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赵登奎:一片冰心在翠峰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6 阅读:75
【秦风】赵登奎:一片冰心在翠峰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我非智者,亦非仁者,却一直以来喜欢走向远方,寄情山水,在自然的怀抱中觅得些许清静和纯真。近两年来,由于案牍所累琐事搅扰,不能遂愿,只好作罢。
放寒假这几天,我有了几分偷得浮生半日闲兴致。妻提议说,要不就到翠峰寺去转转吧,听说那里河面上溜冰的人很多呢。
听了妻的话,我半信半疑。四年前夏天我去过一次翠峰寺,也是和妻一同去的。夏天的翠峰寺绿树成荫,山色俊秀,的确是避暑旅游的好去处。记得山下的确有条河沟,人工修建的拦水坝内有一汪碧水,可能已被人们冠名以xx河或者xx湖了,但我向来对人工打造的河湖不甚感兴趣,所以就径直上山登高揽胜,顺风而呼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惬意和豪迈谁不想拥有呢。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到过翠峰寺,在这数九寒天草枯叶败万木萧索的冬日,怎么还会有人去那儿呢?
不过,今天风不大,也不算冷,天气难得晴好,出去转一转,呼吸一下山沟里的空气也好。
带着妻女,我驱车前往,十多分钟就到了翠峰寺。进了山门,上了一个缓坡,在平坦处停车。下车后,我极目向山上望去,只见山坡上树木伸着光秃秃的枝桠,一庹一庹的白雪间山石裸露,枯草萋萋,一派萧索景象,看来没必要再往高处走了。
我注目山上的时候,妻和女儿已经走进河沟里,女儿喊我,爸,快下来在河里溜冰!
循着女儿的声音,走不多下坡路,便到了河沟里。先前的那汪碧水不见了,只看见一块很大的白花花泛着青光的冰块,上面有好多人在溜冰。我战战兢兢地走上冰面,对女儿说:小心冰面裂了掉进河里。
女儿嗤嗤一笑说:看把你吓得,河水已经完全冰冻,咋会掉下去呢?
听了女儿的话,我脚底用劲跳了两下,发现冰面岿然不动,看来真是冻了个严严实实。我有点不解,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就一下明白了:河沟的三面都是山,像一个宽大的臂弯,拢住了河沟里的水,只在东边留下一个豁口,晴天里太阳刚升起时能见一点阳光,一年四季其它时间很少见太阳,寒冷的冬日这里自然就更加阴冷,河沟里的水当然会冷冻成一块大冰。
在这么大的一块冰上溜冰,比雪天在坡路上院子里溜冰场面当然更宏大兴致更好,但更得小心。来这里溜冰的大多是青年男女,在光滑平整的冰面上,一个拽着一个,前面的走着,后面的蹲着,滑来滑去,煞是开心。一不小心,前面拽的人脚下一滑,就会摔个趔趄,后面蹲的人也会摔个仰面朝天,幸好冬天都穿得厚,不会有太大损伤,爬起来,哈哈大笑一番,又开溜了。
女儿玩兴渐浓,要她妈妈拽着她溜冰,母女俩你拽我、我拽你地开溜了。
我也想老夫聊发少年狂玩一下溜冰,却远远看见河沟源头那里有一座雪白的宫殿,有人在那里拍照观赏。看着那座白房子,我不由得想起了白雪公主,想到了安徒生童话里的白色世界,不由得加快脚步走向那边。
走近后,我才发现这座白房子原来是一个十米多高的冰瀑。抬头看上去,宛若一块从天宫掉下来的巨大白玉,不仅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意蕴,更有晶莹剔透素洁唯美的品质,用手一摸,便会有一股温暖和纯洁自指尖传入心底,温润全身,浑然不觉冬天的寒冷。更让人心醉和震撼的是,只要留心,在冰瀑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你都会看到一幅美丽的图画,像人物,像山恋,像花草,像五谷庄稼,像珍珠玛瑙,像飞禽走兽,像刀枪剑戟,应有尽有,栩栩如生,让你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左边的一个个冰柱,如同二十四天尊、三十六罗汉侧身而立俯首膜拜,诵读着中间那卷字字珠玑的佛经;右边的冰墙里,镶嵌了很多玛瑙,有的散落一地,有的串线成珠,都散发着晶莹透亮的耀眼光芒;中间的冰帘里,云朵一朵挤一朵,一朵压一朵,状若太白金星捋须抬手翩然而落。整个冰瀑,冰雕玉砌,浑然天成,悬挂在那些人工打造的石壁上,绝顶峰攒雪剑,悬崖水挂冰帘,造物主鬼斧神工的神来之笔和人力之巧夺天工色彩分明,相映成趣,相得益彰,真是一个领略冰雪神韵的好去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想象得到,在整整一个冬季,翠峰山间的溪水从高处飞流而下,在悬壁的人造石上溅起水花、水滴,然后在群山的臂弯里凝结冷冻,日复一日,形成了冰柱、冰块、冰瀑,呈现了一幅白色素洁、写满诗意的图画。更有意思的是,这面如锦缎、如棉被的冰帘后面,溪水还是自上飞落而下,溅落在冰面上,此起彼伏,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微风吹过,这种声音便会在山间回荡萦绕,和翠峰寺的晨钟暮鼓一起演奏一曲古朴自然的乐章。
遗憾的是,冰瀑底部的几块圆形冰,由于游人攀上去站立拍照,上面沾染了一些泥土,给洁白的自然精灵蒙上了尘杂。不过我相信,瑕不掩瑜,表面的泥土是不会改变他们的冰清玉洁的身骨。
作为北方人,我见过冰天雪地,见过冬天屋檐前悬挂的冰棒,见过河面上、麻池里厚厚的冰块,但我没到过黑吉辽,没见过冰雕作品的雄伟壮观,却县城周边一隅的山涧里领略了比冰雕还要壮观还要让人震撼的冰瀑、冰帘,感受了一片温润纯洁的冰心,这种意外的震撼和收获,怎能不让人激动不让人铭记呢!
幸好是冬日,幸好翠峰山间的花未开,树未绿,不然我只会登高远望,极目云天,又怎会心往低处去拥抱和饱览大自然的馈赠呢?感慨之间,留打油诗一首为证:
心怀远方空有梦,
偕妻带女走一程;
亲友若问缘何故,
一片冰心在翠峰。
 
作者简介:
赵登奎,男,出生于1972年5月,笔名刺槐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