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放入真实世界,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

狼牙诗词 2021-05-25 07:53 阅读:90
把自己放入真实世界,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
原创 高原麦客
 
罗胖的跨年演讲截止仅今天,听过不下五遍。每次聆听都会热血沸腾,大声疾呼过瘾。借用罗胖跨年演讲中的一个台词我辈中人,如果不是我辈中人,绝对不会有如此开阔的胸怀、高瞻远瞩的气魄、以及对现在、对未来,对世界的真知灼见。
 
现在每年看罗胖的跨年演讲,成了元旦之夜必不可少的一道大餐。2017至2018年,2018至2019年,我都会驱车赶往西安,和007的小伙伴一同分享这场知识的盛宴,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2019至2020年,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只能在家观看,多少有一些遗憾。
 
人总得有些仪式感的东西,才不会觉得乏味。2019至2020年的跨年演讲,来自全国12000多人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观看了这场精彩的演讲,而且深圳卫视和爱奇艺都进行了现场直播。
 
要放在三年前,我是不大理解这样大规模违反常理的举动,会认为这帮人多少有点傻,有点任性,有点不可思议。罗胖演讲再精彩,那也可以坐在自家的床头,打开电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何必坐上飞机,不远万里,一张门票好几千元,就为看一个胖子演讲。多少有点不划算。
 
可今年在家看跨年演讲,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往年的味道。除少了一份仪式感,少了一种氛围,总觉得应该还少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而今年的跨年演讲出现一个新词,恰到好处填补了这份缺憾,叫躬身入局。
 
演讲的开篇,罗胖讲述曾国藩书中的一个故事,我觉得有必要对这个故事全文复述。说是在农村,有个人出门,看到在一条很窄的田埂上,俩人顶上了,谁也不让谁,谁也过不去。为什么不让呢?因为俩人都挑着很沉的担子,路太窄,谁要让,谁就得从田埂上下到水田里,湿身肯定是在所难免。
 
作为一个旁观者,想上去劝,咋劝?你说,这位年纪大,你先下去,让他先过。他会说,凭啥?你说,这位身上的担子重,你下去,让他先过。他还会说,凭啥?这个矛盾看上去好像无法调和。
 
那这个旁观者是怎么做的呢?他走上前去,下到水里。对其中的一个人说:你把担子交给我,我替你挑会儿,你这一侧身,不就过去了吗?这个旁观者把自己从一个吃瓜群众,变成了一个置身其中的人,把自己放进去,这个看上去完全无解的事情,突然就这样出现转机。
 
曾国藩管这种方法叫:躬身入局。
 
有些事情,如果你不参与,置身事外,你就永远弄不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更不会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李笑来在《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中有一句话说的好:在行动思考,成为牌桌上的那个人。与罗胖在跨年演讲中提出的躬身入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生活中许多问题,在有些人看来,就像挡在面前的一座大山,根本无法解决。遇到这类问题,大多数人不是坐在那儿抹眼泪,就是唉声叹气。而对有些人来说,稍微换一个角度,把自己从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变成一个躬身入局的人,很多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突然间柳暗花明。
 
说说最近发生在老婆身上的一件事情。话说我住的这个小区是原来邮电局的时候建设的,后来邮电分营一分为二,成立了独立的电信公司、邮政公司。再后来继续分,电信公司又被分为电信公司和移动公司,邮政公司又分为邮政公司、邮政银行、和邮政物流公司。
 
因此我住的这个小区,虽然还叫邮政局家属院,早就成了三不管小区。加之房地产买卖频繁,后来又陆续住进一些其他人,又因小区没有物业,环境卫生可想而知。
 
那天下午,老婆在家休假,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心血来潮,在院子的墙根下摸起一把扫帚,扫起了落叶。小区不算太大,只有一栋五层家属楼,住户四十户。院子加上车道,一千多平方米。
 
老婆是个喜欢干净的人,每次看到院子里落叶和塑料袋满天飞,都会唉声叹气。并且,我们也早有打算,准备另买一套房子。仅仅是因为现在的小区没有物业,我们希望一个干净卫生的人居环境。
 
