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荐读】赵风云 - 月儿弯弯

狼牙诗词 2021-05-19 08:30 阅读:161

  【美文荐读】赵风云

   月儿弯弯

  

   作者

   赵风云(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三岁的宁儿,一从幼儿园回来就张开小手,围着我唱:一闪一闪亮晶晶,好像许多小眼睛,挂在天空放光明……孩子的声音甜糯,动作憨态可掬。这些日子,他正兴趣盎然地在老师的教诲下,学习着一首首儿歌,日日精进。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想给他看一看挂在天空放光明的星星到底是什么样子,眨眼的星星有多生动明亮,然后告诉他,从前,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孩子,晚饭过后,可以坐在麦垛旁,井台边,低头捉迷藏,抬头数星星。那时的星星真多啊,只是那时的孩子们都不会唱这样的儿歌。然而,从月初等到了月底,月圆月缺,再缺再圆,抬头总不见星星闪亮。一直以为,没有星星的夜里,城市的夜空不像夜空,缺少了灵气,没了生机,那许许多多的传说,就没了家的安置,仰望起来也实在无趣的很!

  

  

  

   子夜时分醒来,天空无星,只有一弯月牙,寂寥孤独。窗玻璃上一道道水汽贴着玻璃流下来,湿漉漉的,大街上依然灯火通明,室内倒是省却了灯光的照射,依然光亮。心里有一些潮湿,夜,该有夜的模样,这样梦才会连绵,才会安生,才会有很多不同季节的花朵,攒簇开放在漫长的夜里,白天美好的故事,只要愿意,我们都可以坐在故事里,无限嫁接,从而添油加醋说给那个爱听的人!

  

  

  

   最近身子老是给自己闹别扭,有些小崩溃。实在忍不住了,顺嘴给当家的说了一句,这家伙一听,连拽带拖把我塞进车里,一路狂奔进了医院。各种机器检查人工检查折腾的人困马乏。真是后悔,花了一大把银子,也没有明确指向,心里如疯长的茅草,抬头看不见远方,低头看不清脚下。临走的时候,没等我打破砂锅地问,优雅的女医生却对我说了一句话:于你,这不算什么,风里浪里地游过一趟,有此心态一级棒!我正如一只待枯的蔷薇,心里见不得风,见不得雨一般,她又微笑向我,弯弯的眼睛,月牙一般:我今天又认识了个好朋友,很了不起的朋友。朋友?我心一动,原本胸中十万只草泥马出口变成了一句很真诚很文艺的话:您是春风,就管吹开一朵朵花蕊的蕾!回到家,我捧着一大包中西药,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我过年的新衣服是不是可以拉点赞助?他噗嗤一声:嗯,这个可以有!我要两件……当然!还要一双高跟鞋……哦了!还要内搭(衣服)!这下他笑的出了声,把手伸给我:哈哈,给我。什么?卡啊,把卡给了我,我才能给你买啊……

  

  

  

  

  

   大概,人站在了苦难的边缘,是需要加点酱料哄哄自己的,娱乐的日子可咸可甜,算是犒赏自己,奋力做一个了不起的俗人!

  

  

  

   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

  

  

  

   小表妹比我小一岁,幼时的一个冬天,她来我家时,我和她去池塘洗衣服。红肿的小手冻的馒头一般,在带着冰茬子的水里,她认真地把裤子反过来,把缝隙里的灰尘一遍遍仔细搓掉。我说,这么冷的水,用棒槌捶捶挑起来控控水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她说,这样才能洗干净啊,穿着舒服!自此,每逢洗裤子时我也学她那样。那时我觉得她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子,长大后,我觉得她有洁癖。再后来,我以为那该是一种生活的心态。不是说我们容忍藏污纳垢,而是当我们看不到,或者没有这种降妖除魔的本领时,我们是不是可以忽略不计这些小节?记得小时候读过一句这样的话:面面俱圆者面面不圆!那时候不懂,今日想来虽有些宿命,不乏一些道理呢!我不知道,我该羡慕她洁净的裤子,还是该同情她整个冬天涨疼的小手!

  

  

  

   就如现在,用来救命的药,竟然是美洲大蠊提取物。问了度娘,居然是我们熟悉的zhanglang卵提取物,真叫人好不心塞!

  

  

  

   偌大的医院,将一个不是事儿的病情,硬要折腾出子鼠寅卯,平添心中块垒,偏偏,又遇温柔一击,真真儿地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无奈。

  

  

  

  

  

   季羡林说,画小溪的时候,小溪的底部铺着的鹅卵石,是用来表达小溪的清澈,有了鹅卵石的小溪,才会有美丽的浪花和波纹。好吧,既然季老头都这么说了,看来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原本就是一项技术活儿!这样想着的时候,心里便有了一丝宽度:望闻问切本就是一件猜谜语的事儿,恰好她用了排除法。

  

  

  

   厨房里灶上正咕嘟咕嘟煲着银耳雪梨汤,八十六岁的老母亲正颤颤巍巍地走过来说,云儿,你煲的汤好一会了,是不是该关火了?她刚刚学会了家里的所有电器的开关,包括灶火的开关。我一边大声答应着(她耳朵有点背了),一边命令着:嗯,关了吧。眼睛假装不经意地瞄着她关火的动作和顺序。客厅里,三岁的孙子,奶声奶气地催着,奶奶,奥特曼的书看完了,我想看动画片!可以看电视了吗?看着潮妈给他刚理的酷酷的发型,听着这一宝一贝的呼唤,窗外,月牙弯弯,看不见星星。我想,多半是人间烟火太旺,到处灯火通明,才将他们隐了去。其实,苍窿如幕,他们一直在呢!

  

  

  

  

  

   有人说,认真生活的人拥有月亮做的渔网,即使身处坎坷黑暗,依然能捕捉到闪亮的星光。我明白,那些关于星星的动人传说,不是挂在夜空,其实是挂在心里!就如一个人微笑的模样,一定是心里有一簇开在高处的花!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看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明天天气很好呢,有太阳!

  

  

  

   纯白初心,依然喜欢做一个向阳的女子!

  

  

  

   —— The End ——

  

  

  

   赵风云 芝兰园签约作者

  

   林州市作家协会会员。祖籍林州,现居山西。作品散见纸媒及公众平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