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娟儿》作者-一堡

狼牙诗词 2021-05-19 08:29 阅读:174

  《怀念娟儿》作者

  一堡

  

   作者

  一堡

  

  

  

   娟儿是我的发小,小时候我家就住在她家的前院,我家满园的格桑花开时总有娟的笑脸,她家住在我家后院,她家的院子里总有水果味道很香甜。

  

  

  

   娟儿的妈妈慈祥可爱,白白胖胖,在我儿时记忆里总是给我一张温暖的笑脸,我也亲切地喊她大娘。还有娟儿的老父亲老实、憨厚从不多言,整天干活持家,挑起家庭的重担。娟儿的姐妹兄弟七人,可算是个大家庭,娟儿是家里最小的,娟儿的哥姐也都非常喜欢我,所以小时候,我经常去娟儿家里嬉闹快活。

  

  

  

   我依稀记得,我和娟儿一起复习考学,娟儿立志要当一名工程师,那个年代千军万马高考大军过独木桥,娟儿落榜了,当我背起行囊离开家乡时,和娟儿紧紧的拥抱,她那苹果一样的脸蛋泪水流淌,那一幕定格在我的心上,直到多年后我常常怀念那张红苹果似的脸庞。

  

  

  

   我毕业工作定居外地,工作繁忙,结婚、生子又要照顾老爸,很少回到老家,偶尔回去也很难见到娟儿。我不会忘记那一年,听说我回来了,娟儿特意带来蜂蜜到家来看我,我俩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她圆圆的苹果脸似乎有疲惫的痕迹,这几年娟儿的生活比较劳累辛苦,

  

  

  

   娟儿自己并没有多说生活的艰辛,只说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娟儿把年轻时的升学梦全都寄托给女儿,她一边挣钱养家糊口,起五更爬半夜出水果摊床,一边全心全意抚养女儿,直到大学、研究生毕业。

  

  

  

   那一次的匆匆一见,我就感觉娟儿的苹果脸没有小时候那么红润,我想也许是岁月摧残失去往日的光泽,其实,娟儿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嫁了个丈夫脾气暴躁,下岗在家生活不顺总拿娟儿撒气,家里还有个瘫痪的婆婆娟儿尽心尽力照料,不仅没有得到丈夫的理解感激,

  

  

  

   反而对娟儿有时拳脚家暴。娟儿从小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生活的遭遇只是偶尔和她三姐叨咕几句,其他外人娟儿从不吐露,表面看娟儿挺起家里经济重担,实际上娟的身心的疲惫整日折磨她夜不能寐。

  

  

  

   娟儿听说我在医院工作,要我给她买点睡眠药物我就感觉到了,难怪娟儿脸色不好,失眠劳累所致,回来后我给她寄回几瓶药,她为了感激我又托付我自家大姐给我带来好几瓶蜂蜜,我也建议她应该去专科医院调理睡眠问题。

  

  

  

   三年前,一个惊天的噩耗传来,娟儿去世了,而且还是自杀,据说是从7楼跳下,我听到噩耗整个人是蒙的,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等我醒过神来,悲痛自责让我无法喘息,悲痛的是娟儿劳累半生这般悲惨离世;自责,按我职业的判断娟儿患有抑郁症多年,我就应该进一步催促她住院治疗,如果及早就医,也许不会有如此下场,我难过得几乎也失眠甚至焦虑不安好长时间,好几年不敢提起此事。

  

  

  

   娟儿靠一双手不停的奋斗,把女儿供完大学、研究生毕业,女儿就要工作了,好像也要成家了,娟儿似乎该松口气了。由亲属陪伴娟儿去五大连进行疗养。

  

  

  

   五四青年节,学生时代的这一天,娟儿都是打着腰鼓在台上表演。可是,2016年的5月4日,这一天,是娟儿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一刻娟儿对生命的绝望充斥她整个胸怀,大概是中午1点左右,娟儿病情复发,从疗养院7楼跳下,当时正是午休,她走的孤独无助,似乎不想惊扰任何人…

  

  

  

   娟儿走了,也许在她思维里已经完成了她的人生使命,女儿成家立业,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她值得留恋的了,她可以去另一个世界安歇了,这个世界让她太累了…太薄凉了

  

  

  

   娟儿走了,给家族亲人留下了无尽的悲伤,娟儿啊:难道你不知道生命是多么的可贵,人生的路谁人没有坎坷荒凉,更何况你已经挺过了人生多半的悲凉,只要你再坚持一段哪怕一点点,生命的曙光就会打进你的心坎,你撒手人寰,你让世上的亲朋好友怎能心安。

  

  

  

   我的发小娟儿,带着对生活的无望和无奈去了另一个冰冷的世界,几年我都不敢触碰这个思念,悲痛、遗憾太让我无言。直到今年7月份回到老家偶尔和娟儿三姐有了微信,又勾起了我对娟儿的怀念…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