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杨志青丨小喇叭

狼牙诗词 2021-05-07 08:19 阅读:53

  【在人间】杨志青丨小喇叭

  

   奶奶家的屋檐下,有一个鸟巢,一到春天燕子就飞回来了。燕子归来寻旧巢,奶奶总说燕子是吉祥鸟,不让我们掏鸟毁巢。鸟巢旁边有一个小喇叭,一条长长的细电线,从邻居家屋檐下接过来。小喇叭外方内圆,表面是淡红色的颜色,中间是一个黑色圆形的纸盆喇叭,旁边还有一个开关,细细的绳子落到地面半人高。从喇叭里下来一根地线,在最下面是一断硬铁丝,插入地下。

  

  

  

   在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的歌声中,林县人民广播电台开始广播了。小喇叭一天播三次,早中晚各一次。那时一到吃饭时候,大家就聚集到小喇叭下,边吃边听广播。前院的大伯是一个风趣的人,常披着上衣,端着一个黑色大碗,喜欢蹲在院子里海棠树下的捶布石上听广播。听到北京新闻时,他就站在院子中间,大声讲伟大领袖毛主席又在天安门上接见谁了,手脚并用,绘声绘色。当然听得最多的是本地新闻,年轻书记杨贵又发啥新指示了,还播放一些豪迈的歌曲。

  

  

  

   对小朋友而言,最吸引的还是那滴滴哒哒的小螺号,转播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少儿广播。什么卖火柴的小女孩、狼和小羊、大灰狼奇遇记等,还有好多记不得的节目,都尘封在童年的记忆中了。

  

  

  

   记得小喇叭声小不清时,就舀半碗水,倒在插地线的土里,声音马上就大了也清晰多了。有时听得激动时,声音不清了,就用脚跺一下地线,或用手摇动一下地线。在童年的世界中,感觉小喇叭是一个大魔方,里边好像藏着千军万马,藏着孙悟空、唐僧、杨白劳、喜儿。当然,还有用林县话广播的天气节目:石板岩地区不当圪星,日后让外地人嘲笑多时。那个穷苦、闭塞、落后的时代,小喇叭是我们了解外面世界的唯一工具。

  

  

  

   最上瘾的,就是听刘兰芳的《说岳全传》了,一天一集。那时在一中上学,放学是11点50分,一放学就小跑到家,而刘兰芳的说书在12点多开始,我们在路上得20多分钟。一到家广播就开始了,虽说是那样断断续续地听,也其乐无穷。特别是刘兰芳沙哑的声音,那惊堂木一响,好像一幕长戏开演,我们不敢大声出气,手托着腮,生怕错过其中的每一句话。岳飞的身世,周侗高超的武术,进京比武时传奇的故事,岳家军神勇抗金的精神,还有那一首《满江红》,牛皋的豪放、天真,梁红玉击鼓退金兵等等。有时想想,日后自己醉心于文字,这可能就是我早期的文学元素,今天还一直在回味。

  

  

  

   夏天的晚上,小喇叭右边一支白炽灯,白炽灯下有无数的小昆虫,飞来飞去,还有几只壁虎爬在墙上。月明星稀,我们搬个小板凳坐在小喇叭下听广播。奶奶是小脚女人,有时端一盆热水,坐在海棠树下洗脚,看到奶奶的小脚,有时就问奶奶小时裹脚疼不疼。有时,抓到萤火虫了,就让奶奶把萤火虫亮的部分,贴在睫毛上,来回跑。

  

  

  

   我特别怀念过去有小喇叭的时光。

  

  

  

   —— The End ——

  

   杨志青 网名太行小子。林州市教体局仪器站工作

二维码