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添香了日子

狼牙诗词 2021-05-17 08:52 阅读:89

  文字添香了日子

  

   作者/王莉

  

  

  

   我出生在农村,农村那种淳朴的生活坏境滋养了我。从辘轳井能趔趔趄趄担水回家,在草垛上上下下藏猫猫,天黑了还凑在人家门口的大树下讲鬼故事,直到吓到撒丫子跑回家……那种乡音乡情笔笔融在我《儿时的乡村情怀》一文里,在参加长春市散文诗歌大赛中获奖。还是哥哥开车拉上母亲,还有老公陪着我去颁奖现场取到奖金。

  

   只因为我有当老师的父亲,便塑造了重读书、重学识的家庭。父亲特别注重培养我们兄妹仨。大哥因读书分配到县公安局工作;二哥是博士,中国北车的高级工程师;我做了教师。别看母亲只是个家庭妇女,但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母亲就能在《参花》刊物还有《民间故事》上发表神话故事、写小说。20多年的原生家庭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总是我笔下最随手拈来的素材。写在了《父亲与我们》一文,被我们《今日作家》微信平台登发了,收获了生活在七八十年代的人的共鸣。

  

   我在当地海龙师范读了四年书,在九十年代里,能花钱少又直接就分配个铁饭碗的工作,是能出人头地最首选的出路。在师范读书的四年,我所有花销算下来,包括大本毕业函授学习只花了8000块钱。在那个苦中作乐的校园生活,满了奔跑的快乐力量。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平台上发表了我的《师范里的丁香花》,就记录着八九十年代师范生如丁香花般微苦却幽香的求学生活。

  

   我在22岁分到了农村小学,开始了从教生涯。24岁我便为人妻了。发表在《吉林教育》上的一篇随笔《老师好!》,写出了在大街上学生问候我,被爱人很是羡慕。2009年,我们县作家协会成立了。我荣幸地从学校一名文学爱好者被吸收为作协的一名成员,那是打开我文学坦途而又是最要感谢的一个团体。

  

   我确确实实经历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样几个阶段。从开始,我以会写为傲;到害羞于我的那些文字只算做是小学生范文的东西;再到被周围的朋友影响着会用更大的视角、更高的站位去着笔。直到今年2019年辉南县作家协会10周年庆典,参加与作协的十年征文主题比赛,我的一篇《走过十年》获奖,是我最大的欣慰。走过的10年文学路,我作为一名资深的、有文学成绩的老会员代表登台发言:《文字给我精彩,我回报以深爱》。看着台下县委的领导及文友们的真诚祝福的目光,听着热烈的掌声,我满了无限感激,感恩这个成长了我的团体。

  

  

  

   我又进到了市作家协会,在2011年,随市作协国内新闻媒体采访团到俄罗斯、北朝鲜出行访问。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在市作家协会这个大平台里,通过《长白山》杂志、《绽放杂志》发表着我擅长写的散文与现代诗。

  

   在国家大力提倡全民阅读的号召下,书香吉林讲书堂成为了我们吉林省一道靓丽的文化名片。我的一篇《永葆读书家风》征文在吉林讲书堂获奖,记录了20多年的原生家庭生活给我的影响:上进勤奋,爱读书、爱学习。我致力进取、不断追求,成了讲书堂理事,努力传播讲书进校园,引领学生多读经典,尽着身为乡镇的阅读推广大使的使命。我也十分感谢这个平台,为我后来成长打开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女儿恰好也考入了理想的大学,我更有精力有热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作家团体毕竟是我业余活动的圈子,但也敦促着我读名著、读文学经典,促进着我教学工作能力的提升。2018年被聘为县教育局《辉发河》教育内刊的文字编辑。负责出稿、校稿为全县师生尽心竭力地做好服务工作。

  

   随着提倡语文教学中整本书进课堂,语文主题教学的语文为王的时代。我作为在学校担任阅读写作的教师,又是我们学校文学社指导教师,在与市教育学院、省教育学院老师一道尽心钻研阅读写作教学工作中尽我所能,做好学生的读写引领者。我先后在《吉林教育》、《现代中学生》、《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作文成功之路》等刊物上洋洋洒洒地发表着我的文字。欣喜的享受着我的文字在墨香的书纸中欢快的舞蹈。特别欣慰着我的学生们、我的小书友们,收到寄来了他们发表的样刊时的欣喜若狂——吾乐之以他人为乐!

  

   当下,我在诗和远方的路上,欣然前行。我会更好地致力于教育教学,收获着与学生们共同成长的快乐与幸福……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