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欲望写在脸上,是可以被尊敬的

狼牙诗词 2021-05-27 09:42 阅读:92

  把欲望写在脸上,是可以被尊敬的

  

   01

  

  

  

   去年年底新书上市的时候,我在筹备一部分签名书,顺道发了个朋友圈儿。

  

  

  

   有一位男读者看到了之后,私信我问,轨姐,你的签名书,得卖多少钱?

  

  

  

   我说,35包邮。

  

  

  

   他脱口而出,这么贱的?

  

  

  

   我忍痛按住心口被他扎出来的无辜大窟窿,问他,那你是要打算买我个万把本的,让我见识见识有钱人的富贵气吗?

  

  

  

   他说,嗨嗨,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说,你的签名本卖得太便宜了,太不文青了,我前几天加了一个作家的粉丝群里去,她也在卖自己的签名本,但人家卖2000块钱一本起拍,2000块起啊,啧啧。

  

  

  

   我一下来了兴致,问他,那你买了吗?

  

  

  

   他说,没有啊,那么贵,傻子才买。

  

  

  

   那最后有‘傻子’出手了没有?

  

  

  

   你别说,还真有这样的大傻子,5000块钱买走了一本,那作家一高兴,额外送了那个大傻子一副字。

  

  

  

   他顺道把群里贴出来的那副字截图发给我看,不忘趁机刺探我:轨姐,你觉得就这字儿值这老些钱吗?还没我爷爷写得好呢,这个女作家是不有点太自恃清高了?

  

  

  

   我说,值不值这些钱还真不好说,但有一点是确定的。

  

  

  

   当你假惺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清高在你眼里通通都是假清高。

  

  

  

   02

  

  

  

   这个结论,在感情上,也是适用的。

  

  

  

   一位叫做慕容铁蛋的男性朋友,偶然在地铁站站台的人流中被一道光芒刺中,他定睛一看,卧槽,这不是一道光,这是一个身姿绰约、妩媚中透着几分邪气的女人。

  

  

  

   慕容铁蛋唯恐这是人生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渺茫机缘,于是转而放弃了去公司打卡的执念,三秒冲到了真命天女的身边。

  

  

  

   一个劲儿地往人家胸前瞄了又瞄,真命天女也不瞎,更不是头一天遇到这种见着人家香就要颤人家身子的猥琐男,白了他一眼,左挤右挤找了个离慕容铁蛋远远的角落安定了下来。

  

  

  

   没成想,猥琐男也左挤右挤,又挤到了真命天女的身边,眼神又在往她胸前瞟了又瞟。

  

  

  

   这也太搓火了,真命天女紧了紧衣襟,警告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喂野猪。

  

  

  

   你项链牌牌反了。哇,女生竟然主动跟我说话了,我要把握机会。

  

  

  

   真命天女低头看了一下项链吊坠,摆摆正,不太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此后半年,慕容铁蛋展开了使命般地跪舔,卑微却志在必得地在真命天女那打卡早安、午安、晚安。

  

  

  

   谁知道真命天女并没有被他这廉价的毅力所动容,而是要么直接不回复,要么直接客气回绝对方的约会邀请。

  

  

  

   半年之后,慕容铁蛋在朋友圈宣告放弃错误的执念,发了一条这样的朋友圈:有些女生很好笑,没有公主命却天天在做公主梦,不尊重别人的付出,没有家教,不懂礼貌,脾气烂还假清高,这种女生配不上我的爱。

  

  

  

   真命天女刷圈看到后立刻黑人问号脸,WTF,感觉像是被人喂了一嘴屎。

  

  

  

   看着像段子不?

  

  

  

   很遗憾,这段子是真的,而且是真命天女跟我讲的上述故事,真命天女说,自始至终自己也从没跟他出去看过一场电影吃过一次饭,慕容铁蛋往她单位楼下送过一瓶优酸乳,她也没敢下楼拿,她自认为没给对方任何幻想的余地,也从未借着对方对自己的喜欢占过对方分毫的便宜,他凭什么公然这么说我啊?

  

  

  

   我当时就对她说了那句话,当有人假惺惺喜欢你的时候,你的清高通通都是假清高,你的可爱统统都是装可爱。

  

  

  

   套路常见又直观。

  

  

  

   驾驭不了,就说你脾气烂。

  

  

  

   追不到手,就到处说你假清高。

  

  

  

   得不到你,就凭着一张嘴说你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烂货一个。

  

  

  

   人家姑娘长相姣好,穿衣有品,独立自爱,不滥情,不纵爱,假在哪儿又烂在哪儿?

  

  

  

   对有些人来说,承认自己眼光不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他们忘记了最初刺到自己神经的那一道天光,他们忘记了惊鸿一瞥便沦陷的宿命心动。

  

  

  

   他们只是笃定一种狭隘而自卑的道理,若不能把光芒关进屋子,逢人就说光芒从未来过。

  

  

  

   03

  

  

  

   同样说回来,不是每一种清高,都能理所当然地收获尊重。

  

  

  

   有些清高来的就是有些莫名其妙。

  

  

  

   一个画画的哥们,离异后带着两个孩子租住在一个村子里,阳光被满院子的野草遮在了半空中,每个房间里都堆满了七七八八的画具和杂碎,旧家具摞到了天棚顶,一个大老爷们,本来生活就拮据,还带着俩孩子,日子过得就愈发紧张,没钱给孩子交学费,就把孩子撒在院子里疯跑,美其名曰自然生长。

  

  

  

   有个老大哥去他家看到了这种情况,觉得心酸,好歹同学一场,混成这般田地,于是指着几件物品说,自己喜欢收集老家具,能否把这几样东西一起卖给他,连同墙上的一副画。

  

  

  

   这哥们捋了捋下巴打了结的山羊胡,一本正经地说:你如果都要了,这些家具白送你,至于我的画,一分钱就都不能少,总共10万块钱吧。

  

  

  

   那个想要拉他一把的同学当即震惊了,因为全部的东西,不过是两把掉了横梁的破木头椅子,一把露出焦黄烂棉絮的破沙发,和0.5*1的一副画。

  

  

  

   那我少要几样吧。狮子大开口的要价明显远远高出了他的预期,他本来就想在不伤及他尊严的情况下力所能及地帮衬他一把。

  

  

  

   但画家可不认为这是在帮衬自己,就说:本来家具就是送你的,主要是我的画值钱,里边有很多精巧的构思,花了我很多创意和时间在里边。

  

  

  

   老大哥迟疑了一下,他知道画家之前带着作品去参加过很多大奖评选最后都落空了,收藏上来说,暂时也没什么价值可讲,只能十分不好意思地问:能不能便宜一些?

  

  

  

   画家拍案而起,猩红着眼睛要往外送客,还嚷嚷着艺术是无价的,说人家侮辱了他的作品。

  

  

  

   被画家轰出来之后,这人终于松了口气,因为画家的画并不是欣赏的类型,架在脖子上的刀,总算解下来了。

  

  

  

   老大哥后来跟我提起这事儿来,哭笑不得,说明明是去帮忙的,结果落个这种下场。

  

  

  

   我说,你俩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都有问题。

  

  

  

   他的问题在于,完全不知道,清高是需要资本的,没有资本的清高注定会惹来嘲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