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 ” 北 瓜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6 阅读:96
“ 论 ” 北 瓜
论 北 瓜
文/闫新平(山东)
 
此处论非论也,此论是形容词,而非动词,在我家乡方言里,论是嫩的意思,发音为论。
北瓜,学名方瓜,植物界,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葫芦目,葫芦科。不要误以为我生物学的好,只是现在的百度太强大,我也可以充一把文化人。因地域不同,所以叫法各异,有的叫南瓜,有的叫番瓜,有的叫金瓜,还有的叫倭瓜等等。看到这里聪明的你大概就能猜出论北瓜是何物了,那就是嫩北瓜。
 
说起论北瓜,想到的第一道美食一定是瓜托,做法和各种瓜饼相似又不尽相同,首先选材,一定是瞄准了地里那个最论的,表面闪着亮光的不大不小的北瓜,太嫩了没有瓜味,老了就没有那个鲜味,带着露水摘回家,用清凉的井水洗干净,擦丝,撒少许盐,把水杀出,再放面粉,鸡蛋,盐,五香粉等,搅拌成糊状,用勺子挖一勺糊放在放了少许油的平底锅里,现在大多都用电饼铛了,用勺子轻轻摊平,不用像烙饼一样摊的太薄,有一点厚度,摊成不太规则的圆或者椭圆形,比烙饼放的油稍多一些,又不像炸东西那样放半锅油,烙至两面金黄,蘸一下提前准备好的蒜泥,咬一口满口流香,论北瓜的鲜美加上面食被油煎熟的香味,合成了一道永生难忘的美食。
 
接下来,又一种让远离家乡的游子想起来流口水的美食就是论北瓜馅的大包子,这里的大包子不是带褶子的圆包子,而是薄皮大馅的双手捧着简单粗暴捏住口的大包子,不像圆包子因为要求美观捏出来很多褶子,这样的大包子每一处都是薄薄的皮。包大包子所用的北瓜就不像烙瓜托要求那么严格了,稍微老一点但一定要用指甲能掐动皮的才算合格,调馅也很简单,瓜依然是洗净擦丝,杀水,放少许粉条,葱、姜、盐、味精、五香粉等调料,这样的包子素馅比肉馅更好吃,刚出锅的大包子,咬一口,北瓜的淡淡清香充斥了整个口腔,更妙的是咬开一个口,往馅里放进一勺提前准备好的蒜泥,写到这里我已经流口水了。
 
单单这两种食物已经充分激发了你的味蕾,更不用说素炒北瓜丝,北瓜馅的饺子等等,所以隐约记得儿时每当夏季一家人都盼着北瓜快点长大,会有各种各样的和北瓜有关的吃食,尤其是那个贫困的年代,经历了一冬的萝卜白菜,和一个青黄不接的春季,更是盼着有新鲜的蔬菜出场,农忙季节因有了各种北瓜的食物而显得不再寡淡无味。
北瓜对于土地的要求不高,田间地头,沟沟坎坎,不适合种其他庄稼的地方,随便撒一粒种子,都会有丰厚的回报。朴实的农村人每家都会留出一点空地种点时令蔬菜,去你家地里薅一把葱,去他家地里割一把韭菜,来我家地里摘一个北瓜,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是这么简单。简单的如一个瓜菜包子,食材简单朴实,无需太多的调料。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