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帮 厨 ”

狼牙诗词 2021-05-11 08:35 阅读:85

  “ 帮 厨 ”

  

   帮 厨

  

   文/邢娅浪(陕西)

  

  

  

   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有人在拍她。睁眼一看,班长站在床前,小声喊:起床了,帮厨!她一怔,才反应过来,今天轮到她帮厨了。

  

   起床洗漱,收拾完毕,一行四人下了楼,往食堂走去。

  

   冬天本就天亮的晚,又得准备早餐,更要比平时早起好多。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和着天上的星星,柔柔的亮光洒在路上,映得两边的楼宇更是黑压压的。还好有教学楼前橘黄色的路灯,那光照在雪后的路上,才显出几分温暖。可是还是很冷啊,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上。一阵风来,走在前面的一个人缩着脖子打了个冷战,这冷战声像会传染一样,后面跟着的人就哆嗦连连。

  

   唉,好不容易等到周末,刚想睡个懒觉,这下又没戏了!说这话的皱着眉头,绿色的军装在身上晃晃荡荡的。

  

   谁说不是呢!哎你的衣服还没换小号啊,穿着肥肥大大你不觉得啊!

  

   前面这位甩了甩袖子:不觉得啊,我觉得挺好,这样穿着多方便,跟唱戏的一样!

  

   好在从宿舍到饭堂路不远,说说笑笑之间,没多久就到了。

  

   上楼进到饭堂后厨,炊事班的炊事兵们已经在忙碌了。有蒸馒头的,有切菜炒菜的,对她们的到来视而不见。也是,几个在家里都一手不伸的毛丫头,指望她们帮忙,简直是做梦。直到班长上前交涉,才过来一个管事样子的,皱着眉头,领着她们去到储藏间,指着地上放着的一个大筐说:把这些木耳择了吧,一会做大锅菜要用!

  

   四个人排排坐,对着脚下的一筐木耳面面相觑。

  

   这怎么弄啊?我没弄过!

  

   我也没有,哎!你会不会?胳膊怼了一下旁边的这位。

  

   我压根就不吃木耳!别问我!这位更绝。

  

   几道目光都齐刷刷地盯着班长,班长嘛,在这个时候可容不得退缩,硬着头皮也得上啊:这有什么难的!你看,就这样,撕掉这些,扔掉,剩下的放在盆里。嗯,就是这样!

  

   看着貌似挺简单,几个人说干就干,手上忙着,嘴巴也不闲着。

  

   马上要物理考试了,太讨厌了,怎么考啊!

  

   可不是嘛,还说军训完了上了课就轻松了呢,这哪是人过得日子啊!

  

   哎你记不记得,那个时候军训,教员跟我们说的那句话:‘军训是你们大学四年乃至是以后人生中最轻松的日子,你们记得我这句话,四年以后回头再看!’我那个时候可是绝对不相信的。

  

   我现在相信了,那个时候就身体累,晚上躺着睡一觉第二天就满血复活了;哪像现在,心累啊!

  

   十八岁的小女生哀声连连,一时手都停了下来。

  

   我想偷偷跑出去玩!

  

   你可小心了!宿舍楼门口好像装摄像头了,昨天有人走路没有排队给拍到了,据说让队干部一顿训!

  

   啊?是吗?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我想回家!

  

   坐牢的没有寒暑假啊!这位摆着手笑着说,引得身旁的人一顿拍打。

  

   哎,看到没有,那边那一堆白菜,那是我们昨天下雪的时候从操场搬到地窖的!

  

   被拍的这位抬头一脸茫然: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昨天在队里值班嘛,你没参加啊。我跟你说,那个地窖,大了去了。里边全部是白菜。我们跟蚂蚁搬家一样,一趟拿一颗白菜,真的跟运食物的蚂蚁一个样,可好玩了。不过特别累也是真的。

  

   其他几个叽叽喳喳补充着,引得这位错过的哀声连连。

  

   哎呦,你们不会择木耳啊?!谁让你们这么择的啊?!怎么扔了那么多啊,那都是能吃的啊,你们不知道木耳多少钱一斤啊?一个声音在耳边炸起。

  

   几个女生站了起来,竭力表现出手足无措的样子:那,那,那怎么办?

  

   算了,算了,你们去摆桌子去吧,一会要开饭了。炊事班的这位已经有点出离愤怒了。

  

   几个人背着身吐了吐舌头,拖拖拉拉去前面的餐厅帮忙了。

  

   一会楼下传来了歌声,这是队里的其他人过来吃饭了,照例要唱饭前一支歌。须臾听得楼梯蹬蹬瞪的响声,须臾门口的棉帘子掀开,一张张熟悉的笑脸扑面而来:你们几个帮厨啊?辛苦辛苦,看看给我们做了什么好吃的?

  

   没给你做,只有馒头咸菜!这边开着玩笑,引得那边嘻嘻哈哈。

  

   一时坐定,一盆盆大锅菜上得桌来。

  

   那是实实惠惠的一大盆大锅菜。里面有白菜、豆腐、木耳、海带、粉条,大锅菜中间撒上厚厚一层肉末,窃以为那是这道菜的点睛之笔。窗外是寒风凛冽,天寒地冻,屋子里热气腾腾,人声鼎沸。八个饭盆一字排开,每个盆里分一些大锅菜,直到把一大盆分完。坐下来一手拿着大白馒头,一手拿筷子夹起菜,吃得热热乎乎,满嘴流油,一霎时忘记了所有的不快。

  

   后来也吃过很多的大锅菜,可惜再没有那个滋味了。那个属于我们的军绿色的青春的滋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