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危机”开始的胡思乱想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3 阅读:103

  从“危机”开始的胡思乱想

  

   原创 小侠 在词语里诞生

  

  

  

   危机是怎么来的呢?

  

  

  

   回头看,你还是说不清楚。就像冬天的风,凛冽成了刀锋,划过脸颊的时候,一阵刺啦啦的生疼。风是从哪里开始了汹涌奔袭的初起?它初起的时候,是阴云密布还是阳光明亮?它起于遥远的西伯利亚,还是近旁的某个小小山谷?

  

  

  

   回头,寻一切可疑的线头,紧紧抓着,一寸寸抽拉着辨析。你想明白:危机是怎么来的。

  

  

  

   你被这危机,快压垮了。

  

  

  

   是时间吗?

  

  

  

   年过四十,时间竟不是悄无声息、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了,它变得像家乡戏台上的锣鼓,咚咚锵锵地炸人的耳朵。越来越震悚地,它炸着你的心。每听到一次,就心惊肉跳、惶恐难安。

  

  

  

   时间,原来是生命的咒语。在它一分一秒地轮回里,你被蛊住了。

  

  

  

   是无知吗?

  

  

  

   下笔越来越难,话越说越不肯定。随着越来越明晰而阔大的无知感,你越来越犹疑、战战兢兢。

  

  

  

   写评论多久了?虽然不好,可也十几年了。想当初,2003年,起笔第一篇写《大漠祭》,明明就源于一股楞头楞脑的冲动:在山师礼堂里,听雷老师讲座,你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部反映西北农民生活的小说,就决定写了。那时,你毫不怀疑自己的感觉,毫不担心自己的理解是否局限于自己而产生误读误判,真的发现可能有,你也毫无负担……

  

  

  

   怎么现在,负担这么大?甚至有时,竟会滋生羞耻感?你顾虑,如果自己的文字是没有经过反复考证和分辨而下的断语,会不会有鱼目混珠之嫌?无论是让鱼目混成了珠,还是让珠混成了鱼目,你都愧怍,自己这瞎了眼的昏盲人。

  

  

  

   是的,说话人说什么话,是自由。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是自由,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自由,就从自己视线里去看和说,是自由。但自由,不意味着可以任由自己说吧?当无知的话、错讹的话、人云过再亦云的话,流到纸面上、偶然被谁的眼睛看到心里的时候,怎么样呢?你要自由,说话人的心底,最渴望的东西。可你,也想要自己对自己的话,负起责任。

  

  

  

   何况,你总觉得,一个事物,上下左右怎么看,是会有不同,但它摆在天地间的那个位置上,还是有它本身的物性,应该有相对准确的理解,相对恰切的阐述。

  

  

  

   你怕自己,不准确,不恰切。

  

  

  

   为什么?孔子在《论语》里,强调好几次患不知人也?人不知不是患,这是不由自己决定的事,那就随其自然,挂在心上反会成石头,横那里,不是堵了路,就是压了苗。孔子为什么反复告诫弟子们要患自己?他是想弟子们专注于浇自己的心田,在逝者如斯夫的残酷里,尽量多长几季郁郁青青的庄稼吗?

  

  

  

   哪里有可以选择的春夏秋冬?岁月的流转,谁说了也不算;哪里有可以等来的风调雨顺?命运的济和不济,没有谁能猜得透。那就不管了吧!随他外界是秋天,还是冬天,我要我这里,是春天。

  

  

  

   孔子,这样想过吗?他在辗转流离、困厄重重的中原漂泊生涯里,心中,有春风掠过吗?

  

   ……

  

   文字的历程,好奇妙。一行行下来,它竟然没朝向你预设的方向,明明白白变了道。

  

  

  

   就像,此刻。

  

   这发端于紧张焦虑的开笔,却神不知鬼不觉地趋向了平和,折磨你神经好几天的危机感,竟冰凌般悄悄融化了起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