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梅:我的母亲

狼牙诗词 2021-05-12 08:16 阅读:90

  阿梅:我的母亲

  

   文|阿梅

  

  

  

   夜,静的出奇,静的可怕,望着母亲的照片,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亲爱的母亲,为什么那么不小心,把您摔成那样,还不让您的儿女们知道,您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吗?您以为这样就可以令在外的儿女们放心吗……

  

   一直以来,母亲是最让我们放心的,自从父亲去年做了腰椎间盘突出手术后,身体太不如前,后来还查出颈椎病,颈椎压迫血管而引起头晕,是我那坚强的母亲一直在照顾他,她还经常对我们说,把老头子交给我,您们姐弟在外就放心吧!可如今……

  

   我的母亲是个地道的客家女人,虽出身在旧社会,没多少文化,但她却知书达理,受人敬仰,在她的童年时期,我的外公不知啥原因便离家出走,母亲是长女,从此家里的重担便压在她身上,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妹,长大后经人介绍嫁给了我父亲,父亲有八兄弟姐妹,我爸排行老二,大伯娶妻不久后就分家了,那时的奶奶还怀着我的小叔叔,这样的家庭,母亲却没有退缩而嫁给了我父亲,从此,大家庭里的饮食起居便落在了父母亲的肩上,在那贫困的年代里,在艰难的岁月中,父母亲给家带来了无穷的幸福和快乐,母亲,艰苦朴素、勤俭持家、坚毅不拔、聪明善良,曙光初露,烈日当空,晚霞降临在千陌田园四赤足眷恋耕耘,在餐桌上一碟咸菜一碗粥,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母亲,上侍翁姑,下教子女,以曲尽为妇之道;母亲,家头教尾、田头地尾、灶头锅尾和针头线尾传承了客家女性特有的美德懿行。

  

   此刻,夜已经更深了,窗外吹来阵阵凉爽的风,遥望通往家乡的路,望着房里熟睡中的丈夫和一双儿女,一团热乎乎的液体溢出,心里暗暗祈祷,愿父母亲身体早日康复!家,一直在路上,家,是永恒的归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