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片羽】王应虎:雪落旱塬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4 阅读:111
【时光片羽】王应虎:雪落旱塬
文/王应虎
 
就在我干活的时候,雪落下来了,轻轻地,伴着春天的声响。
沒有风,玉鳞满昊天,那些迷目的白落下来了,有水泊在睫毛,多像柳枝头的一个嫩芽,心疼地呵护着一颗露。
从来就是洁白,世间的白衣天使,仿佛自疫情严重的地方归来,黄河岸边,旱塬人所有的爱和着春天的情,赌一场这尘世里天上人间的魂。
润之的《沁园春 雪》,植被在茫茫高原,多大的灾难终将被瑞雪覆盖,站立最高的山塬,雪浪滚滚蜿蜒,无法告慰迟来的春天,疼痛和哽咽将被彻底埋葬。
千山鸟飞绝,万经人踪灭,居家宅屋,在高原与平川之间,在黄河和长江之间,在大漠和海水之间,成群结队的迁徒的鸟,为一场好雪仰望俯首,想起一年的征程,梦里的呼声唤成咋日喋血的往事。
雪花冠满整个春天,以宇宙之魄想像,春天的模样格外明晰,我只在雪塬上高一脚低一脚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是踏雪寻梅?找寻那一抹自学生时代就丢失了的红,是否就在柳林飞絮木棉飞白或胡杨苍茫的脖筋上那围久违的迟来的巾。
也想把禅意的寂和灭诠释或安放,江南绿水中原垂柳漠北胡杨,关注一张地图,一场雪,河山如此轻缓疏密,在塬上泊来,远征的白牡丹如此耀人,静静井放的梅花如此喋血。
为一场大雪负责,越过丝调古道,溯厉汉武雄风,襟联欧亚,射带天射,疫冠如何雄猛,洪流如何泛温,终将被艳冠群芳的雪花清零。
所有的小心翼翼和呵护一片雪花,所有的倾心里,英雄从来都是仗雪而行,那怕被身后的积雪吞噬,为一树雪花悲呜,一场雪的燃烧成就了枯木逢春,一枝雪端的花蕊就是星辰的模样,就是春天的模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