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美好时光,常常在梦里萦回

狼牙诗词 2021-05-27 07:46 阅读:99

  曾经的美好时光,常常在梦里萦回

  

   青 春 留 痕

  

   文/李炯(辽宁)

  

  

  

   曾经的青春岁月,曾经的美好时光,常常在梦里萦回……

  

   ——题记

  

  

  

   美好的青春属于谁?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伴随着歌声,曾经年少的我,踏进了青春的芳草地。在这片柳绿花红的沃土上留下了我和伙伴们的青春痕迹……

  

   相识了李凤英就相识了一些热血如潮,激情若涛,漾溢着青春气息的朋友。那时的时光就像拨动琴弦一样,拨响了花季雨季中那一段悠远的乐章,拨响了一个至今难忘的美好记忆……

  

   萦绕在脑海深处的名字,都和当年那浪漫,激情,奔放,狂热,快乐的青春有关。李凤英,张波,赵洪峰,颜庆勋,李刚,李强,李晓方,蔡忠明,刘贯琦,于亚范,胡艳玲等。在八十年代初的通榆那个小城中,年轻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我们,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青春旋风,席卷小城的春天!

  

   有的人会把青春沉浸在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有的人会把青春放牧在默默无为,虚度年华之中。而我们这些人的青春则是在文学,音乐,科技,讲演,口才等等的才华释放之中渡过的。浪漫中不虚度青春,快乐中不失高雅大气之举。

  

   还深深地记得我们青春岁月中,那些点点滴滴的浪漫情怀——

  

   每到周未,我们这些年轻人都相约在一中后面的154工地。那时,这里就算是通榆小城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这里,高高的土岗,可以观望小城的一方美景。这里,有美丽的杨树,柳树,构成了一片一片的小树林;这里有鲜花绿草,装饰着山林;这里,有枫叶润染着相思;这里,有皑皑的白雪,纯洁着大地。

  

   春天,山岗上绽放着五颜六色的花朵,黄的如金,红的如霞,紫的如梦,粉的如歌。饰缀着我们那时青春的浪漫,单纯,幻想和美丽。还夹杂着我们的理想和追求。赵洪峰带着一本诗集,大家围坐在小树林中。爱好朗读的李凤英、赵洪峰吟诵着书里的诗,一句一句充满着真情和激情,很有大范儿,不亚于当年倪萍和赵忠祥的气质。李刚、李强这对双胞胎兄弟弹起了缠柔的手风琴,伴着他俩的诗情朗逸,浓浓的撒向了154工地那具有活力的起伏延绵的山岗,撒向了宁静致远的高天,撒向了青春深深浅浅的遐思中……

  

   我们大家笑带春风,不时的鼓动着手掌。我和另外两个兄弟还跑到山岗那边采摘了野花,做成了简易的花束,献给了正在朗诵中的他和她。忘记了是哪位兄弟,还摘下一朵花儿送给了我。说:你学美术的,一定也喜欢花吧?这朵花儿就送给你了!。我高兴的把花插在上衣兜上,鲜花开放在我的胸前,无比快乐……再后来,我们在如今己是知名大作家赵洪峰的感召下,(那时他写情书都能写出4K纸的40多页)。我们也开始自己写诗,写散文什么的。然后诵读。李凤英的文笔很不错,嗓音条件又好,她朗诵的《西去列车的窗口》以及她写的《心醉校园》等诗歌。如今,我想起来还陶醉在其中……

  

  

  

   夏天,山岗上的柳树宛如藤枝一样,缠绕着一片翠绿随风微微摆动,涌起一汪无法平静的思绪。山岗后面有一条被雨水冲留的小水沟,里面存下来的雨中缓缓流动,仿佛是一条会说话的小溪用哗哗的流水声与我们交流着。大家围成一个大圆圈,李刚李强兄弟俩拉起了手风琴,来一场青舂舞动的歌会。一会儿唱起了《游击队员之歌》一会儿唱起了《青春属于八十年代新一辈》《军港之夜》,有两个哥们还拉起了二胡,拉出了民间艺术家阿丙的豪杰壮哉,唱出了那时最时尚最好听的歌曲。李强,李刚,李晓方唱的声音很大,很有磁性,具有演和唱的天才吸塑力。不会唱歌的我也被这激昂的歌声深深吸引了,合着歌声轻轻鼓动着双掌,沉浸在这如歌,似溪,若花的青春中。有一种用语言难以表述完整的快乐在狂放……

  

   下雨了,我们纷纷撑起了伞,花样各色的伞像漂亮的鸽子,在雨中轻轻晃动。雨下,涌动着那缠绵的歌声,可谓雨中高歌,就如一手端着一杯阿婆茶,一手在溪水里慢慢划浆,别有一番美妙在心头……

  

   秋天,山岗上的枫树己熟透。红叶间有点点的黄叶相伴,就若老去的夫妇簇拥着年少的儿女,是那样的甜蜜和温馨。我和凤英不一会儿就采掬了许许多多漂亮的枫叶,把小兜儿塞得满满的。为的是回到家里做成书签或做成卡片送给小伙伴儿。其余的哥们会围坐成圈的在一起谈天说地,讲小说里的故事。时而宁静,时而哄堂大笑。那时,我们这群年轻人几乎都订阅了《小月季刊》《小说月报》等。张波订的最多。因此,他讲的故事也最多最好听,外加他的肢体语言,讲的是有声有色,听醉了山林,听醉了天空,听醉了如此青春的日子。

  

   冬天,白雪履盖着山岗,放眼望去,一片银色的世界。我们踏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身体左右倾斜着,还在雪中抓起雪球,打在同伴的身上和脸上,扬起阵砗的笑声,似银铃响彻在154工地的上空。又如在雪中踏雪寻梅,寻找我们年少的梦……

  

   玩久了,玩累了,我们也不愿意回家,又来到凤英的家中。颜庆勋有着一副聪明的头脑和智慧,他喜欢搞一些科学研究和小发明。他带来用旧收音机和其它物件,自己做成的录音机。于是,我们在凤英家翻出了高中课本,每个人都录上一段声音。录声时,每个人都很认真,拿出了自己的最佳状态来留下最美的一段声音。而我的嗓声很直,读时不会停顿,录后一播放就像一段讲话,我很难为情的低下了头。颜庆勋却风趣的说:没事,很好,像领导在讲话,多好呀!。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那段愉快馨怡的时光仿佛就是一盘录音带,录下了我们年少时那澎湃的青春谜语……

  

   岁月像一道闪电,一闪既逝。

  

   如今的我们己不再是含苞待放的青春年少。这些伙伴们早已五湖四海,各奔他乡。许多年不见的我们,有的成了著名作家,有的成了诗人,有的当了银行行长、、校长、主任,有的成了财务精英,有的成了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等等。

  

   无论岁月怎样变迁,时间怎样改变容颜,年少的我们,年少的梦,年少时在一起的记忆,都深深刻在我的心版上,没有一点改变,每每回忆时,还闪着青春的留痕……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