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 王庄北大沟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6 阅读:179
【散文风】 王庄北大沟
说起家乡王庄,北大沟必然是要浓墨重彩、细细刻画的,它是我童年的欢乐园。
 
过了陆营沙河桥,一直向西,有一条宽约六七米的河沟,由于它位于王庄村的北面,所以称为北大沟。北大沟的一侧是整齐又高大的白杨树,另一侧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白杨树的叶子很大,很宽。夏天被风吹过,哗啦啦的响。绿荫下光影交错,透着迷离。蝉声此起彼伏,喊着我们去捕捉。一根长长的竹竿,将面粉加水提揉做成面筋,粘知了可带劲儿了。高大的白杨树上,鸟窝自然是很多的,别提有多欢乐了。
 
赤脚走在类似石头却又奇形怪状的廖礓上,硌的人疼,可是小时候,就是喜欢把鞋一拖,光着脚丫子到处跑。遇上下雨天,道路泥泞,泥巴粘人甩都甩不及,干脆赤巴脚。就是脚受伤了,也没那回事,拍拍或是嘴吹几口仙气儿一会就不疼了,小孩子心里装的只有玩的快乐。
 
北大沟的水清新,映射天空的湛蓝和白云的飘逸,晚霞夕照下染红了这一水沟,美轮美奂,一幅天然的水彩画,书写着自然的唯美与本真。我和小伙伴们在水里抓鱼捞蝌蚪,放在罐头瓶里,喂上馍花子,把我们美得不亦乐乎。有时候会碰上水蛇,吓得我们瓦开腿就跑。这是欧阳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站在北大沟东南望去,蓄雨池如天上掉落的一颗明珠,镶嵌在葱绿的田野之上。北大沟和蓄雨池的水,灌溉了这片贫瘠的土地。这里地势平坦,地下水资源丰富。肖布口灌区与此互相作用,相得益彰。那时候没有机械,全靠肩挑,用牛车拉。牛车上平放上大大的油桶,油桶下方用软胶水管连接,用大夹子夹住,放水时一松夹子,水哗啦啦的流,我可没少玩这个,油桶也是极少数人家才有的物件,唉,那时代物质真是匮乏之极。一代又一代人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但那时候,人们是欢乐,彼此真诚友好的,淳朴本真,你帮我收,我帮你割,就像一家人一样。
 
割草喂牛喂羊,是小孩子的必修课,北大沟水草丰盛,有的时候,我们干脆牵上牛羊,任它们自由的去吃草。省得我们割了草回去,还要用铡刀砸碎,拌料给它们吃。春天的时候我们拔茅草根儿吃,清脆香甜。夏天的时候,看河沟两边野花自由的芬芳。它们摇曳着本真的生命力,开的朴实,开的自然。我们把红薯叶的茎干,用手折一截一截留皮连着,做成一条翡翠项链,挂在脖子上,或者做成耳环挂在耳朵上,站在北大沟上,大喊我就是王!
 
秋天的原野风景最是迷人,庄稼熟透了,金黄交错,农民的希望全在里边。待庄家收割以后,我们在田野里烤红薯,烤玉米,烤蚂蚱。小伙伴们一个个都是能手,用水灌老鼠洞。有时候能捡到鸟蛋,碰到刺猬。我们用高粱的细干,编织成蝈蝈的笼子,看它们打架,听它们唱歌。
 
冬天雪花纷飞,银装素裹,小村安静了许多,北大沟更像一条长长的飘带,飘进了欢乐的童年,飘进了人们的心里。
 
多年以后每当想起,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北大沟牵着游子的心奔向天涯,时时刻刻住进游子的梦里。这种情怀让人眷恋,让人终生难忘。
 
王庄北大沟,童年的欢乐园,乡民的初恋。让我用文字记录对你的钟情,让我用诗心为你去讴歌。
 
作者简介:熊向阳网名:向阳花开,河南南阳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