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老鼠 ---讨鼠檄文

狼牙诗词 2021-05-12 08:18 阅读:54

  颤抖吧,老鼠 ---讨鼠檄文

  

   文/马富海

  

  

  

   颤抖吧,老鼠!请在黑暗的角落里瑟瑟颤抖吧!

  

  

  

   听着同伴临死前的痛苦呻吟;听着同伴被死神抓住后,从死神的铁爪里,勉强伸出的一只小手,划拉着墙壁、地板,摩擦指甲的噪音;听着同伴偶尔噙住地上的纸屑,拼命撕咬,如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挣扎之声,老鼠们,颤抖吧!

  

  

  

   颤抖吧,老鼠!知道你们不会流泪;知道你们眼中的泪腺,并不能与你们的大脑相连,因此,不能将你们内心的痛苦,传达到你们的双眼,你们的哭泣因此是无泪的干嚎,是比痛苦更倍受煎熬的绝命干嚎。而且听着同伴这样的嚎叫,胆怯和恐惧包围着的你们,不敢呼应,更不敢相救,相反,你们只会惊恐四逃,躲进自以为最黑暗、最隐秘之境,心惊胆战地颤抖。老鼠,你们只会颤抖!

  

  

  

   颤抖吧,老鼠!你们的贼眼此时是否还似聚光灯一样,熠熠闪光,且只把食物寻找?你们的灵敏的鼻子,此时是否还在左右扭动,上下抽搐,带动你们鼻子两边的长须,做快乐而又节凑明快地舞蹈?你们的两只小蒲扇似的耳朵,现在是否如成竹在胸的诸葛亮摇晃的鹅毛扇一样,潇洒而缓慢地摇啊摇?你们的四条短腿,和四只如人手一样灵巧且敏捷的小脚,是否还可以在墙角屋顶如走平地,沿电线,绳索如走宽广大道?

  

  

  

   颤抖吧,老鼠!你们现在是不是心跳加速,是不是想大口大口地吞食氧气,以平复内心的波涛?但你们又怕粗重的呼吸会暴露你们现在的行迹,从而被死神找到?你们现在是不是肠胃紧缩,消化停止,肌肉僵硬,四肢无力,一心想把自己的生命迹象压到最低最小,如冬眠假死之态那样小?但你们的意志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你们遍布全身的神经,无法做你们思想的传导,你们现在只能瑟瑟发抖!

  

  

  

   现在,你们是不是在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瑟瑟发抖?

  

  

  

   今年秋天,就因为楼下的地下室里住进了一只猫,你们从地下室,从下水道,从楼道的缝隙里,纷纷外逃。逃得慢的,逃不及的,被一一杀死吃掉。而你们这些鼻灵、眼尖、腿快、爪利的,抓住水管、电线、以及楼梯间的栏杆,向上,如殖民者的罪恶魔爪,从阴暗潮湿的地之下,伸向光明灿烂的人类世界-----------一家一户的单元里,并在这里安家、筑巢。你们肆意盗取人间的美食,享受只有人才能享受到的生命的美好。

  

  

  

   这些天,你把我们给害得好苦!

  

  

  

   经过血腥肉搏;经过彻夜战斗,你们将我的房屋,四个房间,划分成二个王国。白天,你们在黑暗的角落里养精蓄锐,闷头睡觉;夜里,你们恣意往来,上蹿下跳,横行霸道。客厅是你们的公共属地,你们在光滑的地板上散步,在我们常坐的沙发上恋爱,在我们的电视机上舞蹈。厨房是你们的猎场,所有的食物和盛装食物的器具都是你们猎物。从夜深人静,到曙光乍现,你们都在这里演绎着胜利与失败、骄傲与屈辱、求饶与欢笑。食物再不是你们辛苦之后的获得,享受成了你们最简单平常的生活,饱食无忧的你们,把生命活动变成了找乐子和逞英豪。

  

  

  

   老鼠啊,你们越来越猖狂,越来越狂傲,衣橱、书桌、箱笼,全被你们洒上尿液的记号。这是占为己有的标记吗?你们甚至还爬上床铺,把你们肮脏腥臭的鼻子,凑近我的脸颊;还迅疾又轻捷地越过我裸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脚;还卧在我胸口的被子上假寐、装睡觉。这是挑战人的尊严,欲与人一争高下,争夺房间的控制权吗?真是一种欺人太甚的警告!告诉你,这是你们在下战书,且我已经收到。

  

  

  

   老鼠们,你们这样做,已经不是偷盗,而是光明正大地抢劫、掠夺,你们这是在奴役我。你们这样,使得我的劳作,成了为你们创造,为你们辛劳。不!决不能让你们老鼠统治作为人的我,而你们绝对是无耻的强盗。老鼠们,你们的天敌,也许是黄鼠狼、蛇、猫,但你们最残酷最强大的天敌,是人类。这个,你们老鼠,应该知道,更应该不能忘掉。

  

  

  

   颤抖吧,老鼠!我的反击已经开始了。现在,你们应该知晓,你们的灵敏,你们的小心翼翼,你们的无所畏惧,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幼稚可笑。

  

  

  

   颤抖吧,老鼠!你们的同伴、好友、对头,以及妻儿,已经有一些被粘鼠板噙住,吞噬,送入地狱之牢。一只、两只、十只。。。。。。你们的群体在不断地减少。而且,每隔几天,这样悲惨凄苦的鸣叫,都会,给你们全身的神经带来痛彻心扉的折磨、刺激和煎熬。

  

  

  

   颤抖吧,老鼠!下一次轮到哪个?粘鼠板将是你们的最后归宿,因为,与人类为敌的你们,注定无处可逃!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