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诸子百家的三类分

狼牙诗词 2021-05-11 08:39 阅读:181

  春秋诸子百家的三类分

  

   原创我是若尘

  

  

  

   西周建立了阶级制度,也就是每一种人都在自己阶级内生活,贵族就按贵族的方式生活,平民就按平民的方式生活,奴隶就按奴隶的方式生活,就像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相互互不干扰,所有人各在其位,各谋其政。

  

  

  

   东周之后,春秋后期,天下大乱,礼崩乐坏,数百年来早已习惯成自然的秩序崩溃了。这也是必然的,上下阶层流通滞固,社会必然出问题。

  

  

  

   这个时候出现了管理社会的学说,号称诸子百家,但整体的划分主要是三派:

  

  

  

   第一派是力挺传统,认为传统好极了,也就是保守主义,这一派的代表是孔子。

  

  

  

   孔子认为,之所以事情搞糟了,是因为人们背离了传统,当今之计,是努力回归到传统。

  

  

  

   儒家并不是孔子创造的,而是从商周两朝的巫师系统发展出来的,这里所说的巫师,不要把它理解成现代的跳大神那种巫师,而是古代沟通天意与人事的神职人员。这种工作主要通过占卜和祭祀来完成。

  

  

  

   祭祀是个正经的国家大事,这属于最高的礼,而巫师们就是礼的具体操作者与记录者。

  

  

  

   而其实所谓的祭祀,就是欺骗老百姓的手段,但到了春秋后期,由于社会的变革,这种欺骗的手段慢慢变得不怎么管用了。

  

  

  

   但孔子认为,这种阶级分类法是社会安定法宝,现在之所以变得天下大乱,就是因为人们丢失了这种社会制度。所以应该收敛自己的欲望和行为,恢复以前的传统和礼数,这叫做克己复礼。

  

  

  

   第二派是对传统的抛弃,认为传统没用了。倾向于唯物主义,这一派的代表是韩非。

  

  

  

   在法家看来,时代已经完全变了,你还非得依照过去的传统,不去理解现实的变化,只能是一群书呆子,不可能成事儿,而只会把天下带入危险的境地。

  

  

  

   守株待兔这个成语,就出自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的著作中。他说,想要用古代的政治逻辑,来治理当代的民众,基本上就是守株待兔的愚蠢办法。

  

  

  

   那该怎么办呢?索性就用法来取代礼,开创一套新的制度。

  

  

  

   为了能够推行法,君主就必须懂得如何应用诡诈之术来控制人,懂得如何利用甚至创造对自己有利的局势。

  

  

  

   这就是法家三宝,法术势,就是法令、权术、局势。

  

  

  

   法家强调创建法,法出自君主意志,官僚是法的执行者。这个时候,官僚主义制度就在中国出现了,这也是中国后来两千多年的主要政治制度。

  

  

  

   很多人以为中国从汉朝开始,就是就一直以儒家学说治理天下的,其实根本不是,儒家的学说真正在历史中占重要角色,是从南宋朱熹理学才开始的。

  

  

  

   而且中国的儒家文化,是对官员,对老百姓宣传的,当皇帝的用的一直都是法家权谋之术。

  

  

  

   想用儒家的方法治理国家的的,倒是有一个王莽,结果这种方法根本就行不通,没几年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第三派是认为传统是好是坏跟我有什么关系呀?纯粹的唯心主义,代表人物是老子和庄子。

  

  

  

   老子就牛了,他认为,正是各种制度把天下搞得大乱,倘若不再追求转瞬即逝的现世成就,天地一下子就宽了,传统本身好不好,未来好不好,都和我没有关系,我要活在当下。

  

  

  

   这种超然的态度在庄子的一个故事里,体现得最确切。

  

  

  

   庄子有一位朋友叫惠施。惠施在魏国谋得宰相的职位,庄子远行路过魏国,打算顺路去看望他。有人就跟惠施说,庄子到魏国来,就是想取代你做宰相。

  

  

  

   惠施听说后很紧张,便命人在国都大肆搜捕三天三夜,想逮着庄子把他立刻赶走。

  

  

  

   庄子听说了,就主动去见惠施,给他讲了个故事,说,凤凰从南方飞去北海,一路上只要不是梧桐树,它不落下休息。不是竹子的果实,它不吃。不是甘甜的泉水,它不喝;结果半路上碰到只猫头鹰,刚捡着个死老鼠。猫头鹰看见凤凰,马上大声叫唤想要吓走凤凰,生怕它抢走死老鼠。

  

  

  

   庄子说,惠施你现在这么大肆搜捕我,你以为我看得上这宰相职位吗?说罢飘然而去。

  

  

  

   道家认为,当今之计,什么制度也不要用,顺其自然,让世界、让百姓自由自主地活动,事情自然就好了,这就叫无为而治。

  

  

  

   这和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自由放任主义学说,有异曲同工之处:就个人的经济活动而言,自我利益是个人活动的动机,国家的福祉,只不过是在一个国家中起作用的个人利益的总和,每个人都比任何政治家更清楚地知道自身的利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