在继续回到老婆打扫卫生故事上,老婆一个人又扫又倒,没有招呼任何人。刚开始也没人太在意,后来就有人主动搭话,夸她。再后来,小区门口几个聊天的大爷大妈看见了,有点不好意,也加入了打扫卫生的行列。在整个事件中,老婆没有主动要求过任何人,但后来打扫卫生的人数超过10人。很快,小区就焕然一新。
 
我回家后,老婆给我讲了故事的前因后果。一脸的惊喜,一脸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她无限感慨的说:人心向善,其实咱们小区的人素质不错。有时,就缺那么一个能主动站出来干的人。这不就是躬身入局吗?与其唉声叹气,不如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变量。
 
一个似乎困扰多年无解的难题,在一次躬身入局的行动,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而另外一个故事发生在我驻村扶贫期间,那是2018年的夏季,七月的天气骄阳似乎,早晨起床,即使什么也不做,不一会就大汗淋漓。刚刚吃过早饭,我们几个扶贫工作队员正在办公室聊天。
 
这时,一个叫王全理的贫困户走进来。我们他有什么事?他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刮大风,他家院子一棵长了二十多年白杨树被风刮倒,刮倒的大树靠在邻家的房脊上,弄坏了邻家的屋顶。听预报说,晚上还有雷阵雨,如果不把那棵树及时伐倒,不但他的房子,就连邻家的房子有可能被灌水。他家就他一个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才来村委会求助。
 
我们几个人去王全理家,一进门就看到,直径一尺的树身,二十几米的树干,巨大的树冠连同树干斜靠在屋脊上。当时,工作队虽说有三个人,一个刚分来的大学生,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同志。这对长时间没有干过农活的我们来说,是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看样子,是一个相当大工程。
 
当时的现状是,村干部集体去镇上培训,村委会就剩我们三人。加之正值村子的农忙时节。即使在村口碰上村民,都会打个招呼,匆匆忙忙下地干活。怎么办?如果等到天黑,即使村干部回来了,也因为时间关系,不能解燃眉之急。晚上要真的下雨怎么办?
 
当时,我们三个人讨论的结果是,先干起来再说。我们从其他村民家借来大绳、梯子、马锯、斧头等工具。扶梯子的扶梯子,上房的上房,绑绳的绑绳,砍树的砍树。当时那栋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已被县上列入危房,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在我的指挥和带领下,几个队员上高沿低,挥汗如雨,在七月流火的骄阳下,干了整整五个多小时。到了最后关头,几个村民过来帮忙,把最后一节巨大而沉重的树桩安全放倒在院中央。
 
就像罗胖在跨年演讲中讲的那样,我们是真正干事情的人。扶贫工作队在村上的工作,不仅是填几张资料,象征性的嘘寒问暖,那么简单,我们是真正躬身入局的人。
 
几个月前,那位和我曾一起扶贫过的大学生打来电话,他说那段扶贫生活会让他终生难忘。他说,最牛的事,我们几个人竟然能把那么一棵巨大的树放倒在院子里。现在想想,真的很过瘾,就像打了一场硬仗。
 
每天下午吃过饭,去马路对面的小学操场散步,是一天最惬意的时光。操场每个周末都会迎来一个人流量的小高峰,因为操场的设施比较齐全,附近中学的学生都会来这里玩,周末的操场经常会拥挤不堪,喧闹不堪。
 
操场上有学生,当然也有前来散步、打球和运动的成年人。偶尔也会看到几个熊孩子抽烟、或者喝酒的情景。有一回我和妻子去操场散步,在操场的一角,有几个学生从芭蕉树上扯下一些风干的蕉麻,点燃后几个人围着火堆烤火,有说有笑,操场瞬间变的乌烟瘴气。
 
那是一个塑胶操场,绿色的草坪,朱红色的跑道,人在上面活动非常舒服。我和妻子走了几圈,看着浓浓的烟气和熊熊的大火,实在看不下去。就走过去,想劝劝几个孩子把火灭掉。几个熊孩子见我,不理不睬,一边聊天,一边继续烤火。
 
那一刻,不知什么原因,我突然脾气爆发,质问:谁点的火?信不信我把你们送到局子里去?没人回答。我掏出手机一边拍照,一边灭火,然后佯装给110打电话。几个熊孩子这才意识到害怕,提着书包飞也似的跑远了。
 
就像罗胖说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不是在解决一个个想象中的问题,而是在回应一个个真实世界的挑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