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黄昏

狼牙诗词 2021-05-07 08:20 阅读:115

  【散文风】黄昏

  

   文/铁裕

  

  

  

   当夕阳快要落山时,黄昏即将隐遁、消逝,它将毫不留情的带走白昼间的一切具象。

  

  

  

   黄昏的流逝是凄美而壮烈的,它裸露出空濛的诗境和深邃的禅意。黄昏以一种自然、洒脱的方式隐遁;它留给人们的是朦胧而又美丽的意境。那些行走在夕阳下的红尘过客呵,昨日在询问前世今生,此时,又在感叹树枯叶黄。

  

  

  

   人生呵,带不走的是小桥、流水;忘不掉的是老藤、昏鸦;绕不过的是羁绊、忧伤。

  

  

  

   在山野的草丛中,我悄然站着,以冷峻的目光阅读黄昏,我感到了一种高远、清新的意境;在江河、湖泊边,我以母性的目光阅读黄昏,我感到在那夕阳落处,正孕育着一种新的生命;在低谷的角落里,我以失意的目光阅读黄昏,我感到在那静谧的野外,一派迷茫和苍凉。

  

  

  

   黄昏在不同的目光里幻化着,幻化成苍白、虚无;幻化成黯淡、凄凉;幻化成高傲、轻狂;幻化成落魄、忧伤;幻化成壮丽、辉煌;幻化成悲怆、无常。

  

  

  

   有人问我,黄昏到底是什么?我说:

  

  

  

   黄昏是悬浮在山坡上的泥沙,在狂风吹来时,它就沿着时光的深壑不停地流淌;

  

  

  

   黄昏是人生的谶语,它预示着人生的归宿,又启迪着人们去感悟生命的真谛,去静守那一份淡泊与安详;

  

  

  

   黄昏是日暮时的淡雅,它隐匿着人心灵中的超然与飘逸;清静与无为;感悟与思想;

  

  

  

   黄昏是苍天布下的一缕缕恼人的愁绪,多少人枯坐黄昏,欲将不尽的心事付瑶琴;多少人仰望黄昏,欲把横笛偏吹,吹出几抹无奈与苍凉;

  

  

  

   黄昏是清冷的房屋中的一炷香,缭绕着苦苦寻求功名,而又失意的士子心灵中的惆怅。

  

  

  

   黄昏伴随着人生,撩动着人们无限的愁绪,也诱发无数诗人的想象。

  

  

  

   李商隐驱车登古道,闲逛乐游原,但见夕阳西下,余晖映照,气象万千。他感叹时光的流逝,人生的苦短,不禁仰天长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王昌龄在黄昏时节,迎着猎猎吹拂的海风,独自登上了白尺的高楼。在黄昏时,他看到了凄婉、苍凉中还有大气与壮美,他不无感慨地说: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

  

  

  

   林逋行走在黄昏,仿佛感到有一阵阵梅花的幽香迎面袭来,这是多么沁人心脾的感受呵!他想:也许只有在这明月若隐若现的黄昏时,才能更好地观赏梅花的芳姿: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谁说黄昏只有伤感而无清欢?李清照在东篱旁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着黄花,那淡淡的黄菊香味盈满了她的双袖。她一边徘徊一边沉吟: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但黄昏远非早晨清新、美丽,也非中午血气、方刚。它蕴含的是静谧、缄默;它隐匿的是成熟、达练;它深藏的是处世的哲学,浓郁的诗情;它展示的是大自然的法则,宇宙的奥秘。黄昏如此的博大、深远,如此的丰富又是那般的沧岩;黄昏是人生的偶像,是一天中最后的成熟与辉煌。

  

  

  

   只因黄昏属于自然,方才有它最后的壮美;只因黄昏与人息息相关,才会有:豆蒄花存人不见,一帘明月伴黄昏的感叹;只因黄昏充满着诗情与禅意,才有那么多的文人墨客把它颂扬。

  

  

  

   静坐黄昏,只想洞开那源出万物之门;观赏黄昏,只想在荒野里剪一缕夕阳的余晖作为衣裳;感悟黄昏,只想奔跑在那丰满而性感的诗体般的苍茫大地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