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高原的肤色和强劲

狼牙诗词 2021-05-11 08:38 阅读:124

  【散文风】高原的肤色和强劲

  

   我对藏民仰慕崇拜既久,总想近距离接触他们,以偿夙愿。探亲来到西宁市姑母家,稍作停留,便和表弟驱车,一头扎进青海省东南部果洛藏族自治州。生活在中州平原的我,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

  

  

  

   这里是青藏高原腹地,三江源头,海拔在4200米以上。越野汽车已脱离公路,行驶很久不见人烟,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在初冬太阳的烘烤下静默无声,悄悄地散发着浓郁的干草味道,释放着独特的草原气息。云天显得极低,天空瓦蓝瓦蓝,云彩像洁白的棉花团,一堆堆飘浮在头顶,仿佛伸手可抓。

  

  

  

   终于看到一处牦牛群和羊群,我们驱车前往。到了近前,怎么不见牧人?正在张望,忽见远方有两个骑马的牧人旋风般向这里疾驰,眨眼便来到眼前。两匹马,一匹乌黑,一匹炭红。两个骑马人勒马迎风而立,其凝重威严十分震人:一个高大魁梧,面目黝黑,长方脸,高鼻梁,狐狸皮做的宽幅帽檐下,露出结片状头发,酷像严冬屋檐下冻结的冰条。羊皮大氅斜开着,袒露着宽阔的胸膛。粗犷豪放之气迎面扑来。他叫顿珠。另一个身材略显苗条,显得英俊潇洒。同样的狐狸皮帽檐下,散披着23个细长的发辫。这发辫有讲究,一岁辫一个,细数发辫便知年岁。他是顿珠的弟弟,叫平错。从二人身上,我看到了高原的肤色和强劲。

  

  

  

   兄弟俩放牧着几处牛群、羊群,见我们到来,便快速过来迎接。表弟会藏语,给我们充当翻译,说明来意,顿珠兄弟立马变得亲热起来。

  

  

  

   藏族兄弟是好客的。兄弟二人把我们让进他们宽敞高大的帐篷,便让我们在铺着红毯子的炕上就坐。彩色炕桌随即摆上了精致的茶具,乳白色的茶碗,瓷质细腻,碗外饰以充满宗教色彩的花纹。从瓷器的洁净程度和档次之高,就知藏族同胞对生活的认真态度和对客人的虔诚之心。他们一点儿也不冷慢毫无用处的不速之客。顿珠打开牛皮包裹的酥油,用腰刀剜下一块,丢进茶碗,冲上滚烫的开水,嫩黄的酥油即刻融化。这就是多少次从歌曲上听到的酥油茶,今生第一次啜饮,其异香沁人心脾,顿使人神清气爽,感到了高原的雄伟和辽阔。

  

  

  

   已近中午,聪明的平错便在酥油茶里兑了些炒面,然后左手托茶碗,右手虎口夹住碗沿,四指伸进茶碗内,边掺和边碾,茶碗在两手之间不住地旋转。这动作十分娴熟且颇具艺术性。酥油茶和炒面终于变成一截黑乎乎的柔软的黄瓜形状,平错双手捧上。这就是闻名于世的藏粑,是藏牧民主食之一,别看它其貌不扬,吃起来香甜绵软,风味独特,妙不可言。

  

  

  

   为了照顾汉人的饮食习惯,顿珠兄弟给我们焖了米饭。桌上堆满了牛羊肉,碗里斟满了青稞酒。顿珠先给我一大块牛排,又给我一把精致的尖刀。我正不知怎样下手,他一阵朗笑,给我做示范。只见他一手拿牛排,一手拿尖刀,边割边吃。这是一个很能吃出豪情的场面,终于使我亲眼目睹了藏族兄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迈气概和恣肆心态。

  

  

  

   酒酣耳热之际,顿珠兄弟还让他们的配偶给我们敬酒。表弟在一旁怂恿,说不跳个舞不喝。妯娌二人稍显难色之后便翩翩起舞。顿珠打开了音响,索性和弟弟各自携自己媳妇,且歌且舞。华丽的藏袍,流畅的舞姿,和粗犷豪放的歌声,让我们看到了原汁原味的著名藏族民间舞蹈。原来这兄弟二人,不但放牧,还能即席表演藏族歌舞。这正是酷爱自己家乡和民族的表现。

  

  

  

   哦,亲爱的藏族弟兄,你们的勇气折断了霜剑,扭弯了冰刀,击退了高原的寒气和荒凉,享受着春风的抚摸和阳光的照耀。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那浓醇的青稞酒,三分酿成高原月,七分酿成剑气豪!放浪十里形骸,一酒在手,一马平川,万里高原!

  

  

  

   作者简介:孙东岳,河南新野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