无脊椎动物。在人看来,有脊椎动物比无脊椎动物的级别高,它们不是一个档次的。这就像我们单位里的两个主任,一个是正科级的,一个是副科级的,正科级从不把副科级放在眼里一样。

  

   我正这样想着,忽然,池塘里蹦出一只青蛙。青蛙在岸上哥哥地叫着,仿佛在对草鱼说:我这一跳就跳到了岸上,离开水,一样的潇洒。比起你来,又高出一个档次!

  

   青蛙还在不停地叫着,岸边的草丛里又跑出一只野兔。野兔从青蛙跟前一闪而过,对青蛙看都不看,仿佛不存在共同语言。

  

   野兔是哺乳动物,级别比青蛙、比草鱼、比蝴蝶都高,属高等动物。若按我们单位里的编制来划分,这野兔仿佛就是行政人员,属国家公务员序列。

  

   不要小看这级别,到了最高级的哺乳动物,就是我们人类了。

  

   人类仿佛聪明无比,最爱分门别类的把戏。不仅居高临下地给动物划分等级层次,还给自己划分若干个级别。

  

   比如赵太爷问阿Q:你怎么会姓赵!——你哪里配姓赵!

  

   比如孔乙己总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丁举人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

  

   赵太爷、丁举人都是未庄和鲁镇上的大人物,比起阿Q和孔乙己来,仿佛是人上人,不知要高出多少辈呢!

  

   至于阿长,她的名字是叫作什么姑娘的。记得她也曾告诉过我这个名称的来历:先前的先前,我家有一个女工,身材生得很高大,这就是真阿长。后来她回去了,我那什么姑娘才来补她的缺,然而大家因为叫惯了,没有再改口……其实,叫什么都无所谓的,因为她和真阿长是同一个级别,都是女工,都是保姆。

  

   我正这样想着,忽然又看到了那只蝴蝶,它在池塘上飞舞着,沉默地飞舞,安详地飞舞。它不知道我想些什么?也无须知道。它飞过池塘,飞过草丛,飞过我的头顶,头也不回地飞向了远方……

  

   望着蝴蝶远去的影子,我由衷地羡慕。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