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泪 目

狼牙诗词 2021-05-19 08:29 阅读:192

  【散文风】泪 目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秋是收获的季节,秋是思念的季节,秋是寂寥的季节。

  

  

  

   行走在秋日的原野,心中平添了几分忧愁和惆怅。抬头望天,残阳如血,低头看地,满是枯黄的落叶,秋天真是个伤感的季节。

  

  

  

   假日的清晨,同往常一样。信步来到白河湿地公园,刚走到公园的一片空地处,突然一条雪白的藏獒挣脱小主人的绳索跑到我面前"卟嗵"一声虔诚地跪在地上,泪眼迷离地看着我,嘴里发出吱吱地叫声。看到这场面,大家纷纷跑过来看个究竟。就在我弯腰抚摸藏獒的同时,我胸前挂的一件饰物露了出来,藏獒一看发出哀求,惊慌地逃跑了。大家都感到奇怪,不住地问我原由,此时我突然感到心口一紧,泪眼朦胧起来,31多年前的一桩往事历历在目......

  

  

  

   那是1987年的秋季,由于印度扩张,窥探我领土之心不死,在临近我西藏边境建起了好几个战斗机场,并不时地窜入我领空进行侦察、骚扰。中央军委决定,命令我英雄的兰空雷达26团在一定时间内重建通往西宁、格尔木、拉萨的飞行保障航线。

  

  

  

   雷达兵是空军部队的一个特殊兵种,他们仗剑国门却不见身影,他们壮行天涯却难寻履迹。天空就是哨位,云端就是巡逻线。如果不是把信念当作阳光,恐怕很难坚守;如果不是把奉献当作氧气,恐怕很难坚持;生与死、苦与乐、走与留,时刻考验着他们。为了让雷达看得更远,他们愿意站得更高......

  

  

  

   部队接到任务后,团长立即带领情报、作训、技术、通讯等部门人员前往航线路上考察。任务是在空中航线盲区建起雷达情报站。时间紧,任务重,这个雷达站点就选在了青海省都兰县城郊。

  

  

  

   都兰县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东南部。地处柴达木盆地东南隅,全境可分为戈壁、沙漠、谷地、河湖、丘陵、高原、山地等地形依次分布。都兰县平均海拔2600多米,曾经是青海省沙漠面积较大、风沙危害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航线和地点确立后,在全团范围之内选拔业务精练人员,组成雷达突击小分队。我被任命为无线电情报台长,同10多名战友一起奔赴戈壁大漠深处,执行架设雷达和保障我军机、民航机从我国东部飞往格尔木、拉萨的飞行任务。

  

  

  

   激昂吞万里,为君壮行色!那是8月中旬,我们在吕队长的带领下开着雷达车、发电机组、无线电设备等器材上路了。从甘肃的临洮县基地出发,一路西行,日夜兼程。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到了西宁后,队伍停下吃饭,休息片刻,为车加油、加水。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虽然是8月份,可这里晚上已是凉意十足.从西宁到都兰大约430余公里,我们乘着夜色出发,连夜行驶。夜晚行驶车不敢过快,因为在牧区一不小心就会撞上牲畜。在灯光的照射下,公路上不时的窜出野兔或野鸡;时而透过灯光看见狐狸躲在草丛中眼珠闪着绿光;偶尔还听见远处野狼的嚎叫,令人毛骨悚然。

  

   天亮之时我们已到达了海拔4500多米的日月山,停车瞻仰了王昭君进藏时小憩的地方,远眺了昭君为了割断思乡情宁愿摔碎镜子、而变成了一条倒淌河的美景。此情此景令我站在日月山顶峰大声朗诵起王昌龄的《塞上曲》:蜂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出塞入塞寒,处处黄芦草......喊出了戍边征人壮怀不已的心境和誓死保家卫国的决心,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在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都兰雷达站。据说解放初期这里曾是我军的一个陆军连队,后来部队整编了,营房由当地政府看管,一直空着。

  

  

  

   吕队长连忙组织大家开始卸车,当地老百姓也来看热闹,不时地喊着金珠玛米,扎西得勒。不约而同地上前帮忙搬运物品。

  

