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海燕‖生命的减法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2 阅读:91

  白海燕‖生命的减法

  

   文/白海燕

  

  

  

   夏天养了一只泰迪犬,取名妹妹。是儿子从同学家抱回来的,才十多天。软软黄黄的小东西,很快让我从起先的拒绝到接纳,然后喜爱上了。(因为一直不同意儿子养狗的想法)关于这个,我有日记记述:妹妹,一条小母狗也,未足月,因犬子宠爱有加,故得名。

  

  

  

   其初来时,被置于鞋盒内,黄黄一团,微闭眼,半日不动,以手触之,亦无反应。待取出,反复逗弄,方有小走动,但仍怯怯。不久,尿,复置盒内,以狗粮与汤饭混之,搁其一旁,又备水于一侧。不复管顾。及再检视,水浅半,狗粮尽,汤饭未动。

  

  

  

   渐熟,自盒中跃出,随地卧睡。其活动范围亦渐大,自客厅至餐厅,再卧室、厨房,终恋厕中阴凉,日日卧其中。

  

  

  

   晚散步,常抱之出门,至路上,任其奔跑玩耍。见人则跟随,人皆抚玩。及累,转于脚边,仰面呜叫,索求怀抱,不愿走矣。

  

  

  

   其食量渐增,瓜、果、蔬、肉,俱食。其睡态可掬,时仰躺于地,口中咕噜发声,如小儿梦呓。

  

  

  

   渐大渐顽劣,常咬扯鞋物,每晚欲与人同眠,反复攀援跳跃,至力衰,方呜呜作罢,大有委屈状。

  

  

  

   闲时,抚之逗之,亦欢然有趣。疼之爱之,亦无限温柔心起。出门归来,呼一声‘妹妹’,见其摇尾迎来,情意热烈,不亦快哉!其时,泱泱世界,弃于脑后,唯眼前,一捧小可爱也。

  

  

  

   就是这样一个小玩意。本来打算养到开学,送爷爷奶奶那里,这是事先和儿子说好的,因为我平常一人在家,肯定不周到。但八月份我闹肚子,这是我的老毛病,几天下来,没了精神,觉得自己都多余。可那小东西,天天尿、便,到处搞。跟后面打扫,屋里仍气味很重。于是我生了提前送走的念头。我想到我的老邻居周阿爹,他老两口曾养了一只叫贝贝的狗,感情深厚要命,后来却出了车祸。就是说,他们现在膝下无狗,而周阿爹和我们一直也私交甚厚,我上班总要经过他们家门口。所以,我认定他们才是妹妹最好的托付之人。和周阿爹电话里一说,果然老人欣喜答应。

  

  

  

   那天下午,提了一大袋狗粮送妹妹出门时,真不是滋味。可想到它有好归宿,比我这里更好的去处,我也常常看到,还是心一狠,交付出去了。但意想不到的是,晚上接老爹电话,说妹妹走失了。下午他们打麻将时,妹妹待在屋里,后来却跟一个将友出门了,等到发现时,四处寻找,未果。老爹是自家造的房子,对马路,家里开了棋牌室。我一听,又急又悔又愧,赶紧骑车过去,去老爹家附近搜罗一番,结果自然空空。回到家,不争气的泪轰地涌出来,那个难受劲没法说。第二天上午也不管大太阳,又骑车过去,将那一带的人家挨个问,想得到一点信息。终于一个大叔告诉我,是一个过路的孩子欢喜不得地抱走了。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它只要好好地活着,被谁爱着养着,不重要了。不过,话虽如此,那一周里,都不能提这件事,心堵得厉害。每次路上看见小狗,都会迎上去,确认一下。

  

  

  

   日子往前过着过着,就开学了。然后,忙着忙着,不知不觉,我的失狗之痛就淡了,甚至没了。有一天下班路上,遇见有人牵着一只小泰迪,忽然地,我被提醒:自己不久前也曾有过这样一个小可爱,为它写日记、为它笑、为它哭,为它那样的情感起伏动荡过。然后我就发现,当我再想起妹妹时,居然能如此平静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日里,我已经忘了它!事实就是如此!

  

  

  

   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

  

  

  

   是父亲去世,丧事一结束,我就返校了。可是在宿室,在班级,在哪,我的心里都淤塞着不可言状的悲痛,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生离死别,我以为从此都不会笑了,从此与快乐绝缘。就这么昏昏度日着。但有天中午,宿室吃饭时,一同学说起一个笑话,大家哄堂大笑——也包括我,我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但笑着笑着,我的脸僵硬起来:我怎么可以笑?我还能笑出来?我可是个不久才失去父亲的人啊。我心里一直追问着,自责着,好像这个笑,是对父亲的大不敬,是自己没良心的表现。

  

  

  

   但是渐渐地,我越来越发现,我心里的阴云没那么浓重了,青春的欢乐与生机又慢慢回到我身上来。那起先有瀑布一般垂落力度的思念,在慢慢转化成涓涓细流了。一边是不由自主的淡却,一边是不该如此的自责,夜深人静,在一种拉锯对立里,我感到了彷徨。

  

  

  

   是看到一本小说后,这样的我才获救。小说里的主人公和我经历一样的事,一样的心理。然后,他得到了人生导师的教诲,那段教诲我曾抄写下来。大意是,孩子,你没有错,你只须遵循自己的内心,生活下去。每个生命都会在不自觉中做着减法,它需要这样,它不能负重前行。对于逝去的亲人,你只须铭记那份爱,却不要背负那份痛——那也不是他所愿看到的,他要你快乐。真要庆幸及时看到这本书,及时给我解惑,让我可以心安地笑。

  

  

  

   是呵,世间到最后,什么都会云淡风轻。可请你记着,非是我薄情,而是,生命在做它自己的减法。

  

  

  

   作者简介:白海燕芜湖人,教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