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粹】在额尔古纳 斯豹

狼牙诗词 2021-05-11 08:38 阅读:131

  【选粹】在额尔古纳 斯豹

  

   斯豹

  

  

  

   1.

  

  

  

   天降大任,首择其地,复择其人。

  

   把山峰与河流放在脚下,历史与光阴是并行的。坐地生根的阳光,每一日清空万里,让炊烟扶摇。涛声依旧的额尔古纳,以悠远为海拔,思源万古。

  

   音符最低的曲子,也融入乡愁。乡愁空阔不纳流云,不纳游移不定的呼吸。无色的格桑,叶片上挂满驼铃,凡是更新的岁月,都有一部青史,王者的殿堂上,摆着锃亮的马头琴。

  

  

  

   2.

  

  

  

   时间把最壮烈的部分,赠予英雄。

  

   岁月不燃烧不被取名。草原的一切,血肉经脉和马蹄,日照中天的文明的引信,夜色深沉的情感书札,不遮天,不蔽日,不作序,不题跋,渗入民谣和魂里。

  

   杯酒是当前的放旷与逍遥,也是以后的回忆。

  

   沧海变桑田,谁在其中辗转,大风围绕上下五千年的额尔古纳,风中无静草。

  

  

  

   3.

  

  

  

   喝水的盘羊与驼鹿,饮声是给生命的初吻。

  

   一千只豆雁在河边歌唱,歌声飘摇而上,结如白云,一层有一层的旖旎和鲜亮。

  

   村庄收藏了五千年烟雨,雨溅飞花,内心持守,纸上空无。光阴的喻体上,岁月的胎痕在世梦寐,绝世安然,一把把断魂刀仿若翻飞的雁影,消散于漠海榆烟。

  

  

  

   4.

  

  

  

   写意的标本,以骨为城,有无法勾勒的天然与神性。

  

   比如燕麦,高粱,青麻,一尺骨,千粒籽;比如溪流,沼泽,大河,一滴血,万丈波。

  

   比如,舀入流觞的酒醅,惊醉说文解字的万千蝌蚪与龙鱼;比如散入烟霞的流凌,快意恩仇,余音与月光同年,梧桐树下,绣罗玉立修辞,西窗幽闭人渐老。

  

   听,案头经书,吟喔如春,青色先于草色,缤纷先于花朵。

  

  

  

   5.

  

  

  

   鹰飞不若小令,擎起神性的天空。

  

   插上经幡的草木,扶摇染于图腾。盘羊挂角,摹其神必须化雪为墨,驼铃把长调播撒到高原最高的地方。

  

   万物接受这样的结局:拉开背景的长幕,是流星,就坠入锦瑟;是玉髓,就凿开唱词;是长风,弧线与命运便从自我的掌心独立。

  

   大河有一意融化,一意漂流;有一意渗入,一意蓄集。人们出生的瞬间,便有了回望不尽的一切,生生世世,流年与水流缠绕,交织成心意的敲击,内敛,扩散,皆如历史演绎传奇的编钟,洪亮,殷实。

  

   闫豹。笔名:斯豹。

  

   汉族。生于内蒙古赤峰市。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