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田鸡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3 阅读:196

  钓田鸡

  

   作者简介:脉脉雪影,小学数学老师,怀着一份好奇面对世界的纷繁与多彩,以散文和诗歌记录生活,漫行于工作与闲暇之间,乐此不疲。偶有诗歌、散文获奖,发表过诗歌、散文、歌词和词论。

  

   炎炎夏日,难得有清凉的夜晚,睡意正浓时,啯啯呱呱的蛙唱便此起彼伏,难免会搅扰了人们的清梦。而蛙唱对于我这样从小听惯的人来说,却是一种天籁。

  

  

  

   但青蛙对于小时候的我,代表的却是另外一层意义。那时候家里养了一群小种鸭——麻鸭,主要食物都来源于野外。一大早,它们就会奔去小河里觅食,只有傍晚回家时才会喂食。为了让鸭子们能多生蛋,在蛙唱遍野时,我就多了一份工作——钓田鸡。

  

  

  

   把一根粗铁丝弯成圆,撑在蛇皮袋的口沿,再用线粗粗地缝上。然后满世界地去找袋袋虫。顾名思义,袋袋虫是一种把自己藏在袋袋里的虫子。这种虫子喜欢吃槐树叶和木槿叶。它会吐丝、织茧,但不会像蚕那样自缚,它会在茧的一头留出口子,吃树叶时就像蜗牛一样背着它的家。

  

  

  

   有时候,它会吐出长长的一条丝,把自己挂在那里,随风飘荡。袋袋虫很聪明,哪怕有一丝危险,就会整个儿缩进袋袋,并且用尖细的爪子抓紧袋口。不过,不用费多大的力,就能撕开。用七八十厘米长的线一端系住袋袋虫的腰身,另一端系上一段细竹子,田鸡钓杆就算制成了。

  

  

  

   钓田鸡是一项非常考验耐性的事。需小心翼翼地把系着袋袋虫的线顺着水稻的缝隙往下垂,直到贴着地面,然后,轻轻地抖动,让田鸡(主要是泥蛙)以为是活物。田鸡远远地看到了袋袋虫,会立刻跳过来,盯上一会儿,才猛一伸舌头将虫子吞下。

  

  

  

   这时候,就需要眼疾手快,一手将竹杆迅速提起,另一只手及时递出蛇皮袋,让田鸡稳稳地落入袋中。有些聪明的田鸡会在被提起的那一刻吐出袋袋虫而逃之夭夭,当然也有很笨的田鸡,即使已经落入蛇皮袋中,依然紧紧地咬住美食不肯放弃,需要用力抖杆才能迫使它放弃。更有执着的田鸡在经历了如此惊魂一刻之后,就算袋袋虫进入蛇皮袋,照样还会去捕食。

  

  

  

   作为田鸡的天然食物,袋袋虫有时候很难找到,只好改用其它饵食了。通常,会捉一只田鸡,取其大腿,去皮,系于绳子一端。田鸡遇到此种美食往往不敢轻易下口。它会远远地看一眼,再跳到跟前,盯着一动不动,在确定安全之后,身子突然往前一探,咬住食物,又迅速吐出,许是发现有异,又后退一步,再次观察,终于下嘴,便成了我的战利品。

  

  

  

   这完全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有些田鸡会把鸡腿含在嘴里,不吐也不吞,如果这个时候提杆,它便一吐为快,逃之夭夭了,而且再也不会来光顾这份美食了。如果是袋袋虫,上演同样的剧情,田鸡还是会照吃不误!哈哈哈,美食面前,斯与人同乎?

  

  

  

   傍晚的田野,微微透着难得的凉意,孩子们三三两两地站在田塍上,看似一动不动地,手里的蛇皮袋却在慢慢变得沉重起来,底部已经鼓鼓的了。天色渐暗,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到家里,鸭子们早已在晒场欢奔,等待一场饕餮大餐。

  

  

  

   一抓一大把的田鸡被奋力砸向地面,有的直接肚皮朝天动弹不了,有的转身乱跳,还没来得及分清东西南北,早已落入鸭子的口中。一顿大餐之后,鸭子们自然不会忘记回报小主人的辛劳。

  

  

  

   钓田鸡虽然辛苦,但也不乏童趣。然而,多年以后,再看到田鸡,却是另一种心境了。

  

  

  

   有一天,看妈妈掘地捉蚯蚓给鸭子吃,挺累的,就接过镢锄帮她翻地。一只田鸡蹦了出来。我没来得及多想,像小时候一样,一伸手就捉住了它。为了防止田鸡从放着蚯蚓的水桶里跳出来,我轻易地折断了田鸡的大腿,这是小时候惯用的方法。

  

  

  

   蓦然间,我看到田鸡蹲在水桶里,抬头仰望,似乎在看着我……那眼神充满哀怨、痛苦和绝望,但没有仇恨!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种满满的负罪感油然而生。一时间我非常矛盾,一边是可怜的田鸡,一边是苍老的妈妈……我不忍再看,只能暗暗祈祷,不要再翻到田鸡!

  

  

  

   如今,啯啯呱呱的蛙唱渐已远去,偶尔听到却是格外地亲切,有时也难免歉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