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旧事

狼牙诗词 2021-05-24 08:03 阅读:114
505旧事
作者简介:王兴华:中共党员,嘉兴市秀洲区洪合镇中学副校长 ,高级教师,区教学能手,嘉兴市家庭教育学会会员。座右铭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读大学时,一直住在北院的2号宿舍楼。宿舍楼共五层,我住505室。室内总共十来个平米,两边各四张高低床,中间放了两张红漆斑驳的长条桌,住了八个男生,有些拥挤。这个简陋的小室,伴我度过了三年难忘的时光,留下了无数美好的记忆和无比纯真的情谊。
那些年的生活很是清苦。那时师范生是有国家生活补助的,定额按月以饭菜券方式计发。每个月初由生活委员领取全班饭菜券发放,可这些定额对于男生来说是不够的。于是每天总感觉是处在半饥半饱的样子。偶有同学带点零食来,往往是一扫而光。
 
记得有次国庆放假回了一趟家,母亲厂里发了一箱航空榨菜,我带了一书包回宿舍。原本是打算早上就稀饭的,结果都被室友当成了美味小吃。几十包榨菜没两天功夫连包装袋都没了。物质的清贫也限制了对美好生活的想像。某个冬天不知什么原因,我鬼使神差地买了支黄瓜洗面奶,放在床铺的搁板上。等到放学回来,有室友问我,买的什么面霜,涂了会过敏的。我愣了半天,没买面霜啊。那你床头那不是吗?哦,那是洗面奶,还没用呢。洗面奶?貌似第一次听说,怎么用的?洗面嘛,类似于洗发水。啊?我们就涂在脸上当护肤了,怪不得痒死了!当时我笑得泪都出来了。
 
这些艰苦对于我们原本也算不得什么,唯独有两件事确实是磨砺了。一到夏天,小小的宿舍犹如蒸笼,人在其中类似享受桑拿浴。没有空调,貌似连电扇也没有。白天还好,可以去教室、图书馆或者其他相较阴凉些所在。晚上可不行了,睡在滚烫的席子上,就像在烙饼了。实在没办法时,大家拎起席子奔到顶楼平台,席子就地一铺,躺下便睡。不过也不是总是能占到位置,去得晚了,便无处下席了。此时,繁星满天,暖风轻拂,恬然入睡。
到了冬天,又是个难题,倒不是耐不住寒冷,是洗澡成了问题。平时我们都是在盥洗室端起水盆兜头直冲的,气温零下时就没辙了。没钱去温暖的校外浴室,折衷的办法就是掺点热水。于是乎凑起室内的六把热水瓶,去食堂打满热水,两手各提三把满满的热水瓶,一口气直上五楼,现在想来真是个奇迹。
 
宿舍的业余生活还算是充实丰富的。虽然那时不像今天有发达的网络和各类智能终端产品,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有的是玩俄罗斯方块的手掌机。不过那毕竟是孤独的快乐,能够众乐乐的是玩红五。往往玩者凑一圈,外面观者又围一圈。玩了一段时间兴致低了,又改玩军旗,不是两人对弈,而是四国大战。
虽然此项目略显烧脑,但毕竟也难登大雅之堂,慢慢也就冷落了下来。后来有同学带了盒围棋过来,大家立马来了兴趣,显得高雅起来了。摆好棋谱,却迟迟没有弈者落座。那年头,大家也就在电视上欣赏过聂卫平、马晓春这些围棋国手的风采,事实上没几个会下的。不过这些黑白子也没浪费,随后的日子里大伙就迷上了五子棋。用围棋来下五子棋也算是本宿舍的一项改良吧。其实最让宿舍里生机盎然的还是众多的灵魂歌手。室友里有蛮多自学成才的歌唱好手,每当就寝时分,就在床铺上嚎上几嗓子。
 
我自幼五音不全,从未完整唱完一首歌曲,哪怕再简单的。中学音乐老师终评时勉强给了及格。可以说宿舍里的这些灵魂歌手给了我最初的音乐熏陶。从那时开始,我知道了黄家驹的《光辉岁月》,李克勤的《红日》以及当时如日中天的四大天王。
本来这些宿舍歌手还都是没章法的随意发挥的,后来班级里那台每周用来学歌的破旧收录机被转移到了宿舍里,风格从此有了改观。好歌的同学省下可怜的几个零用钱买了些卡带自娱。那个时候享有盛名的卡带是宝丽金和滚石唱片公司出品的,9块8一盘。
 
从此,陋室中曲声不断,连旁边宿舍的同学也忍不住来凑热闹。不过学校一年一度的元旦文艺演出却从来没有这些灵魂歌手上过台,想来是低调的缘故吧。周末是最快乐的时候,校学生会照例安排观影活动。不是在放映厅放录像就是在小礼堂放电影,大多是烂大街的港台片。
不管怎样,总算是枯燥岁月里的点缀吧。不过人气更旺的是联谊舞会,一般都是系里学生会组织的。大家偏爱组团前往,当然也有独行客。舞会大多是快三慢四之类的曲子,不经意间就晃过了三年光阴。
相比其他男生的宿舍,我们的小家算是整洁温馨的。刚入学时,班里组织了寝室美化评比活动。大伙躺床上海阔天空地胡扯一通后,达成一致意见,按清新简约略带文艺风格布置。转天去街上买了一堆淡蓝色的墙纸,问过老板施工方法,几个人卖力地把宿舍布置了一番。完工后大家都很满意,惹得其他宿舍还来参观学习。我们不出意料地获得了一等奖,还成功和红楼的209女生宿舍结成友好伙伴。
 
当得知女生们要莅临本陋室时,大家比迎接上级领导都要重视。扫地的扫地,抹桌子的抹桌子,洗臭袜的洗臭袜,忙得不亦乐乎。用过晚餐,女生们如约而来,大伙列队欢迎。只是场面略显拘谨和正式,女同学整齐坐一边,男同学整齐坐另一边,有点淡淡的谈判画风。联谊还是成功的,几天后我们接到了女生回访的邀请。大伙兴致高昂地依约而往,我因事未成行。后来官方层面的交往貌似无疾而终了,民间私下的交往却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就此而言,505成就了数段红尘佳话。
毕业的前夜,大家在食堂小炒部吃了顿散伙饭。那晚大家都喝了个醉醺醺,还结伴看了在校的最后一场电影。回来已是深夜,不管有没有学生会的查夜,堂而皇之地翻门而进。第二天,大家陆续话别,离开了这个共同生活了三年的家,从此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没几年,学校异地搬迁,原址貌似改建成了商业中心。505终于不在,可那段青春岁月却深深烙进了成长的历程中,再难忘却……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