  

  

   就在卸车的人群中有位穿着藏民服装的小伙特别引人注目。浓眉大眼,魁梧的身材像一尊黑铁塔,身旁跟着一条黑色威猛的藏獒,在夕阳映照下,藏獒迷着小眼十分可爱。

  

  

  

   青藏高原,这片古老的土地,孕育了全世界最多的神话和传说,而藏獒,这个同样古老的物种,为高原增添了无数的神秘色彩。獒在藏族人的心里是神圣的象征,它们是藏民的朋友和忠实的守护神。而獒身上的传说很多,传说中它们是极乐世界降临人间守护人类的神物。

  

  

  

   当晚,我们把所有的装备完好地组装到位,10点多钟我们在吕队长指导下分工开始调试机器。发电机愉快地唱起歌,为阵地点燃了光明;雷达天线开始转动,千里眼不停地眺望着远方,搜寻着每一个目标;电波之声划破了夜空的沉寂,顺风耳辩识着每一个信号,战备紧张有序。演练结束,我们进入休息已是午夜时分。

  

  

  

   千里边防一线牵,万米高空点对面。对于雷达兵来说,奉献不是豪言壮语,而是日常生活。他们没有备战状态,平时就是战时,开机就是战斗,值班就是打仗。

  

  

  

   几天之后,我们开始担负战斗值班任务。有一天我正当班,突然电台紧急呼叫:"013,总部呼叫,现在命令你进入一等战备,收到请回答!""013收到,明白!"我立即回答。

  

  

  

   警铃响了,全体人员进入一等战备。几分钟后,雷达屏上发现095/210方位我军机目标。

  

  

  

   "报告总部,目标跟踪正常","小型机2架,高度1万米"我及时上报情报。

  

  

  

   "请注意保持情报连续性"。"013明白"。

  

  

  

   雷达跟踪持续了40多分钟,直到消失。当晚传来电报通报:我军战斗机在驱离敌机的过程中,一架敌机仓皇逃窜撞山自毁。由于我站情报保障连续,为此受到了总部的表扬,战友们心里乐开了花。

  

  

  

   岁月静好,时光恬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除了战斗值班外,一有空就开始搞营房建设,用土坯打垒的方式建起土围墙,防止野兽侵袭.平日里我们除了战斗值班,偶尔也会到阵地外去看看。

  

  

  

   当地是藏民和汉民居住地,离营房最近的也有3里多路,这里的藏民主要以打猎和放牧为生。

  

  

  

   有一天下午,我刚好休班,在营房门口打扫卫生,这时一位藏民来到了我面前,后面还跟着一条硕大的黑色藏獒,看着气势汹汹,怪吓人的。藏民笑眯眯地说:"解放军同志,你好,我是邻村的格桑"。

  

  

  

   我奇怪地看他一眼说:"你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吗"。于是我开门让他进来,就拉起了家常。原来他叫格桑扎西,今年39岁,是从外地迁移到本地的,以打猎为生,过着游牧的生活。他还说,我的普通话是跟村里汉民学的。说完发出爽朗的笑声。藏獒趴在他的脚下,高兴地摇晃着尾巴。

  

  

  

   临走时,格桑严肃地对我说:"最近我在营房附近和荆棘林地发现有野狼的踪迹,请告诉你的战友们夜晚小心点。"

  

  

  

   我不屑一顾地说:"没事,格桑,我们带有枪哩。"

  

  

  

   天有不测风云.在高原环境下,老天就象一个孩子说变脸就变脸。傍晚时分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突然收到总部来电:给你们运送军用器材的车辆大约今晚到达,请注意接车。"我把情况及时向队长作了汇报,吕队长安排我和另外一个战友到公路边等车。因为车辆是第一次来,地点不熟。

  

  

  

   外面狂风仍在肆虐,到了晚上11点多了,仍然不见车辆过来.同来的战友说:"台长,你在这等一下,我回去换个手电筒"。我说:"好的,快去快回来。"

  

  

  

   战友走后,我的确是心虚了许多,风夹着奇怪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在公路左侧的丛林里已听见了野狼的叫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