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进古城坊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4 阅读:107

  春风吹进古城坊

  

   春风吹进古城坊

  

  

  

   何家祥,四川省武胜人,网名春雨,微信名何长江。

  

  

  

   安静的古城,有一颗跳动的心。跳动的心理,有一股暖流在涓涓流淌。与之相随的,便是春风夹道而来的轻柔。她无声,却有声。她无语,却有语。她抓把阳光,洒满古城,使古老的城房,有了明媚的春光。

  

   清澈的阆水,承载古城节庆后的负重。那烟花,那流光溢彩,也随之缓缓而去。去那想去的地方,去那属于自己归属的怀抱里。那一份寻锦里的梦想,也在春天里展开,沿浮桥,沿江流,沿青翠叠加的山路而行。

  

   静静的古城,不知怀揣多少辛酸,多少记忆,在沉默,也在诉说。像一位父亲,又像一位母亲。像在等待,又像在疏离。轻风附耳,拂面滑过,多少震撼与颤抖,多少柔情与慷弘,多少萧条与繁华,皆一一镶嵌在身影里。几片花落,几片葱茸,总在风风雨雨里,与之相伴,与之相惜。阆水,送来一个个历史的春天,抚平一道道遗憾留下的痕迹。

  

   带着千年期待,带着盛世后的沧桑,去穿越,去寻觅。那穿越,一直在没有时空,没有地域限制中进行。带来的,已经沉淀,沉淀的,又开始活跃。一阵风,一阵轻得能听见心跳的风,响有历史的呼唤,融有岁月的忧伤,也渗有现代人活乐向上的气息。

  

   曾经,被白雪覆盖的青瓦,如今被春风吹拂,被绿色点染,也被五色花衫披肩。来了,真的来了,不是路过,是一种有责任的轻抚与挑动。朦胧沉睡的寂静渐渐被唤醒。

  

   悠扬的歌,流淌的水,弄姿的柳……一切都在伸展。凸立的中天楼,像一把伞,一把迎风挡雨的伞。每一条延伸的街巷,就是一根根伞骨。无论风有多大,雨有多密,始终,牢牢拽紧在她的周围。

  

   隆冬,白雪给古城洗了一次面,也给古城美了一次容。那高高的绿枝,那红红的灯笼,正是给古城描的红,画的眉。行走在街巷,风,一种暖心的春风轻盈盈而来。那是一种极少的柔暖。那是二月里,献给人间,献给古城最珍贵的礼物,舒慢又匆匆,尽在青涩里唏嘘!

  

   洁净的街,安静异常。整齐的树,缓缓柔动。其实,春风换了一个面孔来到人间。只是,她借驾阆水奔流,提早而至。半环半拥间,轻风挣脱流水绑缚。洒脱间,扑向那古老安静的街巷。

  

   拾落与清扫,是每条街上不可或缺的日常规律,被春风修剪后的枝条,依然高茂,看不到枯衰,也看不到垂萎。让过街道,也盖过瓦屋。纵横,均匀,错落穿挑整个古城。长短相携的紧扣,大小相连的延伸,和那清静永立的丰碑一起镇定在最主要关口,随那一缕缕春风,轻轻敲醒沉淀与鲜活。

  

   几十条街里,像古城的脉络,大街背小街,小街驻进人家门口。那街,那树,叫不出名,数不清数,多与众一直成为古城的亮点,也成为古城永恒的延续。

  

   仿佛,历史的天空,在安静的古城里翻转。欲谱写新的篇章,欲重寻历史辉煌。人间二月,不是一把刀,而是烟花浓香后的味道。诚然,刚刚消散,轻飘的流云里,也夹杂着声声叹息与凄婉的呼唤。

  

   厚厚行囊已经上路,落下的小雨湿润着大地,也掩盖着别离后的双痕。油茶与蒸馍,飘散的香味被春风带向每一条街口,远方的客人,远出的游子,总要闻闻,总要停顿一会儿,依依不舍成习惯,走走聊聊成时尚。昨夜的压酒味,还飘荡在街头,醉了风的心,也醉了过往的眼。

  

   夜畔一只狗,清晨一只鸟,窗前一枝独秀,……都在涌上。风,已惊醒太多的沉睡。去年茫茫雪覆,不曾想,成了今日明晰的憧憬,与夙愿实现的见证。

  

   是那风,牵来无主的云朵,是那雨,带来多情的柔动。钟声,从那禅寺传来,祥宁,从那净庵蔓延。移步滑荡间,似水年华走远,又走近。风缥缈着想像,触及着泪光闪烁,也投近虚怀,拉近遥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