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华之华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4 阅读:53

  槟华之华

  

   原创 娥眉 在词语里诞生

  

   关于马来西亚槟华女中,我最想说的还是槟华女生。

  

   华文作家采风团在槟华女中调研时吃的那顿午餐,全是女生自己做的,花样繁多,工精细,口感甚佳。每位递菜的女生都浅笑盈盈,希望能多品尝她做的美食。餐后,我与一位添茶的女生聊了一会儿,问她从哪里来,在槟华上学感觉如何,有无学费的压力。

  

   那女生落落大方地告诉我:我是从外省到这里读书的,租住在亲戚家。以前的同学们知道我在槟华读书都很羡慕,槟华的入学门槛很低,学费也不高,而且还有各种奖学金的支持,只要努力上进,家境清贫的学生甚至可以全免学费。

  

   我又问:课业紧张吗,体育和生活指导方面的课占多少比例?宗教信仰自由吗?学校有没有霸凌现象?如果感觉到自己在班里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如何处理?

  

   她说:课程安排很合理,体育与生活课基本占到总课时的一半,生活课还包括礼仪和仪容的具体指导。宗教信仰没有任何限制,我就是穆斯林,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就好。槟华的校风很好,也有各种心理课的辅导,同学们都能互敬互爱,没有欺负人的现象。

  

   我追问道:万一感觉在班里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怎么办?

  

   她笑答:没关系呀,可以向班级老师讲。

  

   我继续追问:如果觉得班级老师处理得不公正呢?

  

   她没觉得这是个问题:那也没关系呀,我可以向上面的训导主任讲啊,如果还觉得处理得不公正,我可以直接去找校长啊,校长对我们可亲切了,也很公平。

  

   望着她那张灿烂的笑脸和澄澈的眼睛,再联想到自己暗淡的中学生活,我心生羡慕:同学,你在槟华读书,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她想了几秒钟,答道:平等,自由,幸福。

  

  

  

   平等,自由,幸福!这几个庄严的大词,就这样——被一个普通槟华女生脱口而出!

  

   我竟无语。身为中国孩子的家长,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孩子能懂得这些词的真正含义,更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孩子能把这些词坦坦荡荡的用在自己身上。

  

   国父孙中山先生,毕生追求平等、自由、博爱,这也是人类共同的的普世价值观。无论成人还是孩子,心灵的建设,民族集体精神世界的成熟,都离不开这三个词。只有从小在孩子心里栽下这些种子,让它慢慢生根发芽茁壮,长大后才明白平等、自由的权利,才能懂得爱。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1900年2月10日,梁启超在《清议报》第35册上发表《少年中国说》,以激情澎湃的语言,呼唤气象一新的少年中国的诞生。中国传统社会讲究阶层,强调尊老敬老、长幼有序,在老年人面前,少年扮演的只是传承者的角色,《少年中国说》则打破了这层壁垒。可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古代那种君臣父子观念犹印人心,家长对子女的控制,老师对学生的控制,富人对穷人的控制,仍一脉相承。没有平等,何谈自由?没有自由,何谈创新?没有创新,何谈强盛?文化的继承,也需要断舍离,摒弃那些敝帚自珍的糟粕。

  

  

  

   我从马来西亚回国时,带的书中有一本是槟华女中2016年编撰的校刊。细细翻阅,很多细节令我感动和吃惊:

  

   教职员照片栏目,第一位是校长,最后一位是校工——一位普普通通的招聘工人,只有名字,没有任何介绍,可能是看门人、打铃人、扫地工,但是他的照片也和所有的老师一起刊登在校刊上,同样自信的微笑着。

  

   还有两位已去世的老师,照片也刊登在教职员介绍的最后一页,黑白的大照片,下面印着一行庄严的黑体字:永在怀念中。

  

   每个班级的集体照,缺席者的名字,也和同学们的名字排在一起。

  

   课外活动支持每一位学生的爱好:剑击学会只有两位学生;日本文化学会研究的是二战期间曾入侵马来西亚三年零八个月的日本;佛学会、基督徒团契这样的宗教学会都能被学生自由选择;还有校园罪案防范学会、圣约翰救伤队、学生消防拯救队、多媒体资讯学会、家政学会等,丰富多彩,让学生们得以综合发展。

  

   槟华女中特有的蕙质兰心课程已开到第五年,课程主题包括:《对地球,有礼貌》、《少女的仪容美》、《新少女时代的饮食健康》、《卓越的情商》、《健康的两性交往》、《战胜负面情绪》、《理财规划》、《女性与法律》、《如何加强人脉力与魅力》等等,旨在开拓学生多方面的见识,培养学生具高瞻远见的能力。

  

   这,才是教育的艺术,不是传授,而是鼓舞和唤醒,启发孩子具备成人成才的意识和条件,发掘每一位孩子的潜能,培养每一位孩子的软实力。

  

   真正的平等,不是表演平等。

  

   真正的自由,不是表演自由。

  

   真正的博爱,不是表演博爱。

  

  

  

   去槟华女中的那天早晨,我们乘坐的大巴车迟到了几分钟。为避免多绕路,组委会主任朵拉老师打电话给廖静仪校长,说作家团准备在校门口对面的马路边下车,横穿马路走进校门。没想到校长连声说不可以不可以,横穿马路很危险,他们可以再多等一会儿,一定注意安全。

  

   听到朵拉老师转达的校长的话,一阵暖意涌上心头,校长还把我们这些成年人当成孩子一样呵护,不准我们横穿马路。我觉得校长的潜台词还有,不能因为特殊情况而破坏规矩。

  

   朵拉老师的母校正是槟华女校,她优雅美丽、多才多艺,写作和绘画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也是这次华人作家团的组织者,更是我敬重的长辈。然而,朵拉老师却在每一次停车的时候,第一个下车,并且站在车门口扶着每一位下车的作家,无论长幼——每一次,从未例外。

  

   她,就是从槟华女校走出来的槟华女生。

  

   真正的美,用不着以华丽的外表来招揽观众,如空谷幽兰,如桃李之实。槟华的校训是庄诚勤朴,尤为注重女生们做人的培养,正如校歌所唱的永保平权天赋,发扬女界荣光。这些校训、校歌里的每一个字,都已经长进了槟华女生的血液中,而每一位走出校门的槟华女生,都将把槟华之华,带进社会,带入家庭,并成为终身的养份。

  

   祝福槟华女生!

  

   祝福每一位愿意美好的女生!

  

   祝福每一位愿意更加美好的女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