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雨中情思

狼牙诗词 2021-05-12 08:18 阅读:87

  【散文风】雨中情思

  

   今年的冬春交替居然下起了连日雨来,绵绵不绝,置身户外,顿生凉意,我却依然心觉喜欢。风雨雷电霜雪雾,我是最偏爱雨的,云菲菲一曲《烟雨江南》时常让我陶醉不醒。

  

  

  

   精致的春雨,如初恋的少女,羞羞涩涩,遮遮掩掩,听不见淅沥的响声,也感受不到雨浇的淋漓,只觉得好似湿漉漉的烟雾缥缈,轻柔地滋润着大地。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写就了一种让人神往的春雨形象:一片片野草沾了春雨之后,远看似是泛起了绿色,近看却什么都没有,春雨沾上小草后的那种朦胧美跃然纸上。

  

  

  

   粗犷的夏雨,如热度的汉子,奔放任性。随着一道霹雳闪电划过长空,紧接着,狂风呼啸而过,乌云滚滚而来,风裹挟着雨便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至,倾泻而下,急促而又狂暴:这夏雨很猛,猛得可以把道路打得烟尘滚滚;这夏雨很激,激得可以让人似在一片茫茫大海中飘荡,既酣畅淋漓,又蔚为壮观,神似一场音乐会:刚进入高潮,又戛然而止,却令人回味。

  

  

  

   贻情的秋雨,如热恋的情人,缠缠绵绵,如痴如醉。银丝花针般的秋雨飘散在空中,有着出水芙蓉般的优雅端庄,蕴含着无限情趣:秋风抬着雨线妩媚娇柔,秋雨借着清风娇滴撒欢:一花,一草,一树木;一桥,一水,一楼台;一阁,一砖,一瓦黛;一顶油纸伞,撑起粉黛佳人婉约的倩影,一条幽深的古巷,饱受了千年沧桑的史痕,这一切都重彩在轻笼薄纱的秋雨里,唯美了浓淡相宜的笔调。

  

  

  

   平静的冬雨,如怨妇冷而无情,发泄怨气。凄风冷雨飘在冷漠的上空,轻轻地划落人间,既砭人肌骨,又吝啬至极。洒落星星点点的雨滴,打在窗户的雨蓬上,砰砰的非常清晰,在静谧的夜里会传得很远、很远……谁曾料想,沥沥的冬雨敲打着的窗棂,呼呼的北风撞击着的树梢,却成就了天籁之音,肖邦的《雨滴》为这世间荡涤了万千污浊。

  

  

  

   文人墨客于雨不外乎两种心境:一种是带着丝丝悲凉,丝丝哀愁,无论是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抑或是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那怕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依然带有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的忧思。另一种则截然相反,无论是沾衣欲湿杏花雨,抑或是渭城朝雨浥轻尘,总是带着丝丝依恋,丝丝豁达,即使是心情的低谷期,也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与开朗。悲凉也好,豁达也罢,不过依据心境而已。

  

  

  

   拥雨入怀,呆看雨儿巧手翻飞、轻柔地在水面上敲击出无数圈圈点点,像是对历历往事总结的句点,又像是殷殷期盼中深长的回味。我经常喜欢不带雨具,任晶莹的雨珠恣意地拍打在我的发梢上,任柔情寒冷的雨丝轻抚在我的面庞上。雨中漫步,让我体会到了春雨的迷蒙、细腻,润物无声;夏雨的急骤、丰满,气势磅礴;秋雨的清冷、端庄,孤寂萧瑟;冬雨的自然、冷冽,冰寒刺骨,无论是春雨、夏雨、秋雨、冬雨,在我看来,只要我们能够用心去感受,那都有着别样的味道。

  

  

  

   记得一回夏雨中曾目睹某个街口,撑伞的妙龄女子,一手轻提裙摆,想跨过一洼积水,欲过而不敢,正在娇嗔间,旁边适时伸出一只手,怜香惜玉一把,多么赏心悦目!我不由自主地下车驻足环视雨中行人,那一支支撑开的雨伞,宛若天边流动着的一抹抹霞光……近日,一组中国孩子写的诗在网上疯转,其中一则写道:下雨了,大人们放弃喧闹的汽车,重新穿起雨靴,我看到伞在雨中开花。好一句伞在雨中开花!雨,只为有心人飘洒、只为有心人绽放;雨,只让有心人思念、只让有心人释然。雨天是个故事,有说不完的段子,但她的位置从不会改变,永远会凸显我们内心的本真!

  

  

  

   朋友,倾心听一场雨吧,雨中没有魔鬼,只有天使,她能让我们混沌的灵魂得到安宁祥和,她能让我们的思想变得澄明清澈,最终让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的思想,升华到一种极致。看来,有雨的日子还真的很美好。

  

  

  

   作者简介:徐宜秋,男,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先后被评为区优秀教师、区骨干教师、区学科带头人。在《人民教育》《中国德育》《辽宁教育》《山东教育》《四川教育》《湖南教育》《生活教育》《教书育人》《江苏教工》《大江南北》《思维与智慧》等数十家报刊杂志上发表随笔、散文、小小说二百多篇。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