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过后说父亲

狼牙诗词 2021-05-19 08:31 阅读:183

  八一过后说父亲

  

   八一过后说父亲

  

   文

   杉木

  

  

  

   这个八一建军节热闹非凡,最高统帅的沙场秋点兵,雄壮威武,阵势宏大,兵器精良,人员整齐,兵种完备,场面威武,非常震撼,观者无不由衷的感慨:解放军真的强大了许多,从单一的路上强军到诸兵种协同的立体格局,了不得!

  

   和平年代,高科技的现代军队,对人的需求越来越少,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走进军营、穿上军装,投笔从军、一身戎装,只能是许多人的梦,然而,这个神奇的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这两天,抢了微信朋友圈头条的不是转发阅兵仪式,毕竟很少有人有机会近距离的在训练基地观看阅兵仪式,真正刷爆朋友圈的是一款p图软件,它让人人都可以随意穿越时空,穿上不同时代的解放军军装,一展各自的飒爽英姿,难能可贵的是,这款微信小程序急人所急、想人所想,不仅让我等穿越,而且还把我等和那些著名明星的容貌进行重叠、相加、柔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看看吧,确实有自己的影子,再看看吧,哎呀!尼玛,帅的不行、美的受不了,自己都被自己这么帅、这么美惊呆了!忍不住看看身边的老头老太婆,幻若隔世,我这么帅怎么会就找了你!

  

   然而,无论你怎么样晒图,如何的窃喜,你永远不能穿上军装了,也再无可能那么貌美如花,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梦而已。

  

   和你一样做梦的还有我的父亲,只不过这个建军节,父亲的梦不知道是不是终于醒了,平淡是真

  

  

  

   文

   杉木

  

   天太热,哪里都是火炉一样,兀的是烦躁,月亮湾大约是一条绵延的大澡池,八里岗水库就是一澡锅了,澡堂水有味,不去,在家窝着。

  

  

  

   天热,胃口不好,即便胃口再不好,饭还是要吃的,买菜这种琐事,看起来无聊,对居家过日子来说那是天大的事情。

  

  

  

   儿子未必赞同,现在的小夫妻们估计也未必赞同。

  

  

  

   不能出去吃吗?方便面也行,实在不行可以叫外卖啊!

  

   这是有代沟的事情,不能争论,也扯不出个子丑寅卯,要是幻化成宣城论坛上那几位居士、侠客、异见者、法官之间的口水战,鸡零狗碎,鸡毛蒜皮,鸡同鸭讲,最后鸡飞狗跳,鸡飞蛋打,此恨绵绵无绝期,那这个燥热的夏天就彻底无聊加无趣了。

  

  

  

   天这么热,买菜也是苦差事,虽然超市里气温怡人,但是菜品不新鲜,价格也不实惠,楼下倒是有个临时的露水菜市点,三五个老人加两三个小贩,沿着小巷,席地为摊,大部分是自家采摘的,三五个南瓜,一两把豇豆,一堆大小不一的辣椒,刚刚摘下的毛豆荚上还有水珠,不中看,但是明显是本的,味道好,新鲜。

  

  

  

   来来往往的顾客,都是附近的住户,大爷大妈的居多,鲜见有年轻人。我喜欢在这里买菜,也喜欢看老人家买菜,虽然大爷大妈们讲价格也是鸡毛蒜皮,但是讲完就好,不见翻脸,脸红都少,即便偶有不爽,也无他,第二天,大爷大妈们还是屁颠屁颠的来了,继续鸡零狗碎的谈价格、选食材,快活的很,大约是老了,心态都好,不像某些人,骂了人家自己还气的要死要活,有些丢人啊。

  

  

  

   我大约是个另类的买菜汉子,卖菜的老人比较欢喜我这类,既不会一个一个的精挑细选,也不在乎他们手中的秤杆子末梢是平的还低垂,看中的菜,一扫而光,卖菜的老人也不是那种太重利的人,每每卖完菜,都会随手送点葱蒜之类的给我,价虽不高,但这是一点心意,温暖的感觉,我喜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益往来里何尝就不能有温情?

