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柏有‖散文‖ 车祸

狼牙诗词 2021-05-27 07:45 阅读:111

  陈柏有‖散文‖ 车祸

  

   作者:陈柏有

  

  

  

   昨天傍晚,我从新搬的小区出门,去吃面条,穿马路时被一辆轿车撞得飞起来,翻个筋斗云,仰躺地上,大约丧失意识一分钟。醒来时,发现我坐着,面前是辆轿车,几个人围着我,一时糊涂。我回头看见小区门口的栅栏,问自己:我怎么坐在这儿?这才明白,出车祸了!

  

  

  

   有人问我:你住哪儿?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老伴手机号码,说:

  

  

  

   告诉我老婆吧。很快,老伴赶来,问:

  

  

  

   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

  

  

  

   救护车来了,大家抬我上车,我想:冬季版《浦江文学》编了一半,70余万字的文集将出版,脑子别废了!于是,我回忆下午办的事,老伴肯定。

  

  

  

   在周浦医院检查,就是左后脑、右小腿、背痛,医生说,骨没伤,软组织挫伤,出乎我意料,查出脑梗!我必须核查自己,除脑筋有点糊涂,我吃了面包,趁大家不注意,溜到室外抽支烟,断定自己还正常。回家睡觉,由于右小腿和腿弯疼,我侧睡到天亮。我右腿弯疼得我成瘸子,脑筋有点糊涂,莫名其秒发热,出身热汗,吃不下面包。

  

  

  

   我坐一会儿,汗没了,不热了,觉得正常了,吃了面包,便在按摩椅上按摩,睡了一大觉。下午我由老伴陪伴,乘公交车去周浦医院。医生说,脑梗是90%的老人病,和车祸无关,我心定了。

  

  

  

   1968年3月11日,全市大学生近三万人在文化广场开会,张春桥讲话,我跳上台送关于八所工业专科学校毕业生出路的资料,被五大三粗的警卫员抓到文攻武卫卡车里,长矛顶腹和腰,然后被关进设在外白渡桥下的英国领事馆里的文攻武卫指挥部。1992年1月6日晚,在西藏路桥下的煤气公司门口,我被108路巨龙车撞倒,我反应快,抽身,中轮辗过左小腿。孰知我73足岁,第三次死里逃生。

  

  

  

   大家说,我命硬不?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