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大漠更理性

狼牙诗词 2021-05-11 08:37 阅读:113

  穿过大漠更理性

  

   文:杨全华

  

  

  

   虽已年逾花甲,但一直生活在内陆的我,没想到初次走进大漠心灵即受到巨大的震撼与影响,无意间对诸多事物的认识随之得以升华。

  

  

  

   为欣赏胡杨林的美丽风光,深秋时节,我与十几位影友,驱车从山东出发,途中在银川住一宿后,第二天一早从银川奔向内蒙的额济纳。之前,虽知道银川距额济纳有八百公里路途,但并不知道将要穿越一片汪洋大海般的戈壁大漠。大漠连千里,平沙峙两城。这一头系着银川,一头连着额济纳的八百里大漠,究竟是什么样,它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感受,任凭想象的翅膀肆意飞翔,仍然想不出古代诗人所描写的模样。

  

  

  

   驶离银川不远,大巴车便一头钻进大山。透过车窗,我看到道路两边的山峰层层叠叠,连绵不断。左转右拐穿行在群山之中的大巴,确如著名诗人杨万里所说,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这些年我虽然天南地北的见过不少大山,走过不少山路,但这里的山势却令人深感不同。座座山峰均由粗大的沙粒堆成,如同涌起的沙丘,不生寸草,不见石层。或许它是想预先告诉我们,这里离大漠已经不远了。由于我喜欢车拍,大巴虽然行驶在荒凉的山谷里,我依然手持相机两眼紧盯着窗外,总想捕捉到一些新奇景像。突然,道路右侧的山脚下,一处奇特的院落闯进视野。但见红砖垒成的高墙内,座落着三尊大小不等,同样用红砖砌成的圆丘。院落的南北两端,各建有一个别致门楼。在它的四周,散落着几堆明显简陋的坟墓。毫无疑问,这应是一处大户人家的墓地。在这荒芜人烟的深山里,突然出现这般景像,不知是平添了几分凄凉还是带来几分暖意。几分钟后,我们驶出大山,同时驶出银川,驶进内蒙。

  

  

  

   没想到在内蒙边界,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两头骆驼。大巴行驶在柏油马路上,向东转过一个弯,我们远远的看到,阳光下的柏油马路,似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无情地冲开一座山峰。两边的山头上各有一尊巨大的骆驼雕塑迎面而立。面对这颇有气势的山门,我不由想起李白望天门山中的诗句: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驶过这道山门,我们开始进入八百里戈壁大漠。

  

  

  

   由于见识短浅,我曾把大漠这个宏大的概念与一些被开发旅游的沙漠景区混为一谈。当这次真正走进大漠,才明白景区里的沙漠只是用来观赏的沙丘,不过是冰山一角。而真正的大漠,却是茫茫无际,宏大无边,鲜有驼马,荒无人烟。孤独的大巴疾驶在路况良好的一级公路上,如离弦之箭。路的尽头,胘光朦胧,天地难辨。我们的视线散落在无边无际的大漠中,似无焦点。几多寂静,几多苍凉,几多沉闷,几多恐慌。眼前的景像,使我不禁想到了古人常说的流放地,想到了罗布泊等四大无人区……

  

  

  

   走过这片大漠,我发现大漠并非一种模样而具有多钟形态,有碎石铺就的戈壁,有细沙弥漫的荒原,有坟包密布的沙丘,还有大面积的盐减滩。它们大片大片地交替出现,使这个本就令人恐慌的地域更增添了几分莫测之感。当青灰色的碎石戈壁出现时,似感心中温度骤降;当大面积的细沙扬起时,沙尘无所顾忌的扑向路面;当连片坟包式的沙丘出现时,令人真的会产生惊悚之感。同时我发现在多处细沙弥漫的路段,为防止沙尘侵袭路面,路两旁至几十米以远,均被罩上坚固的沙网。

  

  

  

   我们的大巴疾驶了两个小时后,在一处难得的服务区停下。不想服务区的用水供应十分紧张。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用水是从上百里外的小镇上运来的。听到这一情况,我的目光随即转到眼前那条公路上。这是一条近千公里的柏油马路,路面新鲜,路况优良。在这样一片隔上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才有一些村镇的大漠里,修建出一条高等级公路,不用说原材料的运输,单就水的保障该有多么困难!我国基建能力的超强真是值得自豪!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行驶,下午六点多我们到达额济纳,结束了这段近千公里的大漠旅程。人虽已走出了大漠,但我的思绪却仍深陷其中。戈壁大漠,这个似乎听起来令人茫然甚至恐惧的地方,真的是那样冷酷无情吗?细细想来,并非如此。那只是人们对它缺乏深入了解而产生的误解。她良好的本质,高尚的品格,厚重的涵养,沉稳的性格,顽强的意志,理应得到人们的尊重和景仰。它如同一位饱经风霜,历尽艰辛的老人,不论遇到什么样的险恶与困难,都会坦然面对,从容处置。当寒冷的冬季到来之时,它不畏狂风暴雪的肆虐,凭着体内固有的热量,将其慢慢融化;当火热的夏天来临之后,它不惧炎炎烈日的炙烤,依靠内心的沉着冷静,将其慢慢吸纳;它不追名,不逐利,甘心做配角。不惜以自已的无比荒凉,衬托出江南的鱼米之香;以自己春无花、夏无绿、秋无果的单调,衬托出内陆的四季芬芳;以自己宽厚无恨的良好心境,应对来自各色人等的指责抱怨和世俗的目光……

  

  

  

   八百里大漠的穿越,我深感自己受到一次深刻理性的洗礼,不仅颠覆了对大漠的看法,尤其促进了自我心智的健全。更加明白:事物的表象往往具有极强的迷获性,应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能因自己的误解和曲解使其遭受不应有的委曲,甚至蒙受不白之冤。同时人类应吸取茫茫大漠所具有的多种优长,特别是她安于塞外,不逐江南;胸襟宽广,不弃驼羊,善纳炎凉,不选冷暖;品位高尚,不惧世俗的良好心境,很值得我们借鉴与宏扬。

  

  

  

   八百里大漠再回首,日月增辉心如镜!

  

  

  

   注:本文照片全部为车上抓拍。

  

  

  

   作者简介

  

  

  

   杨全华在部队服役30年,主要从事政治工作,后转业到地方机关。爱好摄影、文学,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摄影家协会会员,自由撰稿人。摄影作品、文章曾见诸多家媒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