  

  

  

   这个天,买完菜,打理也是一个活,客厅席地而坐,开风扇,一边择菜,一边找部电影电视剧,随着剧情几个呵呵一笑之后:一堆毛豆荚变成圆滚滚的嫩毛豆了,老豇豆撕了筋,辣椒也剔了籽,山芋干掐掉叶。屋外面,骄阳似火,屋里面虽不说凉风习习,心静了,倒也能够待下去。

  

  

  

   等清理完菜,这不经意间,一晌午的时间所剩无几,并没觉得烦,也没觉得无趣,好像生活就是手指之间的流水,平平淡淡的就过了,时光是干什么的?时光就是让你快乐地耗费的。大约人到中年,心思更静了,少了年少时候的豪情万丈和不切实际的梦想,也少了青年时期的雄心壮志和权力与欲望的纠缠,很多时候,我在我身上看见儿时母亲的身影,有人一想到老了,就细思恐极,我看未必。

  

  

  

   然而,即便你心静如水,等厨房里的灶头上飘出火苗时候,温度得到迅速的叠加,汗珠还是会密密匝匝的从周身冒出来,浑身水洗一般,空气中的油烟味、食材的香味、调味品的气味混合在一起,细嗅一下,皮肤上都有酸甜苦辣咸。我喜欢这个时候赤膊上阵,然后左右开弓,一手颠勺,一手簸锅,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和刺刺啦啦的热油声交织在一起,汇成华丽的交响曲,厨房就是我的舞台,热,却不烦燥,正如那重庆人,露天在外面吃火锅,挥汗如雨,却乐此不彼,有时候,喜欢,就什么都好。

  

  

  

   三五道菜上桌,喝一罐冰镇的啤酒,说一些不着天地的闲话,便觉得一切是如此的惬意,生活就是这样的幸福。吃完饭,冲一把凉澡,一头钻进开着空调的房间,于是,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的舒坦。

  

  

  

   这时候,若是打开宣城论坛,再看看那些鸡飞狗跳的吵架贴子,想想他们一个个气急败坏的样子,怒火中烧的表情,苦大仇深的心态,便感觉,人生真的圆满了。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子,平淡了,什么烈日炎炎的夏天,什么爱恨情仇的纠缠,都是浮云罢了。做我不得而知。

  

   父亲自认为是一个参加解放战争的老兵,和那些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在皖南的崇山峻岭中对抗过国民党正规军的扫荡,打过土豪,杀过敌人,牺牲过兄弟。经常在他嘴里念叨,是那些烽火岁月刀光剑影的故事,这些故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伴随我成长。能验证父亲身份的老人都已差不多离世,从他们口中之前的之言片语,对应父亲的口述,我慢慢拼凑出一个逐渐完整的父亲往昔。

  

  

  

   父亲是一个1944年参加皖南游击队的老兵,跟在解放后曾任副县长张革标后面打游击,在宣宁泾的丛山峻岭中驰骋,参与过许多残酷的战斗,解放前夕,游击队被打散,父亲归隐乡村,也被当时的政府强行进行过反正,然而一直对革命念念不忘。解放后,时事也是波云诡异,这个没有文化的年轻人跟在张革标的后面人生起起伏伏,上过班,坐过牢,最终还是回到那个生他养他远离烦扰的山村,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

  

   经历过太多的政治运动,父亲学会了隐藏和承受,学会了放弃和选择。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发看重曾经参加过革命斗争的身份,屡屡在雨天坐在屋檐下痴痴发呆,回忆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若是偶尔风闻哪里还有同龄的老战士,立马兴奋不已,必定要去会一会,说些当年的豪情逸事。一岁年纪一岁人,父亲的记忆益发的模糊和重叠,他的许多事情,曾经在我的记忆中都是清晰的,如今让他自己述说都纠缠不清。

  

  

  

   每每等到有关组织去下面调查了解情况,父亲就兴奋,就期盼,就等待,父亲渴望有个说法,但是父亲这个时候不糊涂:我要组织承认我曾经战斗过的经历,认定我是一个老兵,不是要政府给我多少补偿,我都八十多,活不了几年,不需要钱粮了,儿孙们也不需要,但是我要是死了,在地底下见那些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兄弟,我都还不是组织的人,那怎么对他们说啊!

  

  

  

   父亲一脸的彷徨、无奈和心伤。

  

   每年的八一建军节,父亲都满怀憧憬,憧憬在这个时刻,会有组织派人告诉他,承认他曾经是一个革命的老兵,然而,燕子来了又走,夏去了秋走,天涝过,天旱过,不知多少寒暑,父亲一直没有等到。每个建军节,他在失望的时候总是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人和我联系。我也一如既往地安慰他:组织上忙,不是不关心你的事情,只是因为时间太长了,可以找到的证据和资料太少,组织上也得对你负责啊,等调查清楚了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