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吻之后随想

狼牙诗词 2021-05-25 07:55 阅读:120
被吻之后随想
昨夜独睡,将入梦境时,她突然热辣地亲我一口。我一掌挥去,啪,打在自己脸上,她嘤嘤地走了。
 
少年时,常读鲁迅先生文章,隐约记得先生在一文中说道:那蚊子在叮人之前,总要吟诗般哼哼一番,无非是些你的血应该被我吸我应该吸你的血这样一些高谈阔论。先生在他的《无题》(关于蚊子)中说道:这时倘有人提出一个问题,问我‘于蚊虫跳蚤孰爱?’我一定毫不迟疑,答曰‘爱跳蚤!’这理由很简单,就因为跳蚤是咬而不嚷的。当然,先生那幽默犀利的笔鋒是有所指的。而我在被亲吻后,只能作些胡思乱想罢了。
 
初入蜀地,真为那里的蚊子所折服。谚云:四川三大怪,三个蚊子炒盘菜,极言其大。(其它两怪与本文无关,就不必说)。大概是生在富庶的天府之国的缘故吧,个个壮硕英武。它们还有一大特点,特勤奋!不像家乡的蚊子只在晚间出沒,而是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但它们似乎没受过高等教育,叮人前不会哼哼作诗,而是毫无绅士风度的一哄而上。那日我入厕大解,立刻引来数个蚊子的狂吻。霎时,屁股上留下四五个既痒且疼又肿又红的令人难以忘怀的印记。还好,据说吸人血的都是女的,假若那男蚊子也一齐来,当是十来个疙瘩了。即使如此减半,在以后入厕时我总有点颤颤競競。
 
数年后,我离开了和蚊子战斗的地方,到了青海格尔木。格尔木河空自流,无香无色花魂灭。*想那无垠沙海,动物当无法生存,自然应沒有蚊子。大概是因为有格尔木河的缘故(蚊子的幼虫毕竟需要澡堂子),那蚊子的阵势平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啸聚如云,声势浩大。唐刘禹锡有诗云:飞蚊伺暗声如雷。但他老人家已经OUT了,不是伺暗而是鎮日,飞蚊鎮日声如雷。但我们不必苛责那些蚊子们。据悉,河池市某乡党委书记公然让女性副乡长为其按摩,人类尚可在光天化日之下干些龌龊勾当,况蚊类乎?它们又不吃国家的奉禄,为生计所迫而已,何必非择月黑风高而不可?如蝇蚊蚋刺长舌,挟翅扶搖吸人血。*傍晚时分,闲暇时侯,如果想看看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是怎样的一个圆,怎样的一个直,那你就不得不像养蜂人那样戴上防蚊帽,在它们的歌声和舞蹈阵仗中出门。这时我不由慨叹:蚊是家乡好,水是家乡甜!
 
而如今家乡的蚊子再不像早年那样儒雅了,再不是只在夜晚羞羞答答哼着小曲亲吻你的那个小淑女了。充分证实了达尔文的进化论是牛x的正确。当然,也许是它们通过微信互相交流了经验,也未可知。总之,它们兼具四川蚊子健硕丶果敢丶勤奋的特性,又有格尔木蚊子的磅礴大气,又会歌唱,又会舞蹈,又会轻功,又会吟诗。今天,也不知曾伴我青春的四川丶青海的蚊子们是否也会吟诗?
 
我常想蚊子那么细弱的嘴怎会刺穿人类的皮肤呢?记不清哪年看过一篇文章,说是蚊子头部有6根刺针,作案时各司其职。叮人时有两根类似锯齿的东西刺穿并分开皮肉,从中间再伸出一根细管,先注射抗凝血素,然后,利用人的血压,那鲜红便涓涓流入它的诗囊。看它们的熟练成度,可比现在医院的护士专业多了。
 
如今我老筋糙皮的,你不怕伤了自己的牙?况且我的血也没啥营养价值,三月不知肉滋味。你既会吟诗,想必也该懂得一些道理吧,你应该找个吸人血的人,那血是不义之血,取之不会挨骂。
 
不说了,我得考虑考虑咋个挣两小钱,买盘蚊香。
 
*文中引语为拙诗摘句。
 
作者简介:张显学,河南新野人,50后,退伍老兵,爱好诗文歌赋,多年的村居生活不改其志趣。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