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不说话的红烧肉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4 阅读:176
【散文风】不说话的红烧肉
这碗肉,在灯下闪着动人的光泽。它沉默不语,静悄悄地见证着我们这个家庭里静静流淌的温情……
 
不说话的红烧肉
 
文/张宋洋
 
精致的瓷碗中,刚出锅的红烧肉像红玛瑙一样油亮亮的,闪润着光泽,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挑逗着我的味蕾。这诱人的红烧肉,是奶奶今晚的杰作。
 
我拉开椅子,摆好碗筷等待妈妈和奶奶的入座。我早就咽了好几口水,按捺不住嘴巴的渴望,拿起筷子准备夹肉,谁知,奶奶的筷子先我一步,一块肉已夹到我碗里。奶奶真是善解人意啊!我仔细看了看奶奶给我的肉:上面是红彤彤的瘦肉,下面是亮晶晶的肥肉,像穿了件红西装,配了条白短裙。我皱起了眉头:哎呀,肥肉该怎么办啊?
 
我说完话,就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奶奶。在我们家,奶奶是我的保护神,只要有她在,就没有我实现不了的愿望。我想买书,她会满足我,我想要运动器械,她也会支持我。她会把照顾我,当做全世界最重大的事。听说,在我刚生下来时,因为早产,和妈妈分开,住院了。妈妈刚动手术,爸爸照顾她;我在另一个地方住院,奶奶陪着我。我黄疸指数偏高,一直哭闹不停。奶奶衣不解带哄着我,就连晚上洗脚时,她也抱着我拧脚布。这些事,要不是妈妈告诉我,我都不记得了。在我三岁时,有次掉到井里,所有闻讯赶来的邻居,就连那些牛高马大的叔叔伯伯们,看着黑洞洞的井口,都望而却步。我当时双脚岔开,撑在井身里,不哭不闹,只是嘴里喊着奶奶,喊着我的守护神。奶奶在大家的嘘声里,毫不犹豫地系上绳子,由邻居们抓住她的脚,倒挂到井里,把我抱出来。我们从井口出来的那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眼圈红了,这都是因为有一个爱我胜过爱自己的奶奶。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我对很多细节都模糊了,唯有那个拥我入怀的怀抱,我一直记忆犹新。
 
大到性命攸关的事,小到鸡毛蒜皮的事,有什么,是奶奶不会答应我的呢?她会包容我的一切缺点,她会解决我的所有难题。何况,此刻只是一块小小的肥肉。
 
奶奶心领神会,小心翼翼地把肥肉剔掉,留下完整的瘦肉。她笑着回答我:放心,奶奶爱吃肥肉。不像瘦肉,塞牙。说着,把肥肉放进自己的碗里。
 
妈妈忙说:妈,上次体检时,医生说您血压偏高,不能吃肥肉。
 
听了妈妈的话,我惊讶地抬起头。高血压?我的奶奶?那个瘦得像芦苇一样不到九十斤的奶奶?我以为高血压都是白白胖胖的人才有的,怎么我弱不禁风的奶奶也有高血压了呢?她陪我长大,整整陪伴了十几年,我却从不知道,她受着高血压的苦。我一下子觉得,原本美味的香喷喷的瘦肉,嚼在我的嘴里,越来越没有了味道。
 
说话间,妈妈却已将奶奶碗里的肥肉据为己有。我那平时看来娇生惯养的妈妈,此刻怎么有这么大的勇气,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做了我想做而没有做的事?那样油腻的肥肉,她却吃得甘之若饴,好像是天大的美味!她表现得越是风轻云淡,我越是知道她的底细!她可是个最怕肥胖恨不得时刻减肥的人,此时却吃着可能会发胖的肥肉,太不可思议了!只见妈妈又夹了块瘦肉给奶奶。奶奶看着妈妈三两下就把肥肉吞下,说:吃不下,就别吃了。你从小就不爱吃肥肉。妈妈脸上绽开了花儿般的笑容:当上妈妈的人,不都会爱上肥肉吗?我的心突然一动,可不可能,一块肥肉里,竟也藏着不愿明说的情意?
 
当妈妈转身帮奶奶加饭时,我和奶奶心有灵犀一点通,一起夹了块肉,放到妈妈碗里。我发现有半块肥肉坠在瘦肉下,于是咬下来吞了下去,居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吃。奶奶把肉塞到碗底,我细心地用筷子把饭盖上,若无其事地吃饭。妈妈把盛好饭的碗递给奶奶,扒起了自己碗里的饭。刚吃了几口,她就停住了,好像意外地咬到了什么,我和奶奶相视而笑。
 
原来,妈妈和奶奶不是不爱吃瘦肉,而是留给了我;原来,她们也不是真的爱吃肥肉,而是因为我不喜欢吃。一碗红烧肉,可能在其他家庭会你争我抢,几口吃掉。在我们家却总是你推我让。看着桌上这碗肉,它在灯下闪着动人的光泽。它沉默不语,静悄悄地见证着我们这个家庭里静静流淌的温情。
 
我的家是社会一个小小的缩影,一个不显眼的细胞,没有疾风骤雨的说教,只是随风入夜的渗透;没有深奥高明的理论,只是润物无声的影响,怎样去爱,怎样去谦让,家人默默地把这一切隐形于我的日常生活。哪怕这个小小的细胞呈现的只是最朴实无华的一面,只是最世俗寻常的角度,却也有我取之不竭的爱的源泉,那是生命的底色,就如那碗闪着光泽的红烧肉,润泽了我年少的心……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